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不能跪?

误射飞弹的官兵在死者灵前下跪,被认为是破坏军人的尊严。然而这种认为军人有特殊尊严,与平民不同的想法,彻彻底底就是过去威权体制所遗留下的余毒。 叶耀元

雄三飞弹误射事件造成一死三伤的悲剧,误射飞弹的金江舰舰长、飞弹中士、兵器长以及射控士官长前去死者灵堂上香之时,被家属要求要跪着爬进灵堂,并在灵堂前跪了四十分钟。事后,多数网路言论与报导大幅谴责该行为,认为叫军人下跪有辱其人格,破坏军人的尊严。
然而这种认为军人有特殊尊严,与平民(死老百姓)不同的想法,彻彻底底就是过去威权体制所遗留下的余毒。过去党国教育体制,与连带的白色恐怖与高压统治,创造出一种单一的价值观:崇军、崇武、崇党国。国民政府训练军队保家卫国、抵御外侮,所以民众应对军人抱持着尊重,并不应质疑军人。
解严至今已将近三十载,台湾也经历了二十年的民主,但在许多人的心中,仍然没有遗忘过去根深柢固的党国教育与其思维。然而尊重这种东西,不应该是因为你的身分或头衔就直接赋予给你;尊重这种东西,是要自己努力去赢得,毕竟尊重是一种相对关係,你必须要让他人觉得你值得尊重。
所以这种「军人就应该要被尊重」、「军人就不能跪」的观点,根本就是过去错误的时空环境下所衍生出的错误认知。前国防部发言人罗绍和甚至表示:「军人应该是跪天地、跪国家、跪父母、跪良心才对,怎么可以任意下跪?」那因为一系列的错误行为,而造成百姓死伤,你的良心不会受到谴责吗?还是军人的良心跟一般我们所认知的良心不同,误伤(杀)他人只是不小心而已,无关良心?
民主化后的台湾不需要不讲是非的军人体系,也不需要仗着过去威权体制所得来的特权,把军人的身分特殊化。洪仲丘事件已经明示台湾人民对军人体系的不信任,而今天又来一个飞弹误射事件,台湾军人要如何赢得台湾人的尊重?最让人心寒的,是即便在一系列的错误发生之后,台湾仍然有不少人只盲目地强调军人的尊严、军事机密不公开、军人体系的特殊性来欲盖弥彰,而使得事实真相无法在第一时间被说清楚、讲明白。
台湾在政治发展的进程中已非吴下阿蒙,我们拥有一个正常的民主选举政体与司法体制,不需要像过去一般害怕政府无限上纲的公权力,进而限缩自己的言论与集会自由。是此,我们应该重新看待国军体系,不要把这些人神格化了,他们也应该摊在阳光下,让人民检视才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