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学运领袖回顾八九民运史

5月28日下午,全侨盟大纽约支盟邀请八九学运领袖刘刚在法拉盛华侨文教中心座谈中国民主运动心路历程。作为八十年代后期北京高校民主运动重要组织者,刘刚经历了直至六四整个北京民主运动发展历程,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之一。这场他在六四纪念日之前的座谈特别受到社区及媒体的关注。

因为在多次民主活动中的角色,刘刚在六四后中共通缉名单上高居第三位,被捕后曾在辽宁服刑六年。九六年流亡美国后,刘刚淡出民运活动前台,多从事幕后工作,此次应邀座谈是他近年来首度在公众媒体前露面。

刘刚表示,对主办单位称他是“领袖”感到受之有愧,这样对不起仍在大陆受羁押的民运同仁。他说,投入民主运动的动机很简单,就是“主观为自我,客观为大家”,因为人人都想享受自由民主带来的益处。他希望把“领袖”头衔留给未来领导中国自由民主运动之士。

谈到参加民主运动的缘起,刘刚指出八十年代北大自由民主的氛围,特别是像作家、诗人薛德云那样善于鼓动民众的人物对他有深刻影响。这使他和很多同学勇敢地投入八七年元旦那次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运动。

其后,中共开始所谓“反精神污染”整肃知识份子。就在这期间,刘刚和北大同仁们成功地推选方励之夫人李淑贤为区人大代表,并以此锻练了一大批人的民运活动能力。88年,刘刚和其他人士邀请政界、学界名人举办北京文化沙龙,对社会高层产生一定影响。

为了让民主理念根植于民众,他们决定以校庆为契机在北大校园开设民主沙龙,也就是后来风靡北京城的“白草原沙龙”。刘刚回忆说,这个沙龙成为当时北大学生每周最想去的地方,同时也吸引了众多校外人士参加﹔每次沙龙活动结束后人人都觉得是享用了一顿丰盛的精神大宴。沙龙鼎盛期间,有包括美国驻华大使洛德在内的各界名人前往发表见解。

刘刚还透露,中共当局对这些民主活动的监控、破坏的阴影始终存在。北大研究生柴庆丰在校外被人打死后,当局的媒体出乎寻常地很快表示与“白草原沙龙”有关,意图借机取缔沙龙。后来沙龙移往圆明园后,当局则出动大量便衣人员录音监视。刘刚说,他们这些组织者在那种形势下不敢让自己太出名以避免被抓捕的危险,但还是坚持在不自由的环境中创造和享受自由的生活。

圆明园民主沙龙历史中最着名的事件是89年4月23日的“高自联”成立会议。刘刚认为那次会议是六四之前最有效的民主运动会议。他还在座谈会上展示至今保存的当时很多与会者签名,称这些珍贵记录将在中国未来民主运动博物馆中收藏。


前学运领袖回顾八九民运史八九年北京 “高自联”成立会议与会者签名

当有人问到他被捕后经历,刘刚表示在服刑的六年间“几乎天天都有故事”。尽管受到过电击,背铐,脚镣以及绝食后被强制灌食等迫害,他组织被囚民运人士的反迫害抗争在当时曾引起国际媒体极大关注。

回顾八九民运的经验和教训,刘刚认为有两点特别值得借鉴﹕一是应多造就一些能实实在在动员民众参与民主运动的活动者,少一些自封的所谓民运领袖﹔二是不能单纯靠学生来承担民主运动的领导责任,年龄大的人士应及早参与把握运动方向,没那样做是他们的失职。同时,应该把大规模游行当作对付中共的威慑武器,而不是运动的目的。刘刚特别指出,学生仅是民主运动的先锋和一个方面军,而真正成功靠的是社会各个阶层民众的参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