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久:《城市广场》--喧嚣浮世中的理性之光

【3月28日讯】电影《城市广场》中,不屈从流俗与权威的罗马女天文学家希帕提亚说:「正视这个世界,不要带着任何观念,看看会是什幺样」。这句话打动了我。

她所抗衡的「流俗」,是世人对宇宙的传统认知以及当时日益扩大的基督教势力,她不服从的那些「权威」,是钻营个人权力,力主控制人们思想信仰的教会领袖与政府高层。

这部电影中的基督教徒是以破坏文明、穷兇极恶的暴徒形象出现的,我想,与其说它针对的是基督教,不如说是针对那些利用宗教形式谋求个人利益的乌合之众、邪恶之徒。他们的所作所为早已背离了正教的修炼性质。《圣经》本是指导信徒修炼的神谕,其内涵只有用超越尘世的眼光才能理解,影片中的主教却每每以个人的低下认识解读之。他所思所想的不是济世救人,而是刬除异己、钳制思想、争权夺势,所以他眼中的教义也就只有这一层次的内容。片中他为了发动对希帕提亚的声讨,断章取义地解释经文,又结合了个人对希帕提亚的诋譭,并强迫罗马政府官员认同。那些希帕提亚的昔日同事、朋友、学生,则迫于压力,纷纷在主教面前屈膝服从。

片中好几处採用了Google Earth式的镜头推拉,随着镜头的拉近,地球上的一切逐渐放大,从一个星球到一个大洲,再小到一个国家、一座城、一条街、街上的人……特效本身不足为奇,但在这部电影的背景下就有了更多涵义。一方面象徵希帕提亚的世界观,另一方面则是在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浩劫、争斗、迫害之余,让人们从地上的尘嚣中抬起头,感受一下人类的渺小与宇宙的浩瀚。此时你会觉得,人眼中辽阔的山河大地不过是宇宙中一粒微尘上的微尘,而人所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权力、利益、慾望,也仅仅能在一个极小极小的範围之内起到一点微不足道的作用。片中的基督教会不遗余力打击异教徒,手段之残忍(如投石、围殴)令人髮指,狂热的教众高呼着「只有一个神」,野蛮的摧毁文明遗蹟和他人的意志,他们以为这样就达到了目的,就可以改变整个世界。其实并不是。他们本不信神,他们追随的只是个人慾望的宣洩,信奉的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宗教形式,否则他们不会肆意凌辱神像,按照自己的需要曲解神的教谕。这一切的发生地亚历山大城,在人看来,它是一个帝国艺术、文化的中心,可是从更大的视角看,它只是地球上的一个微粒,仅此而已。千古兴亡轮流转,功名复归尘与土。人所执着和看不透的那些东西,莫不如是。

希帕提亚,这位后来被拉斐尔画入《雅典学派》的女学者,着作今已不存,相关资料亦甚少,故而《城市广场》对此也语焉不详,缺乏连贯的情节,只能着力表现她在纷扰浮世中,如何坚守自己遗世独立的纯洁。然而仅这一点,已足以令她约略的生平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影片中,她拒绝了一位学生的求爱,递给他一块沾血的女性卫生用品,以示自己天生不洁,并不如他想像中那般完美。别人追求的逸乐、荣华、爱情,对她毫无吸引力,她的生命似乎只是为了探寻宇宙奥秘而存在的,也正因此,任何人都无法强制她盲信或盲从什幺。

那位爱慕希帕提亚的学生后来成为了执政官,面对主教的威胁,他是唯一一个拒绝承认希帕提亚有罪的人。然而在承受巨大压力离开时,他遭到了一位疯狂教徒的袭击而受伤。心烦意乱的他在好友软硬兼施的劝说下,意志动摇,最终选择向教会屈服。遭到完全孤立的希帕提亚在回家途中被一伙教徒绑架,并被残忍地处死。那位爱慕者最后的选择,或许应了希帕提亚最初对「爱情」的怀疑——看上去很美很纯洁,其实不然。

影片结束时,镜头逐渐提升,又回到宇宙之中。在茫茫天宇中遥望地球,从一定程度上看也代表了希帕提亚的宇宙视角。人何其渺小,历史何其短暂,与她同时代那些权倾一时的大人物,连同他们的野心、功名,都将被岁月的尘埃掩埋,然而一颗坚强心灵里放射出的理性之光,却会穿越时间的迷雾,长久地闪耀和传承下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