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久:从「人比狗贱」说「悲天悯人」

【12月17日讯】日前看到一则消息,说北京知名主持人元元因所居小区内一位老年保洁员打死了一条流浪狗,而找到物业要求调查处理,最后物业证实老人确实将狗打死吃了,辄以「业主意见较大」为由把老人辞退。

而今这种荒谬的人与事真是屡见不鲜。更荒谬的是后来该主持人出来解释说,老人虐待动物的行为令她倍感「悲伤与震惊」,又据她调研发现,老人孤苦伶仃的生存状况完全是他自作自受,「在苦难的磨砺中他也变得面目狰狞起来,在他行兇作恶时他忘了自己也是条可怜虫,他并没能以悲悯之心对待所有苦难的生灵。」

不得不说,一个国家裏引导舆论、掌握话语权的主持人、媒体人能在公众面前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才真正令有良知的人们感到「悲伤与震惊」……

在此不想多讨论那位老人的杀狗行为。残害生灵当然是做坏事,但至于说那条狗的被杀究竟是大快人心还是令人悲愤,则纯属人观念问题,就像嗜吃鹅肝的法国人与捕鲸的日本人争论谁更残忍一样。

令人感歎的还是现代人宠溺动物的态度。曾在网上看到说一对夫妇为爱犬举办週岁派对,却忘记当天也是母亲的生日,结果母亲一气之下昏死过去的新闻。人本是万物之长,是不能和动物相提并论的,然而现在的人却越来越迷恋动物,把动物当朋友、当亲人、当儿女,甚至凌驾于人之上,其理由则是动物很可爱、很柔弱,所以人要爱护动物,这是「慈悲」的表现……云云。

慈悲包含着的本是神对人的悲悯,是最伟大最宽宏的心念,与人对动物那种喜爱、同情有云泥之别。而如今在动物爱好者的嘴边,「慈悲」早已沦为一种氾滥而低廉的情感。身边有太多这样的人,他们口口声声讲着慈悲,讲着关爱生灵、悲天悯人,他们为街头的流浪猫倾注心血,以为这便体现了他的无私与善心,别人觉得流浪猫狗邋遢,他们却觉得很可爱;然而,他们却往往不在乎那些挣扎于贫困病苦中的人,可能还会对路边不修边幅的农民工冷眼以待,觉得他们没文化、不卫生……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慈悲」?

爱护生灵是应该的,因为自然界的一切都是一个有序的整体,人理应顺应自然,与环境和谐相处,而不是妄想操纵自然、践踏自然。但是爱护不等于溺爱,因为溺爱是自私的,它的出发点就是为私,仅仅为了满足个人的喜好和意愿,而不顾及他人的感受。那些说猫狗多幺可爱可怜,所以人应该为它们让路,容忍它们伤害人、干扰人的正常生活的人,他们不就是在做着最自私,最不爱护他人的事幺?

中国古代有着良好的「仁爱」传统,推己及人,推人及物,因而多有「断屠」的规定,要说爱护生命,这种爱护才是真正乾脆有效的。豢养宠物也是古皆有之,然而正统之士大都视之为不务正业。一个着名的例子就是「太宗怀鹞」:唐太宗得了一只鹞鸟,玩赏不已,却因怕魏徵批评自己玩鸟误国,不得不把鹞鸟藏在怀里以致憋死。此后太宗终生不再玩鹞。

难道能因此指责魏徵不慈悲于鹞鸟吗?否也。一国之君岂能因垂爱一只鸟而不垂怜天下的黎民百姓?古贤德讲仁厚爱生,是基于「胸怀苍生」,遵循正道,所以懂得如何把握主次和先后的关係,而今人讲「悲天悯人」,却往往从个人需要和标準出发,因而往往本末倒置、是非不分,遂成大谬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