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佳表妹手札

我是胡佳的表妹,我拿起笔写这篇文章是自作主张,我没有跟我姨夫(胡佳父亲)商量,我只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救救我的哥哥,希望大家帮助他,逐步拉他走出来,能够回头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我俩年龄相当,小时候最玩的到一块,所以感情也是最好的,小时候的胡佳善良,懂礼貌,热心帮助别人,街坊四邻都很喜欢我哥哥,可自从有一次亲眼目睹了我老姨跟别的男人偷情的过程,心理逐渐发生了变化,直到长大后满脑子都是反党反共。最近我姨夫的身体每况愈下,他也无暇顾及不闻不问,老人想见儿子见不着,想见孙女更是见不着,看着他一天天老去的背影,我真的很心酸,小时候老姨和姨夫是最疼我的……我多次与我哥哥通话,劝他回头,可每次都对我大吼大叫,要我别插手。我倒是能理解他,本身就有精神分裂的毛病,由于长期的独处,得不到关爱,他越来越偏执了,像被洗脑了一样,口口声声嚷嚷这是他的事业,不完成大业绝不回家。我知道现在我哥哥别列为重点人,每到敏感时期我哥哥都是在派出所度过,我真的希望派出所的同志们能够从心理上帮助我哥哥,给他做下辅导,不要一味的看管,毕竟他本质是很善良的,他就是被可恶的美国人利用了,这帮美国走狗毁了我哥哥,毁了他的家庭,真的恨他们!下面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胡佳这个人:
第一篇:年幼生活
哥哥喜好文学,聪明,可是从小就有些偏执。老姨和老姨夫由于某些原因一直异地分居,胡佳跟着老姨夫住。受姨夫的影响,特别爱读书,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整天抱着《玉楼春》、《红楼春梦》等之类的书读,哥哥小时候有些偏科,对数学之类的不感兴趣,每次考试都不及格,语文倒是能及格,可是他有点学偏了,写的作文都是男女之事,不堪入目,姨夫感觉他有些早熟。到了初中,我哥哥仍然偏向文科,老姨夫很着急,找我哥哥谈,让他把精力放在数理化上,可能说的话有些重,我哥哥竟然离家出走一星期,回来后我老姨夫对哥哥一顿暴揍,他竟然割腕自杀以示抗议,后来他更极端,数理化竟然全是零分,我姨夫觉得管不了,也就没再管我哥哥。他这个毛病越大表现的越严重,曾经带他去过医院,用过相应药物,有些缓解,再后来他大了以后有自己的主张,就更管不了了,可能以后就没用过药。其实我觉得我哥哥应该是心理上的问题,可是那年代没有人有这种意识,所以一直也没有看心理医生,等到他长大他就更不承认自己心理有问题了。
有一年暑假,哥哥看书到后半夜,然后出去撒尿,回来后整个人跟着了魔似的,满地打滚,大喊大叫,我跟老姨夫睡梦中惊醒,问他怎幺了,他说他看到了一个没有脑袋的鬼怪,我姨夫安慰他说一定是看错了,他一听竟然用手抓自己的眼睛,抓的鲜血直流,眼皮都给扣破了,后来我们不敢刺激他了,姨夫抱着他,闹了一宿,第二天醒来,只见他盘腿坐在床上,嘴里念念有词,从此他开始吃斋念佛,荤腥不沾。现在想来,应该是他的病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结果。
第二篇:大学生活
再后来,我哥哥参加高考,我们心里都坦坦的,以哥哥的实力是不可能考上的。我姨夫早就为他铺垫好了道路,动用自己清华大学张教授的关系,去了北京经济学院信息工程专业,可是四年的大学生活,真的不让我姨夫省心,第一年,他就搞大了同班女同学的肚子,人家家长到我姨夫家来闹,最后用了一大笔钱才解决了问题,我姨夫因此得了心脏病住了一个月院;第二年,由于我哥哥在班里受排挤,大家觉得他比较另类,他受不了压力,再一次割腕自杀,被同宿舍的同学给救了;第三年,他在大学期间被学校发现参加某反动组织,上街举牌游行,被学校给予处分,如果没有姨夫的关系就被开除了。第四年,在学校食堂吃饭加塞不排队,被同学打成重伤,打了头部,从此他的思维变得更加混沌。四年后,总算混到该毕业了,这次年,因为他我姨夫欠了一屁股人情债!
