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猫登录平台注册官网怎么打不开_【香港週 2014】以诗入歌,四韵乡愁──余光中诗歌风格简述

余光中诗风多变,随着生活环境的不同、地理位置的迁移而铺展出多元诗风的轨迹,不只诗情浓郁,更蕴含音乐性,内容遍及缅怀故乡、诘问世事、寄情山水、省思人生等诸多面向,展现诗人深邃缜密、变化无穷的心灵世界。

余光中自 1949 年创作至今逾六十年。1950、1960 年代,余光中早期诗风抒情写实、重视格律,他善于修辞、锤鍊字句,坚持诗句匀称的美感,在《算命瞎子》(1950)、《昨夜你对我一笑》(1951)中甚为显着,尤其《昨夜你对我一笑》格律整齐,平仄通押的韵脚提高诗的韵味,令人琅琅上口,雅俗共赏。1958 年,余光中的现代主义时期于焉展开,诗句演变出长短错落的形式,在留美深造期间开启与现代艺术的接触,亲炙英美现代诗的真缔,涉入诗论与诗评的领域。完成长诗《天狼星》(1961)之后,余光中的作品达到现代主义的成熟阶段,融文于白,诗作不仅活泼且更具深度与广度。由美返台后,余光中向中国古典传统汲取诗情,于宋词美学撷取精华,徜徉于古典的节奏与韵律中,衔接历史与传统,挑战西化诗风,推出代表新古典主义的《莲的联想》(1964),将中国抒情传统推向另一次高峰。此时期诗作大量将中国历史人物与事件以及古典文学中的语言、意象、典故等融合现代诗技巧,用词口语化,句法和节奏饶富变化,集现代形式的新意与古典的诗情于大成,再创新的诗歌传统。在《敲打乐》(1969)中,余光中省思文化的变迁,风靡一时的「敲打乐」(爵士乐多用敲打乐器,并以即兴性着称),让余光中开始思索怎样的诗风才能真正打动年轻人的心,「文学」如何和摇滚乐及电影一般令人倾心?从《当我死时》(1966)中更可看见他纯熟地运用文字,描摹处于动荡年代内心的挣扎──挥之不去对中国的牵绊──同时以明快节奏,反衬躁郁的灵魂。《在冷战的年代》(1969)则展现主题对照形式的新特色,进而掌握人性的複杂与矛盾──「这些诗所记录的,都是一个不肯认输的灵魂,与自己的生命激辩复激辩的声音。这场激辩,不在巴黎、纽约,也不在洛阳、长安,而是在此时此地的中国。」

【香港週 2014】以诗入歌,四韵乡愁──余光中诗歌风格简述

【香港週 2014】以诗入歌,四韵乡愁──余光中诗歌风格简述

【香港週 2014】以诗入歌,四韵乡愁──余光中诗歌风格简述​1974 年出版的《白玉苦瓜》欲使歌与诗结合,营造现代诗的三度空间「纵的历史感、横的地域感、纵横相交而成十字路口的现实感」,并在《乡愁》(1972)、《守夜人》(1973)中增加诗的音乐性,语言同时力求简洁真切,从吸收民歌和古典诗词的格律基础上,创造出节奏化韵律,回环复沓,一唱三歎,气韵生动,令人难以忘怀。《乡愁》一诗中出现的「邮票」、「船票」、「坟墓」、「海峡」传神表达海外游子漂泊在外,望归不能归的离愁别恨,具体、生动地呈现抽象的「乡愁」情感。四个段落整齐划一,诗句以短的形式、简单的语言来达成反覆吟唱、清朗的效果,成为余光中脍炙人口的一首诗作。《乡愁四韵》(1974)则承袭民歌的表现手法,像是一首由文字谱写而成的乐曲,余光中善用叠词、叠章营造层层递进,迴旋反覆、缭绕不去的情感效果──「给我一瓢长江水/给我一张海棠红/给我一片雪花白/给我一朵腊梅香」,重複的段落结构使主题不断深化,全诗的音乐美几乎无所不在──民歌手杨弦将其谱曲,以吉他配合钢琴与小提琴的方式,于胡德夫的个人演唱会中发表,思念故乡的浓情再加上西方的新式音乐元素,为人们带来深刻难忘的听觉飨宴,极受好评。其后,杨弦继续用「以诗入歌」的方式为《白玉苦瓜》中其他诗作谱曲,自此现代诗与民歌;文学与音乐两者之间跨界合作激发出的火花,开启1975年后蔚为风潮的民歌运动。1974 年到 1985 年,余光中至香港中文大学任职,在香港沙田十年间,他生活安稳,创作丰收,自称「生命旗子落在一个最静观的位置」上,陆续完成《与永远拔河》(1979)、《隔水观音》(1983)、《紫荆赋》(1986)三部重要诗集。此时期的作品主题,从初到故国边境的忧国怀乡、对中国历史文化的探索,到对中国历史文化的恋慕想像多所顾盼。香港因特殊的历史、文化和地理位置,为余光中的创作提供源源不绝的灵感与省思。余光中在香港想望中国及台湾,对于咫尺天涯的浓郁乡愁,激起许多怀乡之作。文化大革命的发生使他回到现实,写下痛心之作,但他对于中国情不自禁的文化孺慕始终没有衰减,其后,他又开始为中国的历史和文化造像。即使后来他选择回到台湾,对于中国的情思却未曾停歇。「乡愁」主题的完成,成为余光中十年的香港生活中最重要的收穫。1985 年,余光中返回高雄,任教于国立中山大学,在新的环境里他积极参与外界的活动,踏在现实的土壤上,走入社会。他贯通中西、调和今古的诗艺已达炉火纯青的境界,在高雄时期的作品中蕴含社会意识,无论环保议题、政治选举,乃至于垦丁国家公园及兰屿等地的模山範水……都是写作主题。他的笔触与台湾社会的脉动互相呼应──在《拜託,拜託》(1985)中对台湾选战出现的丑恶现象做了入木三分的刻划;因痛心高雄的空气污染,写下《控诉一枝烟囱》(1986)。此外,在《雨声说些什幺》(1986)中,余光中利用地理时空的移转、开展与收阖,表现了雨声由近而远,复又由远至近的听觉和视觉之美,使用绵绵不断的排比手法,写出具有节奏感的诗句,模拟了雨的声音,有效表现诗的音乐性。余光中的诗作在不同时期所展现的风格和技巧、语法和节奏,不仅让我们得以回望历史,俯视现实;他以卓绝的语言掌控能力,处理日常平凡琐碎的细节,内容举凡政治气象、现实环境、乡土生活等,笔下的世界包罗万象。余光中的诗向来与音乐有着深刻的默契,众多作品被两岸三地的作曲家谱曲,广为世人传唱,《诗人的缪思──余光中诗歌音乐会》精选过去三十多年来余光中诗作谱写的歌曲,如《乡愁》、《守夜人》、《乡愁四韵》等,「诗中有乐,乐中有诗」不只寄託浓郁情思,更使人们在琅琅上口的传唱声中,得以感受与体验诗歌的精微美好,心嚮往之的世界。

【香港週 2014】以诗入歌,四韵乡愁──余光中诗歌风格简述

【香港週 2014】以诗入歌,四韵乡愁──余光中诗歌风格简述​活动资讯 香港週 2014《诗人的缪思──余光中诗歌音乐会》,以余光中的文字,贯穿两岸三地作曲家三十多年间以诗人的诗所谱成的曲,将为听众带来一次全新的诗与乐的体验。香港週《诗人的缪思──余光中诗歌音乐会》:www.hongkongweek-taiwan.hk/tc/program_04.php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