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宝官网游戏平台_不敢忘却的瘟疫之痛

很多身体健康的人突然发烧,眼睛变红,皮肤长满红斑,四肢出现坏疽并开始腐烂……瘟疫摧毁了罗马帝国,却催生了基督教。追溯时代背景,历史上的每一场大瘟疫似乎都在提醒着人类「上帝之鞭」的掌控。

回顾瘟疫在人类历史上的作用,人们惊讶地发现,昔日奠定欧洲文明的古希腊,毁在一场闻所未闻的大瘟疫中;盛极一时的罗马帝国也倒在两次瘟疫的铁蹄下,连几百年后重建罗马的希望也被瘟疫消磨掉了;从中国朝代的交替到基督教的兴衰、文艺复兴的到来,这一切都让人感受到「上帝之鞭」在无形中掌控着人类。重读《历史上的大瘟疫》一书,当时的悲惨景象不禁让人担忧灾祸再次降落人间。

雅典瘟疫,依神谕增大祭坛才停止

西元前四百三十年,希腊雅典繁荣昌盛,被人称为「黄金城邦」,其文明影响了后世的整个欧洲。然而在和斯巴达人的伯罗奔尼撒之战中,一场前所未有的大瘟疫导致了三分之一的雅典人死亡。被瘟疫感染的二十五岁的史学家修昔底德用颤抖的手写下他的亲身经历:

很多身体完全健康的人突然开始头部发烧,眼睛变红发炎,口内从喉中和舌上出血,呼吸不舒服、打喷嚏、嗓子变哑。不久病人胸部发痛、咳嗽、肚子痛,然后呕吐出医生都没有定名的各种胆汁,大部份时间是乾呕并产生强烈的抽筋。他们的体表温度不高,但身体裏面很热,哪怕穿着最薄的亚麻布也觉得热,于是他们总想跳进大水桶,总想喝水。有的人异常激动,白天大喊大叫,晚上无法入睡。他们的皮肤浑身上下还长满了红红的斑点,有的人四肢出现坏疽,这些疽很快变成深红色,然后转黑并开始腐烂,人还活着就能看见自己的身体在腐烂,蛆虫在创口上滋长,不久整个人的身体全被摧垮了,腰或头部不听使唤了,最后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开始几天,人们简直不能在雅典城的任何一个平民区睡下去,到处都是喧哗声和哭嚎声,后来就连哭丧的人也听不见了,因为人都死了。那些万幸活过来的人,有的丧失了视力,有的连自己是谁都记不起了,有的生殖器、手指脚趾都丧失了功能。

当时恐怖笼罩着整个雅典。各个城区都设了尸体焚烧点,焚烧炉彻夜不息,阴森恐怖的浓烟和臭不可闻的气味遮住了城市的上空,燻黑了崭新建筑上洁白的大理石。那时人人想保命,亲戚朋友病了也不去探望和照顾,家人死了也不遵循丧葬礼仪,就随便烧了就完了。有的看见别人设的火葬堆正在燃烧着,把自己家人的尸体擡过去,扔在别人的尸体上就跑开了,人们对死亡已经麻木了。

据希腊传说记载,瘟疫来临时,阿波罗神曾提示众人得把阿波罗神殿中那个正立方体的祭坛加大一倍。人们于是把祭坛每一边加长了一倍,(体积变成了八倍),但瘟疫依旧蔓延。后来人们才悟到,神谕的意思是要把祭坛的体积增大一倍,于是人们照此增大了祭坛后,瘟疫就停止了。但四年后又再次爆发,直到西元前四二六年底,瘟疫似乎完成了任务,才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瘟疫摧毁罗马帝国,却催生了基督教

据史书记载,称雄世界、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罗马帝国在西元二世纪后期突然衰败下来,而其间的两场瘟疫:「安东尼瘟疫」和「西普里安瘟疫」,竟起了决定性推动作用。

比如在西元一六四年,在安东尼奥王朝的罗马帝国东部的叙利亚省境内,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叛乱。皇帝马可.奥儒略派兵平乱,一场本无悬念的战争却因为罗马士兵染病死亡而拖了两年,当罗马人举行盛大仪式,欢迎凯旋而归的军队时,他们也迎来了另一支可怕的「军队」──瘟疫,连皇帝本人也在受尽瘟疫煎熬中死去。医书记载,病人剧烈腹泻、呕吐、喉咙肿痛、口渴、溃烂、高烧热得烫手,手脚溃烂或生了坏疽,很多症状跟雅典瘟疫一样,在瘟疫高峰期,罗马城每天要死五千多人,而更可怕的是,这场瘟疫的高峰期竟一直持续了十六年。

