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al皇家官方赌场_三民主义:一民打两民

「三民主义问题很多」。

伟哉许志雄教授!惊天动地的一句,把七十多年来套在台湾人民头上的紧箍咒彻底摧毁了。怎说?

三民主义原则互相牴触,根本行不通的。它既然高举民族主义,必然会产生大家长概念(Paternalism)—全民福祉依靠一个全盘抓权的民族救星恩赐。全面抓权让政治制衡机制不可能发生,焉能高唱民权提升?藉着抵抗外来侵略而高举民族主义,必然为了维护民族救星的至高权位打压异己。自从蒋介石流亡台湾后,所谓三民主义的「政绩」,都是民族主义打压民权主义。

在毫无异己的民族主义下,民生主义也完全不可能被实行。党官强征人民财产、炒地皮、囤积粮食时,无不藉民族主义下民生主义为遮掩。过去表面给小佃农好处的所谓耕者有其田,三七五减租等民生德政,说穿了不外掠夺私产,转换成公产,再转私产的五鬼搬运术。今天的大埔案,美河市案,航空城案,甚至都更案等,不都是换场地继续演出?日本时期藉着皇军军需为藉口搜刮民产,蒋介石则以三民主义、反攻大陆救同胞做着同样的事。

只要有民族主义,其他两个主义注定是陪衬的角色。

更糟糕的是,中华民族主义的源头是以孔儒帝王思想为基础的沙文主义,内容万变不离其宗,就只为了神格化统治家族。因为这思想对统治者非常有利,虽历经春秋战国汉隋唐宋元明清孙蒋毛至今天,依然不衰。千年来大小革命发生上百次,但从来没有一次产生新的政府型态。中国政坛一而再,再而三依然处于改朝换代的漩涡内迴转,以致于小说的「分久必合」竟然成为卸任民选总统的信仰价值。

中华民族主义千年毒性不变,实在是民主与民生的最大障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