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穿过铁窗去嫖娼──除了「娼」被嫖的还有谁?

近日,澎湃新闻经调查核实,(週六)晚值班期间,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县看守所东乡县看守所副所长雷荣辉安排卖淫女子与在押犯人何玉玲(男)会面,在看守所的食堂的米袋子上进行卖淫嫖娼活动;案发后,雷荣辉于2015年8月被免去东乡县看守所副所长职务,并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

看守所不是一般人可以随便进出的地方,那可是羁押依法被逮捕、刑事拘留的犯罪嫌疑人的机关。作为一名在押犯人,没想到何玉玲居然如此潇洒和神通广大,竟可以「穿过铁窗去嫖娼」,这也太风流快活了吧?这哪儿是看守所,分明是「天上人间」嘛!

其实谁都明白,犯人何玉玲之所以能这幺神通广大、风流快活,看守所之所以成了罪犯纵欲享乐的「天上人间」,这一切都缘于看守所的副所长雷荣辉。没想到这个堂堂看守所的副所长,竟然私自在法定时间外违规安排社会人员与在押犯人会面,进行卖淫嫖娼的勾当,东乡县看守所管理之混乱由此可窥一斑。

该案材料写明,值班的副所长雷荣辉、民警艾清水,在分别接受了社会人员何良贵一条软中华香烟后,由雷荣辉将何良贵和卖淫女带进了看守所。众所周知,除了会见辩护律师,进入看守所的嫌疑人乃正在接受审查的人,是绝对禁止与外界任何人接触的。这位看守所副所长的行为不仅仅是行政违法这幺简单,他在法定时间外违规安排人员与在押犯人会面,涉嫌滥用职权罪或怠忽职守罪,且还有涉嫌容留他人卖淫嫖娼的违法行为。

戒备森严的看守所的层层监管竟然一概失效。应该说,看守所副所长雷荣辉为犯罪分子提供条件嫖娼,是严重的失职渎职,与犯人何玉玲属于共同犯罪,必须依法治罪,仅仅被免职警告是绝对不够的。难怪权贵利用关係减刑和违法获得保外就医的新闻时而有之。连一个非官非贵的社会闲散人员用一条烟,都能把看守所变成「温柔乡」,况权贵官员人呼?

其实,正是有了执法者的怠忽职守、知法犯法,与犯罪分子沆瀣一气,才有了在押犯人「穿过铁窗去嫖娼」——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县看守所发生的这一幕,只不过暴露了中国看守所和监狱机关所有问题的冰山一角!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其实,睡你与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穿过铁窗去嫖娼」,其实,嫖来嫖去,看似嫖的是卖淫女,实质嫖的是中国的法律和我们的「依法治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