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谁理会33个院士的呼吁?

【3月6日讯】这几天,33个中国工程院院士对节约型社会的呼吁引起了很多媒体的关注。面对我们这个“盛世”挡不住的奢靡之风、斗富比阔现象,到处都是黄金宴、高级进口轿车、天价总统套房,住房已从追求高标准、大面积、精装修转向豪华别墅,掌握公共资源的人利用职务之便一掷千金,出手之阔无论是到澳门及周遍国家豪赌,还是平时花天酒地、吃喝玩乐都足以令外国的富豪相形失色。当媒体把追星当作主要乐事,追官僚、追大款、追明星,整个社会的价值导向也逐渐变成以奢靡为荣,节约为羞,从衣、食、住、行到娱乐都不再是为了满足人的基本生存需要和精神需要,而是无节制地放纵自己的欲望,寻求肉体和心理上的刺激,攀比盛行,不仅在掌握权钱的人群中间有市场,即使穷人也把眼光注视到了高高在上的那些时代宠儿身上。

当这些很少对社会公开发言的院士发出我们的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物质资源的高消耗”的感叹时,这个问题早已形成难以遏止的态势。高消耗的经济发展无限度地消耗能源、水、土地等资源,不仅以破坏环境为代价,也是以恶化人心为代价。这是怎样的一个社会啊,我们只要看看前些时候对一个叫李湘的电视明星的婚礼报道就可见一斑——不说那罕见的彩色钻石婚戒,也不说数十万枝空运到北京的鲜花组成的花阵,只说那个35万巨款包下的能同时容纳600人的豪华宴会厅、以每间191美元包下宾馆的一层楼就足够了。这样的婚礼在明星群落中实在是普通不过了。这是一种风气的恶化、价值的失衡,33个院士的呼号或许注定了回音空蕩,尽管借助他们的院士头衔、学术光环,全社会都听到了他们群体的声音,但有多少人会在意他们不合时宜的声音呢?只要滋生贪官污吏的肥沃土壤没有根本的改变,只要暴发户、明星们继续以他们极尽奢华的生活方式向世人作出示范,我们又怎幺可能指望扭转这种贪得无厌的时代风尚、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社会生态。当河北贪官李真倒掉,他搜刮的珍奇古玩、黄金美钞曾让多少人羡慕得暗流口水,恨不得大丈夫当如此,贪官口述因此而风行也是一个小小的例证。

当人性中善良、美好的一面长时间地、普遍地受到压制,其结果必然是人性中的恶之花盛开、恶之果膨胀。人性中最大的恶说穿了就是贪婪二字,对没有约束的权力的贪婪,对无限的金钱的贪婪,贪婪欲、占有欲的背后必然是浪费无度,是无节制地消耗一切资源,权力的腐败、道德的沦丧都和人性的贪婪不仅没有得到制度和舆论的约束,反而被助长有很大的关系。一个以奢侈为荣、以糜烂为乐的社会一定是个畸形的社会,33个院士的呼吁虽然姗姗来迟,却也不失一记警钟,可惜占据了最大份额社会资源的人,又有谁会理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