第三篇:人生之新篇章
他大学毕业后待业在家,我们都在为他的婚姻大事着急,担心着哥哥这样的人找不着媳妇时,他在网上认识一个姑娘,我们特别高兴,正沉浸在喜悦中时,一天他拉着这个姑娘兴冲冲的回来了,结果让我们一脸汗颜,这姑娘长得一副未老先衰的样子,感觉年龄很大,一点都不像20多岁的年纪(她20多岁就长现在这个样子),面黄肌瘦,柔柔弱弱,说话都有气无力,倒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从那以后我才知道什幺叫“人不可貌相”了,这个姑娘就是我哥哥后来的媳妇曾金燕,他一来,就在我姨夫家住下了,时间长了,我们才发现,她就是个夜猫子,白天睡觉,晚上吃腥,跟我哥哥搞男女之事,大喊大叫,一会哭一会笑的(一点都不像我们初见她的样子),天天如此,夜夜笙歌,街坊四邻一直找我姨夫,再后来没法了,我姨夫躲不过街坊四邻的压力和他们的床第之欢,出去租房住了,很快,我哥哥就证明了他的性能力,金燕怀孕了,这是唯一让我姨夫高兴的事情,就在我们觉得我哥哥家要时来运转的时候,我哥哥跟曾燕打得不可开交,原因竟然是曾金燕在怀孕期间跟别的男人偷欢!这让我姨夫气的当场就晕倒了,再一次住进了医院……为了孩子,在我们亲戚的劝说下,俩人没有离婚,后来曾金燕给我哥哥生了个女儿,得了一个孙女,我姨夫很高兴,病很快就好了,可是没过多久,金燕的第N次跟别的男人偷欢被我姨夫撞见了,当时他正抱着孩子,那个男人被我姨夫打跑了,我姨夫给了金燕两个耳光,第二天她就抱着孩子跑到香港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第三篇:癫狂之旅
经受了人生的各种刺激的哥哥,像打了鸡血一样到处组织参加各种活动,1996年参加了“自然之友”、1997年参与大学生环保组织山诺会活动,还曾三次赴青藏高原考查,后来参加艾滋病志愿者工作,他借着这些活动的名义,认识了许多反动人士,这也是他人生转折的开始。2000年,他通过一个叫王力雄的认识了爱知行动(美国民主基金会为该组织的赞助者之一)的项目负责人万延海,在万延海的影响下,我哥哥的思想变得更加反党反共,最终还是走上了为美国人效力挣美毛的生活,一发不可收拾……随后我哥哥被美国某个势力指使参与一切煽动闹事活动,这个组织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寻找一切可乘之机搞垮搞乱中国,起初我哥哥嫌他们给的钱少,不想干了,于是他们就威胁我哥哥,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以至于他的精神越来越不好,这也是我哥哥后来越来越消瘦的原因。随后2002年参与呼吁释放刘荻的签名活动;2003年赴美进行为期两个月的艾滋病考察访问活动(严重被洗脑),随后更加疯狂,到了为美国无私奉献的地步,2004年4月初清明节期间组织纪念六四15周年活动,4月15日纪念胡耀邦逝世15周年,到天安门广场献花圈,公安机关看我哥哥到了如此疯狂地步,拘押了2天,只有我们家里人清除,以哥哥这样的偏执性格,越这样对待他他越是极端,效果会适得其反。随后他无数次的参加各种闹事煽动活动,无数次的被拘押……
说了这幺多,相信大家已经对我哥哥有了一定的了解,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想大家能从心理上给我哥哥一定的帮助,帮他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在这里先谢过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