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松影评:《团圆》中所诠释的中国人生处世哲学

【2月13日讯】2007年凭藉着影片《图雅的婚事》而夺得柏林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金熊奖的中国导演王全安带着他的新片《团圆》今年再度高调亮相柏林。这部影片甚至被选为电影节60週年的开场影片。影片讲述了一个1949年到了台湾的国民党老兵50年后回大陆探亲所遇到的家庭纠纷以及它的解决:

国民党老兵柳燕生随着还乡团回到阔别了50多年的老家上海,他这次回来的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把他的前妻月娥带回台湾安度晚年。但是月娥已经在困难时期被另一个共产党的军官老陆收留,并且和他共同生活了几十年,拥有了众多的子女后代。一方面月娥在重燃激情后想和她所爱的前夫柳燕生去台湾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但是同时又无法面对和真正离开对自己有恩的老陆和众多的子女们。月娥子女们的反应基本上都是非常强烈的对抗情绪,家庭环境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耐人寻味的是冲突下的主人翁老陆却保持了一种不能被外人理解的非常平静的态度。按照常理来说,一个人面对着以前战场上的敌人和今天想要抢走自己老婆的情敌,是不可能做到完全克制的。但是在这种尖锐的矛盾冲突下,历经了种种人生风雨的老陆却成功地避免了任何形式的直接冲突,而是以中国人几千年来形成的一种宽容的态度和以退为进的太极手法来迎接挑战和化解矛盾:他不仅非常平静地接受了他的竞争者的来访,并且还很大度地留他在自己的家裏住宿以及例外的花很多钱买食物来招待对方。包括当月娥主动提出来要离开的时候,他也表现得非常的理解和宽容。他耐心地陪着月娥去履行滑稽的先结婚后离婚的手续,甚至在家庭聚会时还为月娥开脱而不是借孩子们的嘴来谴责。

但是另一方面他也以他的方式表达了他的态度,这就是中国人特有的在餐桌上吃饭喝酒之间以一种貌似不经意的方式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他谈到了他自己为了保护这个女人而承受的各种损失,谈到自己的委屈,谈到自己为整个家庭作出的贡献。这样一来,柳燕生就处在一种道德理亏的境地,完全没有了进攻的理由和藉口,只能佩服对方这种不战而胜的高明战略。这实际上也是阐释了老子的一个哲学道理:「将欲取之,必固与之。」

最后,影片中的三个老年主人翁在没有发生任何争执和口角的情况下圆满地解决了一个表面上非常棘手的矛盾冲突,并且达成了大家都能接受的共识:月娥继续留在这个大家庭中,保持着这个家庭的完整。三个老人甚至一起在餐桌上共同唱起年轻时的歌曲,影片的主题《团圆》在这时也得到了最充分的诠释。

通过影片中女主角的经历,导演也直接提及了在共产党统治下一个国民党的遗孀和她的后代的悲惨处境。巨大的精神压力使得月娥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几乎要跳江自尽,而她的儿子作为一个敌人的后代也一直在这个恐怖笼罩下的社会中毫无出头之日,精神上极度的压抑,以至于一辈子连个老婆都娶不上。对他的亲生父亲也是毫无感情,甚至可能有的只是怨恨,因为他的出身就让他承受了一辈子的痛苦。

整部影片的风格是完全的现实主义表现手法,拍摄和製作也相当的简洁,甚至没有除了上海之外的外景地。影片的整个主题都是通过演员非常细腻的演技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而被体现出来的。在当今纷繁複杂充满各种冲突的世界格局中,人们是否能以这种宽容与平和的方式来化解矛盾,可能是这部电影要传达给观众的主要信息。也许正是这一点促使电影节的组委会把它尊为柏林电影节60週年的开场电影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