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治局会议释放的货币政策信息

7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大陆当前的经济形势及下半年的对策。

会议由习近平主持,会议称要全面落实「去产能、去库存、去槓桿、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任务。

在有关货币政策部份,《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会议称要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合理增长,着力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优化信贷结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大陆知名财经评论家、财经专栏作家叶檀在26日叶檀财经表示,7月26日政治局会议强调,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未来严防货币泡沫,这是已经明确了不准用槓桿。

有海外评论人士表示,今年下半年中共或许不会大规模放水刺激,有可能在减税等财政政策上给企业减负。

中共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近日承认,当前货币政策有一点陷入「企业的流动性陷阱」,即大量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货币供给再增加,也会被货币需求所吸收,投资也很难再增加。要解决问题仅靠货币政策效果有限,需要积极配合财政政策,减轻企业赋税。

中华元智库创办人张庭宾7月26日在和讯网撰文表示,2016年上半年,中国新增银行贷款7.53万亿元,超过了2009年的7.36万亿元高峰,再创新高。

但是,今年出现了两个前所未有的「剪刀差」,这是与2009年的「4万亿救市」引发整体经济由休克到亢奋的不同之处。

学者:大陆「剪刀差」暗藏中国金融危机风险

「剪刀差」一方面是指广义货币(M2)和狭义货币(M1)迎来2010年以来最高值。

大陆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显示,M1余额44.36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24.6%,而M2余额149.05万亿元,同比增长只有11.8%。两者剪刀差高达12.8%。去年10月,二者的差值仅为0.5%,今年6月则升至12.8%。

张庭宾认为,今年居民存款增长拖了M2后腿。居民存款拖后腿显然不是因为民间投资增加(民间投资大幅锐减),而主要是因为楼价暴涨买房首付大增。可以印证的是,2016年上半年住户中长期贷款新增2.62万亿元,而2015年同期是1.34万亿元,同比暴增95.5%。

盛松成表示, M2和M1剪刀差不断扩大,「这说明企业持币待投资,大量货币流向企业,但是企业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方向,于是把大量的钱留在活期存款帐户上。」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李佩伽表示,这说明企业投资意愿不足,资金在金融体系内循环。

另一方面,政府国企投资增速与民间投资增速也形成严重「剪刀差」。

2016年上半年,中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同比名义增长2.8%,创下多年新低。去年底,民间投资增速还有10.1%,今年1月份至5月份下滑至3.9%,6月再度下滑,下跌之势近乎断崖。

而且民间投资与政府投资的持续大幅背离持续长达4个月,尚属首次。

张庭宾表示,这两个「剪刀差」或许意味着,从2009年开始的以政府大规模基建投资、不断推高楼市泡沫的救市保增长模式终于显现严重副作用。印钞增加流动性速率已经快赶不上黑洞坍塌收缩流动性的速率了。

根本而言,这种模式是一种透支模式:透支人口红利、透支自然资源、透支民间积累、透支政府信用。过去是还有资源可以透支,且有外资到中国投资牟利配合。但现在这些透支都已经达到了极限,而外资正从「合作者」变成「釜底抽薪者」。

张庭宾认为,中国最早6个月,最晚3年将爆发金融大危机,但不至于崩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