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狮外汇国际棋牌官方_【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

城市之所以为城市,并不独因其建筑、气候与经济模式。一座城市的气味光影必得投影在人身上,方得立体。譬如上海之于张爱玲、绍兴之于鲁迅、台北之于白先勇。香港,则有也斯为其发声作传。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香港重要诗人梁秉钧(也斯)眼中的香港不是纯然土生土长的在地味,亦非到此盘桓数月的粗浅阔论,他视野中的香港恰好介于两者之间,寻常中保有好奇,伧俗里蕴含一缕诗意,写来便既具历史纵深,又新潮摩登。道地港人读来自觉熟稔中另闢深邃余韵,初来乍到者,则别有一番流连玩趣。香港一向以其现代化为傲。百年前中国对现代化的想像是船坚砲利,百年后我们知道现代化是深入体制、文化与思想,且根植于本地,涵纳过去,如此方展露意义。也斯充分地反映了这样的香港,求新,求变,同时又调和一点点历史掌故,俾使景物不单单是石瓦灰泥,其中还居住昔日来访者的幽灵。「我该怎样带你认识我的城市?」也斯在《电车的旅程》乘电车为读者导览:铜锣湾拐道处小小一片地就是我们的广场,湾仔拐向左是庙宇、苏丝黄和三角教堂,向右包浩斯(Bauhaus)风格的流线波浪般起伏,合和中心六十二楼的旋转餐厅还永不疲惫地转动吗?希尔顿酒店如今拆卸得片瓦不留,海市蜃楼,只有地产商是永远的。与钧特.葛拉斯(Günter Grass)同游新界,透过风物土俗描绘葛拉斯善怀疑而不对事物抱持成见的性格,同时借一外来者之眼回顾自身所处空间。「我城如斯複杂,人们喝鸳鸯吃车仔麵,耶诞最应景莫过中西合璧的『金必多汤』,我城因複杂而越显迷人。」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左:《都爹利街》梁家泰作品,右:《大排档》陈敏彦作品)既有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背后必定就有苍凉晦涩、零乱破败的另一面,也斯并不刻意迴避这部份。他写九龙城寨迁拆,巨大曲折的城寨中容纳着住家、小赌馆、无牌诊所、咖喱鱼蛋摊,寡妇与妓女相邻而居。从一栋大楼到另一栋得要低伏高窜,穿绕过许多人的起居与梦境。钢筋管线交错如蛛网,深吸一口气,肺叶立时为新鲜、暧昧而近于混乱骚动的空气填塞。一抬头,天色亮澄如镜──这是香港。对景物的关注势必终将反射回人身上,也斯观察到一个女子将家当全数装在竹篮里到处拖着走,观光客争相去昔年瘟疫肆虐的西边街问卜求籤…庶民群相一逕自现实涌至笔尖。也斯自十多岁起写作至今,熟悉香港文坛。他用「狐狸先生」形容李欧梵之黠慧,其识见洞彻即使在学者当中亦相当难得;推崇刘以鬯富创新与现代性,任报社编辑,通俗之外还乐意广纳文艺性较强的来稿;至于谈叶辉,则有如瓮中树,瓮象徵限制,但纵使扎根于瓮的挤迫之中,创作者依旧抽长出一树浓荫。也斯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创作者?香港诗人廖伟棠极其肯定他:「我觉得也斯不只是诗人,不只是文学家,他对整个香港文化的影响非常大,尤其是对香港文化本土认同的影响非常大。这种影响跟很多政论家、文化批评学者靠呼吁、立论不一样,他真正用作品奠定了文化认同的基础。没有文化作品,再怎幺鼓吹香港有本土文化,有文学,都是没用的。他实实在在地在用诗和小说、跨界艺术等奠定香港文化。」作为一书写者,也斯倾注他唯一的手艺勾勒香港,一生心繫为香港文学平反。因着也斯,历经长达百年余殖民的香港不再只被视为某政权的延伸。这棵洋紫荆拥有更强健而完整的形象,洋紫荆之所以为洋紫荆的主体性。也斯不但用镜头留住香港,他明朗而扎实的诗一样展现了香港浸染之深,他写电车、广告和盆菜,交出《罗素街》、《亚洲的滋味》和《北角汽车渡海码头》等诗作,华洋杂处,新旧交替。他不故弄玄虚,就是单纯地用诗跟每一个人对话。廖伟棠认为也斯的诗表现了香港的本我,「理性地与普世价值接轨」。他的诗,常常如俄国诗人曼德斯塔姆所书写的一样,包含着「对世界文化的眷恋」。也斯曾因非出生香港而受质疑,但香港原本就是移民社会,最终,「香港已接纳他如接纳一株矿苗回归矿床」。此身究竟谁属?无论也斯本人,一代代港人乃至半岛皆共同面临身分认同的两难。1992 年,也斯出版《形象香港:梁秉钧诗选(中英对照)》,彼时 1997 回归在即,谣言四起,人心惶乱,而诗篇回眸凝视半岛遗址,再一次,最后一次──阿克巴.阿巴斯(Ackbar Abbas)的序说这本诗集:「处于充满『趣味性』的时空之中,有暧昧的优势」。以 1997 为分水岭,此前《City at the End of Time》,此后则是《后殖民食物与爱情》,旧时代终结以后还存留微弱的讯号,不时提醒变迁尚未真正远去。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给苦瓜的颂诗》也斯作品)迷失,而后寻回。也斯细腻呈现随时间轴推进而移易的一城缩影,所以他说:「香港是我写不尽的题材。」命运之轮始终不停地转动,置身其中,写作者只能不懈地写。赵稀方评《后殖民食物与爱情》十分到位:「不是殖民主义,也不是民族主义,而是混合、冲突、抗拒、容忍、共处,这种立场出自于香港特定的历史位置。香港处于中英之间,混合着东西两种文化,这种边缘的地位和过渡的性质,既是香港的短处,也是长处。」也斯的诗我特别喜欢《维也纳的爱与死》,倒数第二段:「我们写诗/我们爱与被爱/我们的容貌/经过阳光经过雨/经过/一点点地改变」。风雨是常有的,改变最终也还有什幺终究不变,譬若对歧异的包容与理解,譬若对香港的无限眷恋。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船破》菜宛璇作品)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

【香港週 2014】我们一点一点地改变──也斯眼中的香港​(《在时间尽头的城市》李家昇作品)活动资讯《游─香港诗人梁秉钧的旅程(1949-2013)》展出以也斯诗作为纵,及他与艺术家朋友共同创作的跨媒体艺术作品。香港週《游─香港诗人梁秉钧的旅程(1949-2013)》:www.hongkongweek-taiwan.hk/tc/program_06.php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