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缓送中修法只是悬崖勒马

暂缓送中修法只是悬崖勒马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百万港民上街抗议《逃犯条例》,未料林郑月娥宣布将照常二读,引出两百万人抗议。摄影/郭晋玮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逃犯条例》修订,这只是在人民即将对香港法治全面信心崩盘前紧急煞车。一国两制不断毁蚀而濒于破产,即使躲过《逃犯条例》修订,北京终究不会放过香港法治。 宋承恩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无限期暂缓《逃犯条例》的修订,以进行更多公众谘询,但只是收回保安局对立法会二读的预告,并未撤案。这个决定得来不易。在六月九日一○三万人上街抗议之后,林郑宣布十二日的二读将照常举行。十二日更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引发后续对和平示威群众的喋血镇压,举世谴责港府的过度警察暴力。儘管已宣布暂缓,十六日两百万香港人民仍然上街,要求撤回「送中条例」。

修法激起港人捍卫法治决心

从表面上看,香港《逃犯条例》具有其他普通法系国家引渡法案的基本内容。就人权保障而言,引渡的各项基本原则包括:不引渡政治犯、不得使人犯受死刑风险、受审罪名必须特定等,全部到位。在公众谘询的过程中,行政部门广泛听取了各方意见,而做出例如调高可移交罪名至最高刑度、为特案移交的启动加入更多限制、只处理中央政府请求等调整,仍然无法为公众释疑。为什么内容中立的《逃犯条例》修订引发如此大的争议?

《逃犯条例》修订工作,引发香港人民对香港法治全面信心崩盘的真正原因,在于操作的斧凿痕迹、对特首与法院功能的缺乏信心,以及对中国司法的极度不信任。这些因素伴随着近年来一国两制的侵蚀殆尽,激起香港人民捍卫香港法治与生活方式最后基地的决心。

港府启动《逃犯条例》修订,表面上的理由是为了将杀人兇嫌陈同佳引渡来台受审。此案中,陈涉嫌在台湾谋杀其女友,由于犯罪地在台湾,香港法院并无管辖权。台湾方面初期表达愿意合作,但香港方面的法律困难在于,依现行条例,移交逃犯安排不适用于香港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其他部分」,包括台湾。港府开出的解方,是把这样的「地理限制」修掉。

「漏洞」实为刻意筑起的防火墙

问题是,这不是唯一的解方。在修例过程中,即有修订《刑事司法管辖权条例》对杀人罪行使市民管辖,或以日落条款或特设法例个案性解决法律困难之议,皆为港府以「体例不宜」为由所拒採。这些其实并不具备坚强的理由:对重罪行使国民管辖,即使是普通法鼻祖的英国也早已採行,香港不必抱残守缺;个案性解决为台湾方面后期的立场,港府拒绝,令人质疑是否真有解决问题的真意。

更大的问题是,以全面开放人犯送中,做为将陈嫌移送台湾的解方,无法平息「打蛇随棍上」的质疑。香港与中国间往来关係远较与台湾密切,为了解决送台个案,全面送中,目的手段未免失衡。

论者批评修例工作,在容许行政长官做成最终决定,以及法院只能就初步证据进行审查等方面,存在缺失。这其实是各国引渡程序的共通点。引渡程序之所以能兼顾人权保障,在其他国家,有赖法院对行政部门引渡决定有高强度的司法审查(judicial review)。在台湾请求引渡林克颖回台服刑的案子,苏格兰法院在一次又一次的上诉中,仔细审查了台湾的监狱状况、引渡回台后是否会被追究其他的罪名、台湾方面的保证是否清楚足够。过程中,受引渡者的人权获得极细密的保障。

纽西兰拒绝了中国引渡

问题在于,同样的制度设计到了香港,实际情况可能完全走样。归结而言,香港人民对特首及法院缺乏信心。前者与特首的产生方式受到北京的高度介入脱离不了关係;就后者而言,要求香港法院强力介入审查移交决定,必然要求其严格审查中国的司法制度,不免触怒中国。一国两制下是否仍能期待香港法院发挥把关功能,不无疑问。

港府认为,现行条例不得将人犯以特案方式移送中国,是妨碍司法正义实现的「漏洞」,需要修法。其实该项限制是港英政府刻意建立的防火墙,以处理中国与香港司法制度差距过大的问题。

无独有偶,六月十一日,在纽西兰第一件引渡中国的案子,上诉法院拒绝了中国引渡涉及谋杀的纽国永久居民之声请,法院认为,中国的司法体系与其他国家非常不同。儘管中国已做出受引渡人不至被判处死刑的保证,但就酷刑逼供、法外处决、公平审判等方面,纽国法务部长皆未完整考虑中国司法的实际状况,率尔决定将人引渡至中国,不符合《引渡法》的规定。

在中国司法体制未改善的情况下,操作修法以达「送中」的目的,引发中国藉移送逃犯,将统治之手伸进香港的疑虑。这在香港司法因为人大释法、议员撤销资格、佔中九子等案备受挑战的背景下,几乎成为压垮香港法治的最后一根稻草。问题还不只在人犯移交本身,而是对一国两制下香港法治的信心崩盘。没有法治,一国两制即无死所;两百万人上街,呼喊的是退无可退。

➤购买本期新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