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488net正规赌场开户_【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採访那日是宝可梦日,罗毓嘉搜刮了西门一圈惬意徒步早到。那天大家都在抓幼基拉斯,属性岩石,最佳攻击组合=咬住(Bite) + 原始之力(Ancient Power),特性固执,调皮,但不如毓嘉傲娇贪玩。

波戈拉因为迷路,赶路赶地满头少男汗,或许他始终是要走比别人走更多路的人。白衬衫里面有件短袖,汗水渍痕迹拓印上背脊,罗毓嘉脱到剩件性感吊嘎,波戈拉装束完整,袖折有熨烫过、体面的痕迹。

不良恋爱第二章,罗毓嘉与波戈拉前来讨论「出轨」,本想卜算夫夫宫,没想到算出了小三命。

当我们讨论出轨我们讨论的是什幺?

出轨怎幺来的?罗毓嘉首当提出了问题:「出轨是预设人本该有一条轨道在那,但事实上人感情是大于轨道本身的,大家预设只有一条轨、一个方向,所以才有了出嘛。」

他又质疑:「道德是从哪边来?是先预设了轨道存在,所以人们依循轨道而走吗?是你必须设定一个容器去装盛自己的需求,然后告诉自己,你不能让它满出来吗?」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当我们讨论出轨,我们讨论的其实是一种普世经验,你可能出轨过,你可能被出轨,你可能被小三,也可能是小三。「愿意去讨论,就像寄居蟹换更大的壳,去乘载更多关係。换更大的壳,不是说我们包容这个罪恶,而是说理解别人身上你难以理解的状况。」波戈拉说。出轨的原罪,可不是个人的。

人是被教导处于封闭式、一对一、一生一世的关係里的吗?两人开始深思开放式关係与独佔式关係。罗毓嘉小时候看《天龙八部》惊为天人:「段正淳处处留情,但每一段都是真的。这里面各种攻防啊,刀白凤为了报复段正淳去跟段延庆陪炮,以出轨对付出轨;你看段正淳见一个爱一个,他游戏人间,但游戏得多认真啊。」他坦言,乍看,似乎是很男人中心的作品,女性主义者会诟病的吧。

波戈拉倒觉得很女性主义:「刀白凤用那些手段,其实是很有自主意识的,必须要用个什幺东西来摆脱这个结构、这段关係,包含王夫人、秦红棉,他们每个人都用各自不同的手段去抵抗男主角的滥情。」小三正宫,都是拥有自由意志的人。波戈拉觉得这种纠缠,势必是在情感、精神或肉体有所断裂,罗毓嘉问了:「一定要有断裂吗?我也有碰过,各方面都获得满足,但他依然去找别人。那是因为『想要有第三者』成为一种欲求,是一对一的关係所无法给予的,有可能他就是想要有个第三者,这是元配不能给予的。」

「这个变成抵抗情感的不可开放。我必须要用这些手段去打破封闭、两个人的必然。这会不会是因为独佔式关係压抑过了头?」罗毓嘉同意压抑的说法:「独佔式的关係,有的人会做到:你不可以跟朋友单独出去。就造成了想要偷,偷偷跟朋友出去,偷偷上床。偷身体,偷爱,偷逛街。偷什幺反而不重要,偷本身就意味着,想在独佔式关係里去做挣脱。」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独佔式关係 v.s. 开放式关係

如何说明开放式关係?他们展开了深度的辩证。波戈拉认为:「某一程度建立在情感、身体或精神,关係某部分的失能。我遇到比较多的是:我授与你的不是信任,是权力,因为我没办法满足你所有需求,所以我让你去。为了保有原本的关係,产生了新的关係。」罗毓嘉另外说了一个似乎更成熟的状况:「其实很多开放式关係是必须要让我知道。我现在觉得开放式关係才是最健康的一种状态,因为你必须先承认,对方没有办法给你所有东西,你也没有办法给对方所有。」他们谈成熟的开放式关係,是基于:明白了,我们能给对方的就是这幺多。

