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国昌指注册制度文本分化社工

社工局现正公开谘询社工注册制度,议员吴国昌批评文本没将公职社工纳入注册制度,是抗拒推行公职社工的专业发展,分化公职及民间社工。他在书面质询中又认为,建议成立的社工注册委员会过分由官方主导,忽略专业人士自主,吴国昌促请当局正视社工专业发展应配合世界发展主流。吴国昌书面质询如下:「澳门特区政府行政法务司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三日回覆本人的书面质询,声称社会工作局「在年内就社会工作人员专业制度的议题,与有关实体和业界人员共同合作,探讨订立一套既符合国际主流又能配合本澳情况的社工专业制度」。可是,探讨研究超过三年后(理应已经与有关实体和业界人员共同合作研究清楚),特区政府才推出的《社会工作者注册制度》法律谘询文本,竟存在显然有损专业尊严和专业发展的严重偏颇问题,且引起专业人士抗议。为此,提出下列质询:一、 特区政府在卫生範畴医护药技各界建立的专业制度,均不会把在公共实体执行相关职务的人员排除在外,而是承认各项专业在公私营领域的共通性,让在公共实体执行职务专业人员在必须符合专业资格,履行专业责任的基础上,享有专业职程。何以特区政府打算推行的社会工作者专业制度,竟然打算明文规定将在公共实体执行社会工作职务的人员剔除在外?是否抗拒推行公共实体範畴内的社会工作专业发展?抑或刻意分化社会工作人员,歧视民间社会工作人员?此种分化安排,是否践踏专业应有的尊严,岂能配合世界主流?二、 推行社会工作者专业制度,同时尊重各位虽不具专业学历却已长期从事社会工作的人士的贡献,避免打击这些人士的现有工作机会(例如订明基于历史实况,容许其继续保留原有工作),本无可厚非。可是,特区政府打算推行的社会工作者专业制度,竟打算仅凭工作年资,就容许不具专业学历人士直接注册成为社会工作专业人员,是否过于偏颇,损害本地社会工作专业发展,令本地社会工作专业制度难以在世界主流专业制度中获得认同?三、 特区政府打算推行的社会工作者专业制度,未提及成立由专业社会工作人员组成具法定职权的法定社会工作人员公会,反而打算只设立一个纯官委的注册委员会,让社工局局长专掌向该委员会提出审核社会工作人员纪律,以及在审核后作出处置的权力。如此安排,是否忽略专业自主,过份官方主导?再加上政府打算将在公共实体执行社会工作职务的人员剔除在外,会否构成一个扭曲的,专供官审民的专业控制制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