令人吃惊的是,瘟疫不但摧毁了罗马帝国,也催生了基督教。在此之前,基督教遭受了近三百年的残酷迫害。古罗马皇帝尼禄曾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基督教徒。他还命令将基督徒投进竞技场中,然后邀请罗马权贵一同欣赏这些人被猛兽活活撕裂咬死的场面;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与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皇帝的园游会。

然而瘟疫之后,情况发生了巨变。正如着名医学史家卡特赖特所说:「假如罗马帝国不是在基督诞生后的一些年中受到无法治癒的疾病的打击,基督教就不能成功的成为一种世界性力量,假如医学不是落入基督教会的控制之下,那幺从四世纪到十四世纪一千年间的医学史就会完全不一样。」

东汉末年大瘟疫,百人存一

西元二零四年,瘟疫也在东方改写了历史。当时中国长江以北地区出现流行性出血热,约两千万人口死亡,曹操的名诗《蒿裏行》:「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就是东汉伤寒瘟疫的真实写照。为了保全性命,人们开始求助于神仙,于是,道教和佛教在中国极度盛行。

古代中国历史上,除东汉末年的这次大瘟疫之外,另外两次分别是西元十二至十三世纪的大瘟疫以及十七世纪中叶的大瘟疫。这后两次大瘟疫,都曾造成了上百万人死亡。特别是在一二三二年的大瘟疫中,在五十天内,开封城竟出现了「诸门出死者九十余万人,贫不能葬者不在是数」的惊人死亡率。

查士丁尼瘟疫,存活与病情无关

西元五世纪,正当东罗马拜占庭帝国的查士丁尼皇帝,决定採取行动实现其复国梦时,一场空前规模的瘟疫令其壮志落空。《圣徒传》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他们腹部肿胀,张开的嘴裏如洪水般喷出阵阵脓水,他们的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着。尸体叠着尸体」,在角落裏、街道上、庭院的门廊裏或者教堂裏腐烂。

更恐怖的还不是死亡人数之多,而在于这种瘟疫的快速杀伤力。据史书记载,人们相互之间正在进行着交谈,突然他们就开始摇晃,然后就地倒下;一个人正在干活,突然身体一歪,一个灵魂出窍了……后世研究发现,查士丁尼瘟疫是由鼠疫引起。在最流行的九十天裏,土耳其首都君士坦丁堡(现在称为伊斯坦布尔)每天死亡五千人,总数为四十五万,占全城居民人数的45~75%。令医学界难堪的是,有很多被着名医生预言即将死亡的病人,却在不久后出人意料地彻底摆脱了疾病,而有些被预言会康复的病人却很快死去了。

上帝之鞭——欧洲黑死病

西元十四世纪,欧洲爆发大规模鼠疫,至少两千五百万人死亡,这成为欧洲历史的转捩点,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人口死亡。

「受害者发病那一天,水泡和疖子出现在胳膊、大腿和脖子上。他们非常虚弱,备受折磨,只能倚靠在床上。不久,疖子变成核桃那幺大,然后变成鸡蛋或鹅蛋大小,痛彻心肺。病症会持续三天,到了第四天,又一个孤魂升入了天国。」 一三四七年,义大利牧师迈可这样描述当时的疫情。病人一般会出现下列病症:发烧、咳血、脱水、昏迷、幻觉、腹泻、淋巴肿大、皮肤溃疡、皮下出血等,皮肤常常变成蓝黑色,所谓「黑死病」便由此得名。发病后病人多则四、五天,少则数小时即死亡,死亡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

据考证,黑死病也是由鼠疫引起。鼠疫通常有淋巴腺型、肺型和败血症型三种。病原体可藉接触动物和人与人之间的飞沫传播。鼠疫传染性强、死亡率高,未经治疗的腺鼠疫病死率达50~70%,败血症型接近100%。

当瘟疫横行时,很多人认为这是来自上帝的惩罚。为了赎罪,不少人参加了自笞队,希望通过严酷的自我鞭笞来清除身上的罪恶,以获得上帝的宽恕。黑死病后,由于人口锐减,生产力受到极大损伤,直到一百年后,欧洲经济才复甦过来。与此同时,许多倖存者开始了对旧制度的质疑,对传统的价值观产生动摇。因此有人说,正是黑死病的流行,客观上摧毁了旧有社会体系,使欧洲迎来了文艺复兴的黎明。

如今,在SARS、禽流感仍未消失之前,H1N1新流感又一波接一波的扑面而来。九月二十一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随着北半球冬季的来临,新流感第二波疫情已经出现,不过目前H1N1新流感病毒并未变异成毒性更强的病毒。然而,未来流感还会有几波、如何演变,人们都无从得知,惟愿上苍保佑人类度过此劫。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