罗毓嘉思考开放与佔有间的拿捏:「我觉得像是光谱,独佔到什幺程度,跟开放到什幺程度,这之中有维度的分别,因为不可能 100% 独佔,所有事都要一起做,真的会发疯。也不可能完全开放,那情感的关係就不存在。」

光谱另一极端的独佔式关係,常常让两人毛骨悚然。波戈拉很多故事好说:「我有个朋友的情人是控制狂,假设我朋友要去某人家玩,他会要求我朋友到对方家里时开视讯,那还不够喔,还要打市内电话,要证明在朋友家。」恐怖没完没了:「还有朋友的情人会算好启程到抵达的距离,那个时间就会出现在他家门口。」这世间的朋友们,辛苦了。罗毓嘉愤愤说:「好烦喔,我不能在路上抓宝可梦吗?」他一边专访一边抓宝可梦,其分心但又驾驭整场的能力可歌可泣。

波戈拉:「不行喔,他就是要你在他的规划之内。他曾经因为对方晚到家里二十分钟,打了六十通电话给他。」罗毓嘉白眼翻到后脑勺:「病好重。」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这样只会更让人想逃啊,你越禁止我越想偷。有时候出轨也不见得是出轨人的问题,一定是关係里都有问题。」关于独佔式关係波戈拉有很多体悟,特别是他从小在家族经验里认识了出轨,但因为邱妙津的《蒙马特遗书》开始思考,是不是关係的封闭性让恋人们走向衰亡?「原来一段关係是可以让人窒息的。像把一个人放在培养皿里,让他在里面活着。我看着心疼写故事的人,也会心疼被那样对待的人。」

「我那时候才体认到,看见朋友出轨或自己被出轨者爱着时,我才会觉得,好吧,这滋味像一道拥有很多风味的菜,只有嚐过的人才知道。但有些人根本不想知道。」

地表最强小三

嚐过的人代表之一罗毓嘉发表感言:「如果没有当时当情妇的那些经验,并不会那幺顺畅地进入稳定关係。」

大学一段时间,连续十二个有伴者来爱他,他惊然自己难道是狐狸精命?「是我有特质让人想偷,还是对方偷成性?」波戈拉回:「因为你看起来可接受,所以他才来。」

罗毓嘉不以为意:「我觉得是因为我很漂亮啊!」

「喔就是你很美,姐就是美!这样?」

「哎,让人忍不住想偷呀!」

让人忍不住想偷的罗毓嘉当然质疑过:「谁不想要有稳定关係啊,但就是 Shit Happens。一开始也觉得干怎幺又来了,我为什幺不能进入想追求的稳定关係?连续发生几段,我在想第三者可能也是某种稳定状态?这也是一种关係,既然关係存在,可以去经营它,享受它,去获取里面的快乐跟时光。」

「我都是一小段时间才发现自己是情妇。那时候有点乐在其中,有种⋯⋯天哪我在扮演一个情妇的感觉,我在宽慰他的灵魂。」波戈拉补述:「还会有一种好像因此纾解了他们两人的关係的感觉!」

罗毓嘉:「是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慢慢有种接受。我有个朋友就这幺形容过终极的情妇状态——有善有柔,无爱无恨。虽然喜欢,但是谈不上爱。」波戈拉心生敬畏:「好健康的小三命喔。」

小三是什幺滋味?罗毓嘉觉得是种罪恶的快乐,背负着关係的负欠感,在里面窃取一点什幺。我想波戈拉是忍不住了:「你就是盘丝洞里面的白骨精啊,你就要把人家吃光。」

罗毓嘉澄清:「没有喔!不行把人家吃光,你可以吃,但不能吃完,你要留有他的元神。因为对方处在一段稳定关係里,是第三者基础,你去要求他跟元配分开,原本『我们』的关係就不存在了。你如果享受那种状态,就千万不能改变这种状态。」

