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雪伟:迫害在继续

【5月28日讯】在上海女劳教所超越职责範围,把毛恆凤从上海转送到安徽合肥市女劳教所关押。两地相距约六、七百公里。这无疑是现代版的「发配充军」。但这比古代充军更残酷,充军一到目的地一切苦难便结束了,而毛恆凤还要长时间在劳教所遭受迫害,苦难远没结束!

我和律师到安徽省合肥市女劳教所想会见毛恆凤,女劳教所管理科的工作人员查验了我和律师的身份证件,并作了登记,又向上级领导请示后,同意我们的会见要求。他们表示先安排律师会见毛恆凤,完了后再安排我会见毛恆凤。我们表示可以。我们被告知会见时不准携带手机、相机、录音录像机,他们还对律师进行了严格的扫瞄检测(常规情况下律师会见被关押的当事人或到司法部门办事,是不需要接受安检、扫瞄的)。令我想不到的是,当律师会见了毛恆凤之后,女劳教所却不准我会见毛恆凤。毛恆凤在律师委託书上写道:正在遭受虐待酷刑迫害,还有许多文字内容被劳教所涂抹了。这更说明合肥女劳教所有不可告人的丑恶勾当。它们害怕毛恆凤会当面向我揭露它们迫害她的具体真相,所以我见不到毛恆凤比能见到她更让人为她担心。

劳教所毫无人性,漠视毛恆凤的人格尊严,强制把她的头髮剪了,强制她穿劳教所的号衣。我们的老祖宗视头髮如生命、尊严,身体髮肤受之父母,任何人无权侵犯!毛恆凤正在劳教所绝食抗议,身体很虚弱,当得知有律师会见,毛恆凤正躺着起不了身,可想她的身体状况到了何等程度!毛恆凤要求转回上海女劳教所。可想合肥女劳教所的恶劣状况更甚。

在我与劳教所工作人员交谈中,似乎感觉到毛恆凤在「严管」中,如我想见到她可能要再过两、三个月,合肥女劳教所蓄意封锁毛恆凤想表达的信息。在前几年,上海监管场所的暴行没能迫使毛恆凤屈服,这次把她非法转送到安徽合肥女劳教所,继续不择手段加重迫害,企图迫使她屈服,它们沆瀣一气、轮番上阵,使尽卑劣伎俩,欲致毛恆凤于死地而后快。这里监管场所的人为环境相当恶劣,这是众所周知的,诸如与合肥女劳教所毗邻的白茅岭监狱,「躲猫猫」等,想到都使人毛骨悚然,那裏曾经发生了太多人间惨剧!

我们的亲人正在遭受豺狼虎豹的蹂躏!……

联繫吴雪伟电话:13901662286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