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宇:新疆事件只是民族矛盾吗?

针对新疆乌鲁木齐的恐怖袭击事件,网上有几种主要观点:维汉民族矛盾激化造成;维族人民反抗中共暴政;临近六四,当局为转移公众视线自导自演;还有就是中共官方声称并宣扬的「境外势力」策划实施。

中国国民长久以来处于中共高压暴力统治之下,从未有一丝喘息,在当今信息发达的大形势下,中共再也无法像从前一般,依靠闭关锁国政策,封闭国民对外部世界的了解。大陆民众渐渐认识到,世界上除了中共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的「社会主义」名号下的专制体制外,还有民主,君主立宪等多种政权体制可供选择。由此,中国民众反抗专制强权的声音日益增多。

除了少数民族地区的新疆西藏之外,中原地区汉族人民反抗中共专制统治,要求民主的呼声,运动更是此起彼落,即使被关押处死多少维权志士,中国人依旧前仆后继地发出反对共产专制的声音。

与汉族人对中共暴力政权的反抗方式与心态稍有不同。汉族之外的其它民族地区,本就在文化语言历史承传等各方面与中原不同。西藏,新疆在历史上都曾不属于中华政权。那幺在遇到欺压本民族的政权当道之际,这些民族自然而然会想到与汉族反抗暴政不同的出路:汉族人只能期望与当局改善统治手段或推翻当政集团,改变政体等等,其它民族则无需理会当局是否改善政策,或是否改变政体,他们只须脱离其统辖範围,即可逃脱被暴力统治的现状。

这就是新疆乃至西藏地区,少数民族反抗中共统治的基本民族意识。这里并非像某些人士一直争论的,汉族统治者是否在灭绝少数民族文化,文字等等民族矛盾的细节。这些事,如果是在一个民主国家,都是可以拿到议会讨论商议的,并非一个民族非要脱离另一个民族统治的原则问题。根本的原因,其实是中共长期以来对治下所有国民,包括少数民族的专制暴力统治!

至于事件是否中共当局自导自演,这也并非没有可能。因为中共一贯造假,为维持其统治,无所不用其极,2001年为栽赃法轮功而製造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就是最典型的实例。前次的昆明砍人事件,官方称抓住了凶手,但之后对行凶者以及作案动机,凶手口供等具体细节却未有一丝透露,事前事后种种迹象确实令人疑窦丛生。

毋庸置疑,针对普通平民的恐怖袭击事件,是全世界所有国家和民族都应全力制止反对和强烈谴责的。有评论人表示,只要中共的暴力独裁体制存在一天,新疆这类的恐怖袭击就不会停止。笔者以为,此类观点,并非偏颇,它反映了一个道理,虽然以暴反暴绝非正道,但暴力统治,也绝不可能製造和平稳定,反而是产生新的暴力的根源。反人类基点产生的共产邪恶主义存在一天,不仅对新疆人民,对大陆民众乃至全世界善良民众都是一种灾难。要想根除恐袭,必须把造成仇恨的根源刬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