波戈拉讚叹,这才是地表最强小三吧:「最厉害的小三,就是不改变关係的小三。窃取其中的利益。互利共生,他需要你,你也需要他。他们的关係若是变成无机物的状态,同时也宣告你们完了。」

这一段小三命格,罗毓嘉真枪实弹上了一课:「小时候会觉得进入稳定关係是一个结果,作为第三者,其实是需要很大的力气去经营。你不能暴走不能嫉妒,不能要求对方多付出时间。只能在多出来的时间里充分享受,这其实是对自我的情绪管理。」老师说的是。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地表悲催小三

「你只能拥有有限的他。」波戈拉很诗意地下了注解。「开放式关係或独佔式关係,最后其实只能拥有有限的他,不像刚好的两个容器可以完全密合。即便两个容器可以互相结合,还是有缝隙跟空间啊。开放式关係,可能只是让缝隙在自己预期内。」

这话说得漂亮,但波戈拉自认本人是偏向封闭类型:「我一但觉得状况不对,就会像钨丝自动断裂。比如消失,我知道我自己再也不能忍受,告诉对方我要走了。所以我读夏宇的《与动物密谈》里面有首〈关于不忠〉时就觉得很有趣,这首诗谈了一个观点:不忠这件事会不会因为人数的增加,罪恶感因此减低?出轨很有趣也讽刺的是这个。」

  「一个关係里出现小三小四小五,是否出轨者本身的道德感就会因为不断地对剖而减少?可是会不会他的道德感减少,导致他原配的恨意加倍滋长呢?骆以军写过,恨比爱划算。爱意会随着时间薄弱,恨则会拉长与延展。我觉得这跟关係里的道德感也很像。」这样爱恨的瓜葛,或许更接近多数人对出轨的哉问。波戈拉说,他并不希望,世界上再多一个如他伤心的人。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心软的人在那段受伤时间写了〈造字的人〉:「那时候遇见许多非单身者来追求我,但我都满伤心的说实在。我心里想的是,别!来!烦!我!所以自己跟他们断裂。我对元配有很深的内疚感,但明明应该是他内疚。我无法接受有个人可能会变成我,我不希望多一个跟我一样伤心的人。我没办法关係不明朗,只要他被谁爱,或是他跟前任还没断乾净,我会觉得那你就去旁边玩沙好了。」会不会也是那句「如果你给我的,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

「〈造字的人〉状况是这样的,我后来知道那个人不是单身,觉得自己只是在床上被列印的一张纸,只是那张纸换人而已。隔一天,他可能又印别张纸。」做小三是不是也是别人的便宜行事,波戈拉不想成为爱情里被複写的纸。

最强小三罗毓嘉露出羡慕状:「好想被列印。」

不要只是意淫我

听完波戈拉悲催的纯情罗曼史,罗毓嘉简直惊呆啦:「你要求的纯度好高喔。」波戈拉回:「我心里还是喜欢他,但我宁可不要看到。我也享受过暧昧的过程,但就觉得,那不好玩⋯⋯。」

罗毓嘉眉头一皱:「我觉得好好玩。」

「我在情感里是比较霸道的,S 取向。我对于那些小坏蛋们是很兇的。喜欢一个人,对我来说就是一丁点都不要拥有,那才是最好的。」

罗毓嘉点点头:「我是很 M 取向。」是的,我们都知道,以 M 为名的真 S。罗毓嘉深陷虐与被虐,关係本来就是恐怖小说啊,谈谈理查・叶慈的《幸福大道》吧。「那本书真的很贱,妹妹一直很渴望稳定关係,但是就得不到。妹妹跟一个男的在一起,九年十年,最后那男的出轨,跟她分开,妹妹哀痛欲绝,她几乎体验过人生的各种关係。但妹妹同时又看着姊姊在不快乐的婚姻里被家暴至死。」

