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山:《人民日报》还有点羞耻心没有?

《人民日报》的名声比苍井空还要差,这不是胡说,而是有凭藉的。它的立场你是永远看不懂的,今天旗帜鲜明反对这个,过些年就转为信誓旦旦的拥戴了,我猜不透它那帮人马怎幺好意思笔走龙蛇的夸耀先前曾经不遗余力反对的人?他难道一点羞耻心也没有吗?这个还不算甚幺,更为令人不解的是这个报纸永远在文过饰非,指鹿为马。

前两天看到《人民日报》在替朝鲜脸上贴金,几乎全世界都知道朝鲜有个甚幺样的政权,人民在金胖子父子手里过的是饔飧不继的悲惨生活,饿殍遍野,毫无自由。在《人民日报》颠倒黑白的文章的描绘下,朝鲜被描绘成一个诗意盎然,人民富足的国度。幼儿园的孩子「一天吃五顿饭」,令人好笑的是,文章中说幼儿园的孩子的父母「大多是记者、艺术家、公务人员等」,然后据此引申出:「从出生到走向社会,朝鲜儿童得到的精心呵护和良好教育令人感慨万分」,这些有身份人的孩子得到良好的照料就可以得出全朝鲜人民的孩子也感到幸福的结论吗?

由此我想到一个统计说中国人的平均财富为247.6万元,这个数字也许是不错的,但这个数字你能引申出中国人民富裕了?它只不过是一个平均数字,根据现实中人们生活现状来分析,这个数字表明中国的富人很多,由此不难推出穷人也多。财富过度倾斜向少数人必然会导致整个社会的贫富差距增大,中国的贫富差距目前居世界前列,0.4%的家庭控制着全中国70%的财富,而99.6%的人口却只分配30%的财富。一个典型的农村家庭每天生活开销不到2美元,但一个富豪家庭却可能拥有好几辆豪华的轿车。这样一个腐败、贪婪,以剥削民众为乐的政权如何赢得民心?(——清华当代国际关係研究院院长阎学通的调查报告)。然而在一个抹杀了具体背景的「平均数字」的掩盖下,全国形势一片大好,人人过的是锦衣玉食的日子。本来势成水火的社会矛盾被轻描淡写为处处笙歌的繁华胜景,这个招数不能不说高。

我想不通崛起的泱泱大国为何要向朝鲜这样的垃圾政权频频示好,而不向那些真真切切代表着人类未来的国家靠拢。朝鲜的没落是必然的趋势,一个依靠强权组织起来的政权能够在浩浩蕩蕩的世界民主潮流支撑不了多久,它的灭亡是早或晚的事情。替这样的垃圾政权涂脂抹粉,不是一个大国应该的行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朝鲜示好只能说明在国际关係方面中国(準确的说是当局)的价值立场是大有问题的。

昂山素姬说,自由有多珍贵,每个人都应该明白!极权主义是一种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基础上的系统。一个长时间生活在这个系统中的人会不知不觉成为这个系统的一部份。恐惧是阴险的,它很容易使一个人将恐惧当做自己生活的一部份,当做存在的一部份,而成为一种习惯!!朝鲜在极权政治的引导下只会走向一条不归路,不难预见,将来朝鲜肯定是造成亚洲乃至世界不稳定的罪魁祸首,极权政治何曾有甚幺道义可言,有对人权哪怕是丁点的尊重。看看朝鲜对待自己的国民的行为,就知道它不会成为中国的朋友,中国也不该将朝鲜看作是朋友,中国的将来是要建设一个民主国家,朝鲜的将来是狗急跳墙,与朝鲜交往只会给中国造成麻烦。

胡适之说,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义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社会,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一点病都没有!却不知道:若要病好,须先认有病;若要政治好,须先认现今的政治实在不好;若要改良社会,须先知道现今的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一个国家要有敢于面对的勇气,《人民日报》这样的垃圾刊物一味黼澡太平毫无价值,它这种谄媚的姿态和中国应有的政府形象相去万里,回顾一下《人民日报》的历程,看看它那些自相矛盾,自扇耳光的文章,可以了解这个刊物的灵魂是如何丑陋。

中国要崛起,要发展,首当其冲要做的事情是将《人民日报》一类立场暧昧是非不分的刊物彻底查封。

――读者推荐 转自网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