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五十

在中央巡视组刚离开山东后,陈白峰就自杀。认为其中没有一点瓜葛,恐怕是说不过去的。但陈白峰毕竟只是个副手,而中央巡视组又只巡视到市级一把手。如此一来,陈白峰的自杀是不是有点些太着急了呢?

更何况,根据百度百科的说法,抑郁症是需要发作的。陈白峰有病没病,总不能只凭亲属的一面之词。你瞧那个在陈副市长自杀后才跳出来现身说法的上海“精神病”法官罗卫平,得了抑郁症后,“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不说,还得“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最要紧的、是要演习一次自杀:“他都已准备好从楼上一跃而下了,结果被妻子及时发现一把抱住”。

除了上面发作时的症状。根据天伦人常,抑郁症一旦被亲属发现,少不得要拉去寻医问药。明知那抑郁症很可能会要了小命,亲人们还等闲视之、见死不救。恐怕也太岂有此理了吧?罗卫平法官精神病之后,他的妻子不就采取了“寸步不离”的手段严防丈夫发生意外吗?

当然,在官方的结论未出笼之前,我们尚无法确定陈白峰副市长是否也有过与罗法官一样的精神病史,也无法得知他的家人是否也曾经与罗法官的妻子一样采取过保护措施,更不知陈白峰副市长被发现抑郁了之后,吃没吃过药、看没看过医生了。

但是,我们可以相信:当年以许立全为首的潍坊市政府无法无天到可以随意伪造地籍档案、伪造司法证据的水平。不管陈白峰副市长有没有真的患了精神病,只要官方需要,区区一些个病史、病历应该是可以信手拈来的。

昨天,在与家人谈论潍坊市副市长自杀的奇闻时,她们做梦一般的幻想:“也许,陈白峰一死,别的官员就会知道害怕、知道收敛。而我们的事情也会更容易解决了呢?”类似的想法,还有否悟,他在贼与官(二)后写道:“ 好消息,贼与官将现行,抢去的有望返还!”

我虽然也抱着与家人、网友一样的期待。但七年下来,随着一次次梦想破灭,自己早已不敢抱任何乐观之想。对陈白峰的自杀,我认为除了顾晓军先生在《陈白峰自缢当是石三生的喜讯》的观点。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把陈白峰副市长打造成另一个“罗卫平”,或者如那小岗村喝死的书记。

而且,另一种可能已经初露端倪:十几年前的罗卫平法官的精神病事迹被新炒,以及中国青年报炮制出的《对官员自杀事件,舆论应多些宽容》等。这难道不都是想为陈白峰背书的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