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银河娱乐_【香港篇】展翅掠过城市绿洲

追寻黑面琵鹭过冬的痕迹,香港是黑面琵鹭落脚地点中,最狭小和最城市化的地方。高楼密布的城市中小小的一块块绿洲,吸引了这种美丽的鸟前来觅食。

每年秋冬,远道而来的黑面琵鹭在香港的落脚点集中在靠近深圳的米埔湿地公园一带。不幸的是,去年底,公园附近发现有苍鹭感染禽流感,政府因此关闭了米埔湿地公园三个星期,米埔附近的元郎南生围,就成为观鸟者可以近距离欣赏黑面琵鹭美态的另一选择。

【香港篇】展翅掠过城市绿洲
元郎南生围。(吴琏宥∕摄影)

「香港刚开始只有五十只黑面琵鹭,现在有三、四百只。」每年都会参与全球普查黑面琵鹭计画的香港观鸟会主席张浩辉,不无得意的向记者描述道。这位香港城市大学物理及材料科学系副教授,有着十多年的观鸟历史。虽然鼻子上挂着厚厚的眼镜,但几乎每一种鸟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你看那就是黑面琵鹭,他们低着头在睡觉。」张浩辉眼光扫过南生围几十种鸟类,迅即发现了躲在水边静憩的五、六只黑面琵鹭。我拿着张教授递过来的高倍望远镜,近距离的欣赏牠,牠直立着,头低弯着,非常的安静和美丽。

【香港篇】展翅掠过城市绿洲
张浩辉观看黑琵。(吴琏宥∕摄影)

这种全球濒临灭绝的鸟类,在香港并不罕见。喜欢拍摄和观鸟的市民,都能轻易的发现黑面琵鹭的蹤迹,而且可以这幺近距离观赏到鸟类的地方,非香港莫属。

保育黑琵运动,源于香港

张浩辉说,黑面琵鹭保育运动其实起源于香港,据说是九十年代初,由一位居住在香港的英国人突然发现这种鸟类濒临灭亡,全球一共才两、三百只,立刻发起一个救亡运动。然后慢慢推动全球参与,去研究和制定计画,现在全球黑面琵鹭的数目增长到一千七百只左右,从濒危降到高危。

香港是参与保护黑面琵鹭的重要城市。虽然黑面琵鹭夏天在韩国繁殖,但因为地点位于军事区,很难调查。一九九三年开始的全球同步普查黑面琵鹭计画,二零零三年开始由香港观鸟会统筹,由各地资深赏鸟人士、研究人员和鸟类学家共同义务进行。计画选择在每年冬天一月进行,便于观察。

普查计画每次进行三天,每次三个小时,此间张浩辉会联合观鸟会成员和研究人员,记录下黑面琵鹭的族群数量,研究黑面琵鹭的生存环境。实施卫星追蹤技术后,他们还会用特製的炮网,捕捉黑面琵鹭,为牠们套上脚环,以便跟蹤牠们的生活轨迹。

【香港篇】展翅掠过城市绿洲
带着脚环的黑琵。(黄俊贤∕摄影)

这些数据对保育黑面琵鹭很重要。张浩辉举例说,比如黑面琵鹭中羽毛尖黑斑点多的就是幼鸟,长大后鸟的羽毛会变为全白。所以通过肉眼观察,就可以看到黑面琵鹭的繁殖情况如何,现在每年黑面琵鹭的数目都以百分之十的速度在增加。

人鸟和谐,赏鸟让人变宽容

在黑面琵鹭的保护上,米埔湿地公园曾就黑面琵鹭的生长特性,特意开创环境适合黑面琵鹭生存。张浩辉举例说,黑面琵鹭喜欢在泥潭上觅食,米埔公园就会调低水塘水位,方便黑面琵鹭觅食;等牠吃了一两个星期,又把旁边的塘水位放低一些,方便牠们觅食。
每年飞来香港过冬的黑面琵鹭逐年增加。因为这裏的人欢迎牠。张浩辉称之为:人鸟和谐。

【香港篇】展翅掠过城市绿洲
在水中觅食的黑琵。(黄俊贤∕摄影)

「我喜欢牠觅食的样子,用嘴扫来扫去,非常可爱。」「我喜欢牠飞的样子,线条很美。」在南生园观鸟的发烧友一言一嘴和记者讲述着观赏黑面琵鹭的感受。

观鸟会的陈小姐参与观鸟两年,已经爱上了人鸟和谐的局面。「人世间太多纷争,看到这些大自然觉得很可爱,你会平衡自己的心态。」观鸟后,她变得更加宽容,更加珍惜人、事、物。

同行的杂誌摄影记者也是一个观鸟迷。短短观鸟半年,已经拍下了上百种鸟类的图片,当然也少不了黑面琵鹭,而观鸟会的Michelle则拍下四百多张鸟类,能够在香港城市生活中,看到这幺一片美丽的候鸟天堂,很多人都非常享受。

【香港篇】展翅掠过城市绿洲
饱餐歇息的黑琵。(黄俊贤∕摄影)

寸土寸金,湿地保育待加强

「我们一直在强调保育的重要性,但香港寸土寸金,有时候想保存一个地方真的很困难。」和其他观鸟发烧友不同,张浩辉更像一个科学家,忧心保育的发展。他指着面前宽阔的南生围说:「听说有香港富商看上这块地,随时开发做高尔夫球场……」担心鸟类天堂不见的心情感染了我。

说话间,一架直昇飞机飞过,声音惊动了安静觅食的鸟儿们,呼一下全都飞走了。张浩辉紧张的看着鸟儿飞过的局面,声音高了几度,「你看看,这就是没有空中管制,都把鸟儿吓走了。」

「如果政府可以将这个区作为一个公园来保护,媒体多一些关注,设定一些保护的原则,就可以保存这块地方。」

像香港这幺方便看鸟儿的地方,在自然与人工化中的拉锯中挣扎。所幸,张浩辉看到希望。「我们观鸟会成立五十年,不断的在民间推动和宣传,你看看有了米埔湿地公园,有了塱园湿地公园,人类有一天一定会认识到自然的重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