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府的阴暗暴行

【6月17日讯】(记者秦飞编译) 《约克夏郡邮报》六月十三日刊登了英国约克夏和亨伯地区的保守党议员、欧盟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信中呼吁世人关注中共政府的阴暗暴行。以下是全文翻译。

世界杯足球赛正在德国如火如荼地进行,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也在準备着2008年的奥运会。但是,如果最近几位曾被中共监禁的受迫害者告诉我的是真实的,文明世界必须摈弃中共!

在窗帘低垂的宾馆房间中,与我见面的两个人告诉了我中共政府对他们的信仰运动-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出售活体器官来牟取暴利.

这两人,还有陪同的翻译,随后都被迅速逮捕,监禁并询问与我会面时的”犯罪情况”。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仍然失蹤,他恐怕正受着酷刑折磨。

在天安门屠杀十七周年的前几天,我访问了北京,调查一项恐怖事件的最新进展:”活体摘取器官”的报告。来自囚犯身上的器官在市场上出售,而现在等待移植的时间仅需几天。

中国近400家医院参与了迅速增长的器官移植交易,他们在网上所做的广告中称移植一肾脏价格为六万美元。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询问者,:”是法轮功的,所以很乾净”。

作为欧盟民主和人权合作组织的创始人,我希望了解为什幺1949年起,中共独裁会一直控制着这个世界最大的国家——就在昨天还为输出军火问题被国际大赦组织批评-现在更堕落成了群体灭绝的犯罪集团。

1992年,法轮功—一项新兴的佛家气功—开始在中国广泛传播。我在1996年首次访问北京时,在室外随处可见学员们练习这套缓慢的功法并打坐。至1999年在全国已有了一亿法轮功练习者。

由于它叫人严格自律以及增进健康,学员不能抽烟或饮酒,并有着严格的道德准则,当时的政府是鼓励人们修炼的。

然而到了1999年,当局担心法轮功会成为有组织的力量,就开始进行了残酷的镇压,组织者成立以决定镇压日期命名的臭名昭着的“610”办公室。

我已经听说学员们被残酷折磨,在狱中甚至鼓励其他囚犯对他们进行虐待,但是报告所说的活体摘除器官,因他们健康的身体带来的恐怖后果,使我来到了中国。

在宾馆中坐在我面前的是52岁的牛金平和他两岁大的女儿。牛曾被判刑两年,他的妻子仍在监狱中。

他最后一次见他妻子是今年一月。她身上因长期受虐打而布满淤伤,他们逼迫她批评法轮功:现在她的耳朵聋了。牛已经绝望了:他的妻子有时被持续虐打20小时。他告诉我在他呆过的监狱中有30名学员被虐待致死。

当镇压开始时,牛丢掉了工作,只能卖了房子求生。他为中国新富豪们看车,每月赚约90美元。

那幺法轮功对政府有任何危害或威胁吗?牛凄凉地说,不。

法轮功没有组织,也不收费。

作为对镇压的反抗,学员们开始了和平的“真相”传播,目前已使超过一千万人退出了共产党及其附属组织。志愿者们成立了全球性的时报,以及一家电视台和广播电台。

最近在胡锦涛访问白宫时,一名时报的记者向他大声呼吁。据我所遇到的很多外交官、记者和另一些观察家称,不仅是法轮功,另一些佛教组织,特别是西藏,以及基督教徒和回教徒都受着迫害。

但我感到悲哀的是,中国的经济增长——今晚开始BBC2台主要新闻系列的题目——使这些外交官和访问者对成千上万被“行政拘留”的人採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

一位人权律师却勇敢地发出了声音,他叫高智晟。他在北京的律师办公室一直受理着濒临绝境的人们的案件,直到今年二月政府对他实施软禁:他曾为牛金平提供谘询。

高是一名基督徒,他告诉我,我是七年之中唯一一位接见法轮功学员的政治人物,他同时批评西方政府对整个事件漠不关心。

我会见的另一位学员是36 岁的曹东,他与另外七名学员因上天安门抗议而被抓,他告诉了我同样的故事。他含着眼泪说,他看见了朋友的尸体—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以及器官被摘除后尸体上留下的窟窿。

我刚听说了秘密警察用万能钥匙打开了他的住所,抄走了电脑资料和私人文件。
他们已经持续五天审问了他的室友。这名室友最后只能躲起来。而曹东在这次会见后就失蹤了。

我已经提出要求尽快会晤中共驻欧盟的大使。如果北京政府认为这是他们準备举办奥运会的方法,他们打错了主意!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