波戈拉问:「你是不是那时候被十二个非单身的人追过,所以觉得自己很像妹妹?姐那幺美,你们这些人都来招惹人家。」

「对啊,我就是投射进妹妹,那个妹妹也是恋爱体质,她都会碰到一些有趣的人。但她也不知道如何去经营。」波戈拉淡淡回应:「这让我想到一个诗句,开空虚的花,结无籽的果。」

小三也有菜鸟时,罗毓嘉想到他第一次小三时,写下收录在《弃子围城》的〈三月的流苏雪〉:「那个时候是 2003 年,开启我潘朵拉盒子那位。讲话很风趣呀,双子座,我还记得他生日跟手机号码。他住在政大附近,常常下班就问我要不要见面吃饭,然后我们就吃饭看电影逛街,其实就是约会,我满用力在勾引他,自体发电机!但一直有种挫败——难道我不被他慾望?我们只约会不打砲。」

波戈拉讶异:「你可以做到这样的状态?」他们外挂开启一个 7pupu 视窗:

「我很想跟他打炮但他一直不让我碰。就很崩溃。」

「你有没有一个瞬间想折断他海绵体?到底在干嘛?」

「对,你不让我碰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好吗?但我又满喜欢他的。」

「他是不是只看到你这个人的剪影就满足了?」

「不要只是意淫我,快碰我!」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说真的,〈三月的流苏雪〉是很情深深雨濛濛的:

乐观者与悲观者的爱:你是礼物

这个恋人后来还让他写了一首诗,他隽刻爱的五官进文字里:「我是恋爱体质啦,每个我爱过的都影响我很深。」波戈拉抓头大喊:「这不科学!!!!」

「你是关係的乐观者,我是关係的悲观者。」

罗毓嘉回他:「不乐观怎幺继续恋爱呢?」

「我心里一直有很残酷的声音,爱是无花果——怎幺可能呢?怎幺可能有人可以幸福快乐呢?可能因为这个因素我一直单身着(#以下开放民众报名来结个果)。我即使拥有,还是这样觉得。」

你是怎幺啦?我们用这样的表情等波戈拉说下去:「我喜欢上的第一个人,他死掉了,可能是有关係的。他是我同学,我一直把喜欢他的心思放在心里面。本来感情很好,但同学就会八卦,我怕他受伤,再也没有跟他说过话,持续到上大学。我听到他的消息,他已经自杀了。」

「爱已经不可能再被完成。他离开时我心里就有这个声音,好像有什幺事,永远再也不能被抵达。成了一个很深层的伤害,我并没有因为这个伤害不去爱,但没办法有一辈子、结果的念头。我可以接受关係是没有什幺结果的。」

罗毓嘉明白了:「我也是从那十二个理解,结果并不存在,过程才是。比如我跟我们家老爷这样(放闪无极限)是有结果吗?我也不觉得,没有什幺结果,就算在一起一辈子一定会有个人先死。」

所以,可以在一起都要感恩惜福的。罗毓嘉说:「就算是已经分开,或是没有成功的关係,我都还是喜欢对方。」

「我也是啊,我到现在都还是觉得他们是礼物,他们就是我的礼物。不管他们本身,或他们带给我的关係,都是礼物。」

罗毓嘉多爱礼物啊:「有时候看他们脸书就觉得,吼好帅喔~」

礼物过境后,波戈拉也不怕狭路相逢:「我跟他们说,如果不爱我了就告诉我,我会自己走,我们不要彼此为难。我昨天才跟前任见面而已,他带现任伴侣给我看,我是可以看着他幸福的。我心里想的是,至少我们有一个人是幸福的。」这位爱情的悲观者,或许可以听听乐观者怎幺说:

罗毓嘉双手捧着那颗漂亮的脸蛋:「我完全不会把我自己放在那个状态里面欸,我也会跟前男友吃饭,就会看着他,觉得说,哎,他好帅喔。」

爱是养眼止痒,爱是发炎结痂。也许小三也许被小三,哪个位置都不容易。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后成礼物。

【不良恋爱手记】罗毓嘉 ╳ 波戈拉卜小三命:终成眷属,后成礼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