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宇:日晕与天下兴亡

日前,有新闻报导,大陆多地区出现日晕奇观,4月25日后,网友记者贴出大量被彩色光环围绕的太阳照片,看上去十分美丽。但此现象除了美丽的观感之外,却令我想起早先曾读过的一个议题的讨论: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还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也许有朋友要问,天下兴亡的议题与日晕有何关係?大家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日晕,即是在太阳周围出现光圈的现象,光圈出现时,分不同层数,有一层两层,直至七层。此次大陆各地区显现的日晕,多呈「七彩日晕」也就是太阳周围出现七层光圈,内红外紫,看上去十分美丽。

按照现代科学,日晕被称作一种大气光学现象,是日光通过卷层云时,受到冰晶的折射或反射而形成的。日晕也是一种比较罕见的天象,当日晕出现时,往往预示着天气要有一定的变化。

在中国古代,根据日晕出现的时机,颜色,层数等,对与其所对应的预示有着相当详尽的描述。宋史,卷052,「日晕,七日内无风雨,亦为兵;甲乙,忧火;丙丁,臣下忠;戊己,后族盛;庚辛,将利;壬癸,臣专政。半晕,相有谋;黄,则吉;黑,为灾。晕再重,岁丰;色青,为兵,谷贵;赤,蝗为灾。三重,兵起。四重,臣叛。五重,兵、饑。六重,兵、丧。七重,天下亡。」

至此,读者朋友应该明白我为何会因日晕而想起「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论。这里,暂且不论古代现代对日晕现象的解释,孰对孰错。今日的议题只针对「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出自明末清初思想家顾炎武所着《日知录》。古往今来,这句名言激励了多少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为国家兴盛民族富强挺身而出,反抗专制暴政,抵抗外族入侵。其中却少有人深究这句成语的出处,及其深刻涵义。甚至有人会误用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日知录》卷十三《正始》条说:「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这里,很清楚地看出,顾炎武先生对「亡国」与「亡天下」两个不同概念的论述。亡国,只是「易姓改号」,就是改朝换代,换个统治者,是「肉食者谋之」,统治阶层的事而已。而「亡天下」则不然,那可是文化颠覆,道德沦亡的事,关係到全天下每一个人。因此,阻止「天下亡」,是贱至「匹夫」都人人有责的事。

纵观中国五千年曆史,历经多少朝代更替,异姓当政,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却一直绵延承继,直到1949中共篡政。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批封建,中华民族千年承传的悠久文化传统,一夕扫地。连教导人文天理的孔圣人都被「批倒批臭」,中华大地,道德一日千里地下滑。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只有敌意和防範。中华子民,在中共统治下,失去先祖的庇荫,如失水的鱼儿,断根的巨树,日复一日在覆灭的边缘游走……

现今的中国现状,不正是顾炎武先生文中所描述的「天下亡」景象吗?

中共的洗脑教育,一直把亡党亡国相提并论,只要有人反共,就被扣上「颠覆国家」之罪。其实,就算是反当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并非有错。因为中国宪法写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这样的王朝,早该覆灭。因为它带给中华民族的,是「亡天下」的命运。天下英雄,为救天下苍生,就必须「亡」了这个「中共国」。

古人早就看清了这其中的义理,「亡天下」就是民族、文化的沦亡,关係到整个民族命运的大事,所以「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而「亡国」只是忠君,是小事。就是说,君权比之民族兴衰道义存亡,绝对是无足轻重。

当今社会的人们,不必惧怕中共「反党反华」的帽子,在它们口中的「华」并非中华民族,而是中共统治的国家;亡党亡国,也不是民族灭亡的代称,而是现今中华勇士的奋斗目标。因为要亡我中华天下的,正是这个中共党和中共国。

中华民族,是个英雄辈出的优秀民族。历史行进到如今,人文尽丧,天下将亡之际,正是天下仁人志士挺身而出,救民救国于水火之时。每一个中华子民,都应儘自己的一份力量,抗拒中共反人类、反道德、不敬天地的洗脑教育,重现神传中华文化的辉煌,做回知礼守义的文明人类,同时,万众一心,解体这个压在中华民族头上的红色恶灵,于邪恶凌虐之中,救出「中华天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