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城国际登录注册_不逃避的历史定位

在外界不断敲打之下,扰攘超过半年之久的政府年金改革列车,终于在最后阶段决定缩短时间、加速期程,在週日举行一天的国是会议之后,三月即可将年改草案版本送进立法院讨论。

这件重大的改革工程,至少从二○一三年起即已排上议题,是马蔡两任政府都知道势在必行之事,然而延宕至今,国家所付出的重大代价,无端又添加了无数成本。不过,一旦年金改革顺利三读的那天,就是民进党二度执政得到历史定位的一刻。

这个时刻,预计将在今年五月前后到来。我们相对有信心的理由是,只要政府版本到了国会,掌握绝对多数席次的民进党团必然能够充分体察基层民意,同时善于运用对议事规则与技巧的熟稔,去兑现改革的承诺,可以一扫过去的阴霾。

过去,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者是马英九时代,就如蔡总统最近公开批评的:「上任总统也是有国会多数席次,但却还是不敢做」,讲得一点也没错;后者则是现在的蔡英文时代,儘管外界一再劝诫施政要化繁为简、减少撕裂,勿延长战线,提供少数趁隙添乱、误导多数的破口,但是几无社会历练的清一色学者与官僚型从政团队,仍然执意程序不可少,非要把全体推向了他们所想像的理想型实验室中再走一次流程,而受到了万般的折腾。

有经验的改革者,针对社会高度共识的议题,必知来龙去脉,从而直捣核心。以十八%的起源为例,最早的「公务人员退休法」第三十一条(现为三十二条),仅规範「公务人员得由台湾银行办理优惠存款」,起初利率也不是十八%,是以两年期银行定存利率的一.五倍做为浮动标準,到民国七十二年十二月才开始固定化,但当时的定存约十二%。

更扯的是,在适用对象上,早就脱离了母法。民国四十九年,当时的考试院制定「退休人员退休金优惠存款办法」,扩大把军人与教育人员也一併纳入;民国六十年,一纸「民众服务总社专职暨公务人员服务年资互相採计要点」,从此党职併公职,相关年资也可领取;到了民国六十一年,再以「退职政务人员一次退职酬劳金优惠存款办法」,又把退休政务官也放进来。这一再放大的结果,退职政务官就有五百多人,党职併公职有二百多人,光前者,国库每年就要支付二亿多元的优存利息,财政负担可想而知。

很清楚的,民国八十四年七月一日之前年资才适用的前述旧制,整个过程都是党国威权时期,靠着一张又一张的行政命令,甚至只是内部公文,从未经立法,更未与人民沟通,更不谈大家是否同意,就在小圈圈里自行生效。因此,在国家已经实施完全民主制二十年后的今天,要重新检讨这些人治的遗绪,居然不能立即在去年二月一日开始的新国会、五月二十日上任的新政府,透过民意与法治来陆续解决,还要东拉西扯,诉诸民粹,在道理上,在效率上,怎幺说得通呢?

不过,历经政党轮替、二任的讨论,目前浮现的新政府版本,与马政府二○一三年送到立法院却不了了之的版本比较,确实改革幅度比较大。同样以十八%为例,前朝主张第一年先降至十二%,之后逐年调降一%,并于第五年降至台银一年期定存利率再加七%,但订有九%的上限。昨天由副总统陈建仁公布的构想,则是分九%、六%、三%三阶段,每两年降一次,换言之,第六年归零,但「地板」以下的基层则另作考虑。这是值得正面看待的部分。但即使如此,立法院才是真正的立法与民意机关,农曆年后开展的国会新会期,如果多数委员决定做更超越性的变革,多数国人必当更为期待。

二○一七年,是个变动的大时代,不论是大环境、小环境皆然。这个时代的特性,就是依据国家的最大利益,重新建构新的秩序,使多数人得到多元发展与公平正义,有为者,不会瞻前顾后,而是有能力说服,号召大家前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