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民粹」对决「党粹」!

国民党的洪秀柱最朗朗上口的就是「民粹」。
政治行为里普遍存在着一种劣根性,那就是名词的乱用。这种劣根性在台湾相当盛行。那就是抓到一个坏名词,就拼命往对手的头上栽,最近「民粹」这个名词就被国民党滥用到了离谱的程度。

「民粹」(Populism)这个名词,根据当代重要学者史派克斯(A.W Sparke)的解释,它乃是一个「相当专业的名词,但也是最被滥用的名词」。

就专业性而言,这个名词起源于十九世纪末的俄罗斯,它的俄文本字乃是 Narodniks,意思是「人民乃国家的精粹」,那是十九世纪俄国人对民主的认知。到了一八九一年,美国也出了个「民粹党」。当时美国仍在农业时代,这个「民粹党」遂为农村代言。美国的「民粹党」很快就没落,但它强调农村建设的民主价值,在大萧条时代却影响重大,罗斯福的「新政」,就有很多是「民粹党」的启发。因此美国政治始学者普遍认为民粹是美国的民主传统之一。因此在专业上,廿世纪中叶以前,「民粹」乃是个好名词,它和民主、改革、中产阶级价值连在一起,它是一种进步主义!

但从廿世纪中叶之后,「民粹」的专业性却开始流失,意义也开始变模糊。原因是战后的美国政党日益强大,党官僚和党政客的重要性增加,人民的地位降低,于是「党粹」取代了「民粹」,党官僚为了合理化「党粹」,遂将「民粹」污名化,于是「民粹」就等于是一种非理性的政治。如果任何政治人物提出了违背政党利益的主张,就被说成是「民粹」。在「党粹」抬头的时代,任何强调真民意,真改革的意见都被贴上「民粹」的标籤。而动辄说别人是「民粹」的人,他们并不对「民粹」去做清楚的定义,只要看到有损他们的利益的主张,就随意扣上「民粹」的帽子。

在美国的媒体上,像有点左倾改良主义阿根廷的裴隆主帅,或有点右倾的俄罗斯戈巴契夫,巴拿马的右派强人诺瑞加,委内瑞拉的左派强人查维兹等都被说成是「民粹」。「民粹」成了近代最滥用的名词,只要不喜欢的民意民主,就说它是「民粹」。对自己国内的改革派民意,也习惯性的称之为「民粹」。稍早前美国的民主党组总统候选人高尔乃是个真诚的改革派,但共和党也称他是「民粹」!

因此,「民粹」这个名词,已成了近代最乱用的帽子语言。许多人都不知「民粹」为何物,但看到不喜欢的对手,反正说对方是「民粹」就对了,骂人是「民粹」,乃是最廉价的贴标籤。

近日以来,国民党的洪秀柱最朗朗上口的就是「民粹」,我敢担保,她一定不懂「民粹」的真正涵义。她只是把「民粹」这个口号当作武器在用。民进党在说的民意就不是民意,而是「民粹」。洪秀柱的语言里已把民主分为两种,国民党所说的民意才是民主,别人说的民意却不是民主,而是「民粹」,政治有这样说的吗?

因此台湾的政治其实是有两种,国民党所说的其实乃是「党粹」,民进党以民意为依归,乃是「民粹」,因此这是个「民粹」挑战「党粹」的时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