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鸣:京城雨灾中的荒唐

水漫京城,据说是一甲子不遇,民众自发救援,收费站依旧开业,我不知道,在面临如此的恶劣天气时,高速公路为甚幺不关闭,也不知道,南边那个弹丸小国在和我们争地盘时是否有必要给人家数亿去修水利,一场雨,老天爷让人看明白了,自己家的下水道居然如此。

  不知道伤亡数字是否还会继续上升,不知道那些水下的汽车是不是突然间驶入了水底,雨过天未晴,损失几十个亿的数字不知道有多少水分,北京精神却在一夜间传遍了九州大地。多灾多难的祖国啊,四年前奥运会的前夕,是土地在发难,四年后奥运会的前夕,是天公在捣乱。四年前,我看着汶川的废墟尽我所能的捐款,四年后,当我已不在看着新闻流眼泪的时候,当我还未被北京精神所感动的时候,政府居然出面,号召我们再一次的慷慨解囊……

  没钱了,我真的没钱了。四年来,物价一个劲的涨,工资巍然不动;税费一个劲的涨,生活一天天的走下坡路。如今,出趟门都骑着自行车,抽口烟都捨不得吐出那团雾,自己的孩子揹负着不菲的择校费,电视里非洲的儿童快乐的在中国援建的学校里成长,非洲的马群在央视的镜头下奔跑,那速度,堪比被城管追赶者的商贩……

  据说长江上游又遇到了自长江抗洪之前那个年月就从来没遇到的洪峰,如果专家说的没错,可以预见,未来的不长时间裏,又一场天灾将考验着国人心理的承受度。如果一场暴雨就逼的政府出面号召国民募捐,那一场洪水我们怎幺办?

  一年多前,我们的两桶油慷慨的把慈悲送给东瀛,今天,人家自豪的拿着钞票买我们的钓鱼岛。与邻为伴,与邻为善,我终于明白了,那是指的国境线外的邻,而我们的子孙,所享受的还不及非洲被援助儿童的待遇。自古以来,捐款都是富人对穷人的援助,唯有中国,可以重开划时代之篇章。我不是愤青,我只是勤奋的想多挣点钱修缮一下被政府核定为三百元一平的漏雨的老屋,儘管承诺给我们的需要我们再交五百块钱每平的楼房尚不知猴年马月才能竣工,但我的老屋也真的需要修了,若不然,老天把在京城的雨下到我的房前,我也会与老屋共存亡了。

  突然间想不明白,在京城,那寸土寸金的地方,掬一捧黄土都能值个吓死人的价钱,凭甚幺还要向我们这些清苦大众化缘呢?在哪裏,孩子上个名牌大学也不过百分之一的录取率,而我们这里却达到了几万分之一;哪裏,天天喊着房子贵,却没见当地人住不起房子;那裏,男人兜里没个三千五千的都不敢出门,而我们,揣着三百五百的都怕被人家抢走……那样一个富庶之地,为甚幺需要我们的捐款呢?

  随便抓两三个贪官,就有可能解京都的燃眉之急,错了,不是有可能,那简直是一定的,那种难度,比之向全国人民化缘小得多;随便喝点牛栏山,省下的与茅台的差价也能摆平这场暴雨灾害;随便把四个轮子收敛一下,就可能拿得出数亿的人民币;随便多关注一下民众的生活就能使大把的血汗钱不会外流……

  用钱的地方很多,所以我会把钱用在刀刃上,至于捐款,我就不参与了。相信在北京精神的感召下,京都人民是会度过难关的。

昨天北京市委市政府号召民众捐款,广大市民踊跃捐助,到目前为止,北京民政局收到广大爱心市民的大量捐助,其中收到「捐你妹」20多万条,收到「滚」14万多条,收到草泥马8万多匹……还有一位热心市民专门跑到民政局询问「捐款需要北京的户口吗?需要五年纳税证明吗?需要摇号吗?

北京市政府号召市民捐款,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抵制和唾骂,市民质疑;仅仅一个7月,我国就无偿捐献给外国合计1230亿元,为甚幺当自己受灾时,却要百姓捐款?

北京市民政局在公布捐款方式和账号后,2个小时内收到7万多条微博,都是骂娘的,今天早上已经关闭评论了网上因为北京捐款而热闹非凡。骂声汹涌。一副对联流传颇广。上联:对外援助减免贷款大笔一挥十分潇洒。下联:对内逼捐推卸责任贪得无厌一等下流。横批为:捐你妈X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