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彩为花难遮丑 大厦将倾不由人

【10月18日讯】这几天全世界最忙的人大概非胡锦涛莫属了。刚刚忙过党代会,就赶场到神舟六号指挥中心观摩,然后又走马灯似的赶到南京宣布全运会开幕。看着开幕式上绽放的礼花以及胡锦涛那演员似的笑脸,我很为他感到悲哀。

今日之中国大陆就像一个巨大的火药桶,随时可能一触即燃。中共豢养的贪官污吏已经把百姓逼上樑山:被圈走土地的农民、被迫买断下岗的失业工人、在房屋拆迁中因官商勾结而居无定所的城镇居民,无法承受高额教育费用的普通百姓,遍布广大农村的失学儿童—–,他们的梦想都随着「神六」的上天以及礼花的绽放而灰飞烟灭。

记得历史上有一个昏君叫隋炀帝,他建造西苑皇家花园方圆达200里,苑中挖凿了一个60余里宽的大湖,湖中修建了方丈、蓬莱、瀛洲等海上仙山,湖的两边开了一条河渠,水渠沿岸,修建16个宅院,每个院落修得独具特色,十分豪华。每值冬秋季节,花木凋落,为了装点春色,宫女们就将五色绢帛剪出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荷叶浮萍,将院内花木池塘,装点得一片春色。为了春色常在,绢花绢叶需不时更换,耗资十分巨大。隋炀帝最喜欢在夜晚搞盛大的游园活动,届时,他带着花枝招展的宫女,骑着马,踏着皎洁的月光信马由缰,赏月看花,一派繁华盛世,好不惬意。

然而装点的春色终难掩盖残花败柳,隋炀帝为一己之快乐而枉顾百姓之困顿,导致各路豪杰揭竿而起,炀帝祸生肘腑。游幸江都之驾未回,而长安洛阳已为他人所据,岂非千古之戒哉!

民心之向背乃天命去留之关键,古时明君深知此理。汉文帝时,本打算建造一个露顶高台,一计算需费十家之资产,于是不复兴造。文帝富有四海,又承平无事之时,财用有余,百金之微尤且爱惜,不肯轻费如此。大抵人主爱民之心重,则自奉之念轻。

而中共窃权后,把土地、工厂等资源全部据为己有,号称「全民所有」,瞒天过海,监守自盗。穷万民之财,以供中共官僚一己之私慾。再发动历次运动屠杀异己,製造恐惧,使百姓噤若寒蝉。然而物极必反,百姓被逼得生不如死时,死又有何惧哉?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道德经》)目前全国各地爆发的维权示威表明中共已经坐在了火山口上,胡锦涛对此心知肚明,没有一流的表演才能,胡锦涛此时怎幺能笑得如此灿烂?

表面的繁华掩盖不了末世的衰败,「神六」的上天也解脱不了中共的困境。半个世纪来惨死在共产邪党下的八千万冤魂以及对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的迫害早已招致天怨人怒,众神已经宣判了共产邪党的解体。此时无论怎样给丧失执政合法性的中共涂脂抹粉也是枉费心机,胡锦涛只有率众党徒脱离中共邪党才是唯一的生路。

神安排的历史大戏就要落幕,胡锦涛,神和人民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剪綵为花难遮丑,大厦将倾不由人。历史面前,高悬着从前城隍庙里的一块牌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不由人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