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老师生气了!

公民老师生气了!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高中课纲「微调」 农曆年前偷偷闯关 教育部在农曆年前火速通过的高中课纲调整案,存在着程序上的严重瑕疵。除了举办让老师来不及报名的公听会,更在课发会不背书、课审会未通过的情况下,宣布通过课纲调整,引爆公民教师团体上街抗议。 杨智杰

在英国作家乔治·欧威尔(George Orwell)的政治寓言小说《一九八四》里面,极权国家「大洋国」控制人民的手段不是武力,而是口号和语言:「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由上至下箝制人民的用语,是官方控制人民思想与价值观的惯用方式。

这样的情节看似荒唐,然而去年底教育部委请「十人检核小组」修改高中课纲,在严重缺乏基层老师、家长参与的情况下,贸然调整了历史、公民科的诸多用词(如将「中国」换成「中国大陆」,国民政府来台从较中性的「接收」改成「光复」),并且在农曆年前火速通过的做法,却让人不得不感觉「大洋国」的阴影,已逐渐笼罩在台湾基本教育的上空。

没有程序正义,
就没有实质正义

二月五日前往教育部抗议的公民教师行动联盟发言人郭复齐表示,先撇开调整内容不谈,光是修改课纲的过程,就存在许多程序不正义。首先,教育部于一月十日发函给各教育局,然而隔了星期六日,学校真正收到教育局公文时,已经是十四日了。而十六日举行的公听会,报名就在十四日截止。「很多老师根本来不及报名。」郭复齐说。

而为了学测焦头烂额的老师们,硬是去参加了公听会,到了现场却被告知「完整版」修改内容必须上网下载,与会者只能拿到寥寥数页的修改範例,当场傻眼。郭复齐说,回家搜寻了很久,才发现提供完整课纲的网址竟是Google的封闭连结,用关键字根本搜寻不到。应该是要由全民共同检视的课纲,显然,教育部没有要人参与的意思。

郭复齐认为最荒谬的,是明明教育部长蒋伟宁已在一月二十七日课审大会上通过了调整案,事后国教署高中职组组长李秀凤却说「仍欢迎基层老师提出意见」,然而到现在,基层教师还是看不到公听会结束后修改的版本。「通过前不给看,通过后也不给看!」郭复齐说,「那到底要基层老师怎样提出意见?」对于教育部的做法,公民教师行动联盟已经採取法律途径,要求教育部儘速公开修改后的版本,并且重启公听会,同时将连署更多教师,对程序的瑕疵与粗暴表达反对。

学者:
「宪法」不再代表法统,而是法治

除程序问题外,同样走上街头抗议的师大公民教育与活动领导学系系主任林佳範也表示,十人检核小组召集人王晓波以「符合宪法」为由调整课文用词的说法,根本说不过去。

「宪法在威权时代是『法统』象徵,现在却已成为『法治』的基础,应更重视社群的共识,而非执着字面意涵。」林佳範解释,许多欧美国家在教材方向制定上,也存在着宗教观念与世俗化、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对立的情形,在台湾,未决的统独议题则是火药的引线,因此,再小的用词修改,都需要长时间的协商与磨合,而非由上至下的粗暴定案。

那么,以往的调整惯例又是如何?林佳範回忆,以往课纲的调整,大多是老师在教学现场面对实际问题时,提出调整需求。举例来说,数学科章节顺序有时会前后调动,是因为有些函式观念要提前教给学生,后面章节的解释才会合理。反观这次的课纲调整,在程序上将第一线教职员完全架空,让基层教师毫无参与机会,与以往的做法非常不同。

然而,林佳範也担心绿营县市抵制新课纲的行动,会模糊争议焦点。他认为,此做法无助于引发体制、程序上的讨论,却可能将议题导向统独对立的老路。再者,这样的抵制成效也可能徒劳无功,因为课纲的调整会牵动书商的编撰内容,而依据课纲出题的考试,则绑架了老师的教学。「除非所有老师自己做教材,所有大学都独立招生,否则老师还是不可能不管课纲的。」林佳範苦笑着说。

避谈政治,
就是让少数人决定「政治」的模样

林佳範认为,台湾基本教育课本从早期国立编译馆的「垄断」,到现在的一纲多本,是教育民主化的重要转变过程。其精神就是要让人民决定让自己的孩子接受什么样的教育、什么样的价值观,而非任由课本成为特定政党意志的延伸。林佳範举例,诸如扁政府执政期间独断式的课纲修改,以及郝龙斌于二〇〇六年,以「让学子学习更轻鬆」为由提出的「一纲一本」,都是违反教育民主化的不良榜样。

林佳範指出,公民、历史教材中的很多词彙都一定会带有政治性,因此教学现场的老师,更不能避谈政治,而应该在不断磨合、讨论的过程中凝聚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共识,至于政治敏感的词彙,在未达共识前,也可将数种用法并陈,做为解决。他认为,老师避谈政治,不让学生讨论政治,就意味着将话语权让渡给掌权者,不利教育民主化的发展。

除了呼吁教育部将修改课纲的过程透明化,林佳範也呼吁学生、家长共同关心课纲议题,由下而上地参与、监督课纲修改,避免让台湾变成另一个「大洋国」,毕竟在民主国家里,自由绝不会是奴役,无知也不可能是力量。

延伸阅读:
103课纲微调争议
【课纲微调】黑箱绑不住年轻人奔放的心灵
【课纲微调】最惨烈看守阁员 吴思华快挺不住
【校园眼】中一中生:给我们不被黑箱及政党操纵的历史
【顾尔德专栏】吴思华正在催生台版学民思潮
【政治事】朱云鹏临时动议 课纲「微调」变党纲
【特别企画】「台湾是哪个国家」的战争
【特别企画】王晓波倾全力抢救中华民国
【特别企画】公民老师生气了!
【南方朔专栏】王晓波的小case论很邪恶
【顾尔德专栏】港台有志一同 教育向中靠拢

↓如果您喜欢《新新闻》的文章,请给新新闻粉丝页一个讚,持续追蹤,感谢您的鼓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