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被忘却的费巩教授

【8月21日讯】2005年5月,在宪政学家费巩教授被杀害整整60年后,《费巩文集》终于在他生前执教的浙江大学问世。

费巩是谁?今天的人大概都比较陌生了,在历史教科书上也找不到他的名字。浙江大学校园里有个费巩亭,但了解费巩的学子恐怕已寥寥无几。他于「失蹤」, 在重庆集中营被害,年仅40岁。1946年初,当中共代表向国民党政府要求「立即释放叶挺、廖承志、张学良、杨虎城、费巩」时,他早已惨遭杀戮,连尸体都被丢入硝镪水池「化」掉了。和他同时列名的其他四人都是1949年后人们所熟知的大人物。和其他四人相比,费巩的结局最惨,也最不为人所知。因为他并不是甚幺呼风唤雨的将军,也不是显赫的政治人物,他不过是个大学教授,一介书生,然而正是他毕生追求宪政民主的理想,生前留下了掷地有声的一句话——「任刀斧加身,决不出卖灵魂」。

「石不能言月渺茫」, 费巩亭边,年年月色,冷月渺茫,石头无言。 在和费巩一样留学西方学政治学的人中,像他那样敢直面蒋介石独裁政治的当时也不是他一个人,罗隆基、王造时、张奚若等都留下过有声有色的记录。但被国民党特务暗杀,死不见尸的只有他一个。他的死甚至也不像闻一多、李公僕等那样广为人知,被写进各种版本的历史教科书中,因为他没有组织,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民盟成员,甚至连左倾都算不上。

他只是一个独立的自由主义知识份子,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教授。所以要等到1978年也就是他遇害33年后,他才被上海市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重读费巩的文章痛快淋漓,他运用自己的政治学知识抨击国民党的专制腐败,把不可一世的当局批得体无完肤。多年来,我曾不断地撰文,感歎费巩被杀害半个多世纪了,他的文集、专着没有出版过。就是在他生活、工作了十二年的浙江大学,《费巩壁报》也早已成为历史,只有一个费巩亭默默地注视着这个而今他已陌生的校园,没有多少学子会记起他,甚至根本不知道他是何许人。

我总是忘不了费巩,他的思想、他的人格、他的学问,他被独裁政权暗杀、毁尸灭迹的残酷一幕。他直面国民党一党专制的黑暗,不向权势低头,不向恶势力屈服,他独立于当权者,也独立于各种政治党派之外,他只是一个教授、一个有自己独立政治见解的公民。蒋介石的特务要对这样一个真正无党无派的知识份子下毒手,完全暴露了这个政权无人道、无人性的残忍面孔。费巩被害后四年,这个拥有几百万军队、多如牛毛的特务的政权垮台了,虽然费巩没有看到这一天。

我为本民族上个世纪曾有过费巩这样的知识份子感到骄傲,同时我也为我们长期以来对费巩的遗忘感到羞耻,费巩先生实在是不该被遗忘的人。在他身上体现了一个读书人的道德力量,正义的力量,道义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会流失在时间的河流中。《费巩文集》的出版不仅是对费巩英魂的小小安慰,在经过60年岁月的沉埋之后,费巩的文字依然在历史的暗角中闪动着不同寻常的光芒,这是民族的幸还是不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