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些人曾是《 新新闻 》金主!

原来这些人曾是《 新新闻 》金主!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听司马文武「数钱」 几个穷愤青,靠一些人出钱帮忙,办起了杂誌。这一段关于《 新新闻 》的内幕、祕辛,知道的人恐怕不多,若非他参与太深,也不会让他心心念念要把恩人名字记在脑海中。 编辑部

在欢庆二十五周年庆前夕,《 新新闻 》创刊发行人司马文武来社关切。他关心我们新的改版计画,也好奇我们会有什么特别庆祝规划,连他和朋友喝酒半醉之际,还是挂心我们能否闯出一番新局面。
这一阵子,他絮絮叨叨交代了一大堆「功课」,要我们把过去所有做过的周年专辑都找出来参考,也要我们把其他媒体做过关于《 新新闻 》的报导都看一遍。虽然他从党外杂誌时代开始,一路创办过不少新的媒体,但显然《 新新闻 》三个字,在他心中有很特别的地位。

一长串顾问 个个出钱出力
那天下午,我们几个人翻看创刊号版权页上的一长串名单,细数人物风华。司马看着这些出钱出力的盟友和战友,就滔滔不绝讲起了《 新新闻 》筹备和创办的故事……
「当时,我们几个都很穷,怎么会有钱办杂誌?就靠一些人出钱帮忙,然后我们出名。」司马文武回忆,当年办杂誌筹备过程中,《 天下杂誌 》创办人殷允芃私下拿了几十万元资助《 新新闻 》;还有殷琪的爸爸殷之浩,当时是大陆工程董事长,不认识他们,却因为认同理念,把这些「小伙子」找来办公室,完全不要求一点股权,二话不说就拿了一百万元出来;台大历史系的张忠栋教授,也是出钱又出力,还挂顾问,直到后来他罹癌,才想把钱给收回去。
《 新新闻 》迁址汐止时,《 中国时报 》创办人余纪忠看这些当年老是给他「找麻烦」得罪当道的「子弟兵」「苦守寒窑」,也拿了好大一笔钱支持他们;富邦金控大董蔡明忠在《 新新闻 》扩张《 明日报 》这网路媒体功败垂成之际,掏了三千万解了燃眉之急……。
看着司马搔头「数钱」很有趣,而这一段关于《 新新闻 》的内幕、祕辛,知道的人恐怕不多,若非他参与太深,也不会让他心心念念要把恩人名字记在脑海中。但换个角度想,当年他们创办《 新新闻 》肯定是荜路蓝缕,常常捉襟见肘、为钱伤神。
可是当年的那一长串顾问名单,后来为何会不见?

热血发刊词 自由报业宣言
原来这也有故事。司马文武说,「有一次林山田他们几个教授发起联合报退报运动,我们基于自由主义精神,反对退报,但不反对他们把报老闆骂到死,但这些教授很不高兴,就不挂顾问了。因为一下子少了好几个,就乾脆把那一串顾问给一起拿掉。」
对于这样一本满载使命的杂誌,挑得起这重担的几位新闻界梁山泊好汉肯定有异于常人的勇气。
二十五年前,《 新新闻 》创刊号的封面故事,报导台湾蒋经国、新加坡李光耀、中共邓小平、南韩全斗焕和北韩金日成「亚洲五强人的历史考卷」,并揭露台湾保安司令部的「二二八官方档案」,专访监察院长黄尊秋,侧写、非议行政院长俞国华这个人。
当年的发刊词「自由报业宣言」也掷地有声:新闻自由的目的在于追求真相。新闻自由不止是报业经营者的自由,也是新闻专业工作者的自由,更是社会全民的自由。全民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全民有免于被蒙蔽真相的权利,全民有不被歪曲形象的权利,全民有免于恐惧、畅所欲言的权利。自由报业接受公共信託,必须全力以赴,追求真相。自由报业以公是公非为依归,要永远站在人民的立场讲话。自由报业必须接受社会力量的监督。

种子培训班 新闻记者摇篮
光看这些内容,就让人热血澎湃,也可以感受到《 新新闻 》创刊元老们所说的:「我们是一群对新闻事业满怀狂热,对国家社会深切关爱的新闻从业人员,感于整个社会正步入一个蜕变发展的新阶段,而民主的土壤仍待灌溉,社会的动脉亟需呼应,理性的空间尤须开创,媒体的功能更应充实,遂义无反顾地放弃原先的工作,坚定地结合在一起,创办这份独立自主的新闻周刊,希望能为自由报业作先锋,为民主社会奠基石。」
虽然《 新新闻 》从很早以前,就已是新闻界公认的「记者培训班」,但《 新新闻 》开枝散叶,子弟兵在各媒体表现突出,也让几位创办元老乐见其成、与有荣焉。
做一辈子记者的司马文武对「新新闻精神」的传承,有一份责任感,在《 新新闻 》欢度二十五周岁的此刻,他对这个「孩子」的未来有很深切的期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