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给「冰花男孩」献爱心,怎幺感动不起来?

近日,一组「冰花男孩」照片在网路刷屏引发网友关注,照片中的小男孩站在教室里,头髮和眉毛已经被风霜粘成雪白,脸蛋通红,穿着并不厚实的衣服,身后的同学看着他的「冰花」造型大笑。

据了解,「冰花男孩」叫王福满,今年10岁,家住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村民委员会鱼池麻村民小组,照片拍摄地点为其所就读的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因为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外出打工,他和奶奶居住在距离学校4.5公里的老屋子里,平时需要走1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学校。照片拍摄当天,正值学校举行期末考,「冰花男孩」在零下9度的低温下赶路来上学,这才变成了照片里满头雪白的模样。

「冰花男孩」王福满通过网路和媒体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也使云南昭通高寒山区的学生群体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随后昭通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委书记杨亚林特别「强调」,要「切实」做好相关群众冬季生产生活安全保障工作、减轻极端性灾难天气造成的损失,「切实」维护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8日下午,昭通市政府副市长吴静感到该校现场办公,立即到「冰花男孩」家中开展家访,对做好学校学生和留守儿童保暖、安全过冬等作出具体布置;鲁甸县县长马洪旗、副县长梁浩波迅速赶到转山包小学和「冰花男孩」家中了解情况,并对市里的要求进行落实。

10日,共青团云南省委等部门带领志愿者,为「冰花」男孩所在学校及附近高寒山区学校送去首批10万元捐款,男孩所在的新街镇转山包小学在校学生每人领取了500元「暖冬补助」。同时,有企业为学校提供了144套保暖服和20套取暖设备,并为男孩父亲安排了工作。截至目前,云南青基会已经筹集了暖冬爱心善款共计30万余元,爱心筹款还在持续进行中。

甚至,在得知「冰花男孩」王福满的心愿是「当警察」和「来北京」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师生还发出了热情的邀请,期待他能够初心不改,努力拼搏,来到北京这所被誉为「共和国警官摇篮」的学校学习,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实现除暴安良,报效祖国的崇高理想……

不知道为什幺,看着云南当地各级政府和社会各界对「冰花男孩」的关怀和救助,我却一点也感动不起来。不是都说「冰花男孩」吃过的苦能照亮他未来的路吗?现在的「冰花男孩」不但瞬间成了「网红」,而且受到了各级领政府的帮助,连父亲也有人给安排了工作,可以说什幺也不缺了,没准还能像「大眼睛」苏明娟一样,前途可谓一片「光亮」!

可是,这样的「光亮」是如何得到的呢?如果没有拍「冰花照」,如果他的「冰花照」没有被传到网路,如果传到网路没有引起网友和媒体的关注,引起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各级领导和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冰花男孩」即使变成「冰花爷爷」,也依旧还是「一片冰花」,何来「一片光亮」?

昭通市地处乌蒙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113万余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就有小学生13.87万人、佔在校生总数近47%。当地寒冬求学的艰辛是一个老问题。据鲁甸县教育局副局长宋德华介绍,「冰花男孩」并不是该校走路上学距离最远的一个,与他一样距离甚至更远的学生有30多个。目前,该校一年级至六年级167名学生均来自转山包村各个村民小组。「学校现在还没有学生宿舍,但我们一直在努力争取。」

由此可见,「冰花男孩」并不是王福满一个,当地有很多这样需要关注和説明的孩子。可是,为什幺非要坐等这组「冰花照」,如果没有「冰花照」的出现,这些「冰花孩子」什幺时候才能得到当地各级政府的关注和救助,他们的艰苦现状何时才能得以改善?为什幺媒体不报导,政府就不动,媒体一报,政府就主动成了一个规律?

当年,没有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谢海龙拍摄的「大眼睛」,苏明娟即使眼大如牛,也没有用。今天,如果没有「冰花照」,没有媒体的关注,「冰花男孩」吃过的苦再多,即使他的头上顶着「冰山」,也不能照亮他未来的路,只能说他们运气太好了。

从云南当地各级政府短短两天的行动和表现来看,改变「冰花男孩」们的状况并不难,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可是,如果连政府的天职都要需要媒体来推动,如果贫苦地区的孩子都要靠「大眼睛」、「冰花照」改变命运,如果中国的老百姓都要靠运气活着,这是谁的失责和耻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