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记娱乐h8官网在线投注_中国工厂劳工结构变化 工人抗议转型

中国工人长期处于雇主违法、工资过低、福利受损的不良环境中,受到劳工人口结构的变化影响、外商陆续迁厂引发不安,加上劳工维权非政府组织的兴起,近几个月来,中国工人骚动升级为暴力冲突时有所闻,中国的劳工运动或步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编译 _ 李清怡

「维持社会稳定」是中共官员深信确保仕途一路顺风的首要工作,因此,对于出现的任何骚乱迹象,官方均会予以打压;根据报导,越来越多的罢工潮遭到了当局的严厉镇压。

网路杂誌《耶鲁全球》(Yale Global Online)日前刊登了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係研究所教授陈佩华(Anita Chan)文章,文中指出由于外商陆续迁厂至劳动力廉价的南亚和东南亚,中国工人抗议正在发生实质性的转变。

从消极抗议到积极争取过去

一年来,中国经披露的抗议行动中,约有三分之一源自劳工问题;大部分是从农村移居到城市的农民工发起的。农民工大约占了中国工业劳动力的60%,而毗邻香港北部的广东省是中国这类工厂最密集的城市,也是工人抗议潮最大的地方。

抗议的原因大部分是由于雇主违反劳动法、工人要求支付未兑现的工资、抗议工资过低或工作环境恶劣等等。只有当公司管理层或地方官员对工人的不满置之不理时,工人才会上街抗议,他们封锁马路,迫使当局予以受理。据香港一家非政府组织估计,2015年第一季度,广东省有11家工厂罢工最后升级为工人与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工人抗议的性质正在发生实质性的转变;有些工人首次提出要求增加工资,而且远高于最低工资水平,有些工人意识到他们需要有一个能代表其利益的机构,因此,有些抗议活动要求民主选举工会,用以取代受管理层掌控的工会部门。

去年,广东省发生了一次30年来最大规模的工人罢工,深圳市一家大型鞋厂,四万多名工人罢工,该厂隶属台湾裕元鞋厂,为知名品牌厂商生产运动鞋。罢工工人提出了不同寻常的要求;即要求公司支付之前多年未付的退休基金,按照深圳法律规定,这部分数额应为雇员总工资的13%。

今年四月初,另一家鞋厂五千多名员工则要求雇主支付多年未付的房屋津贴,而这部分福利也是法律规定的部分,应为工资的5%。多年来,几乎所有来自农村的工人都是20多岁的打工仔,他们原本不太关注退休金或住房基金,厂主对相关的福利也不太负责,有些人一直工作到30岁、40岁,很多人才意识到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雇主对工人的欠债累计额已达几千万,对公司的财务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

外商迁厂添变数

另个现象则更添工人的忧虑——有些外商陆续将位于广东的厂址迁至劳动力更为廉价的内陆或海外,如南亚和东南亚。例如越南已经取代中国,成为向美国市场最大的服装出口国;东莞的工厂产能日益削减。更换厂址后,有些公司乾脆拒绝履行责任,搁置工资及补偿金发放,工人们因而陷入困境。

劳动人口结构的变化也提高了工人抗争意愿。过去劳动力密集型的工业中,未婚、文化程度低、较为顺从的年轻女性占生产劳动力的80%,男性劳动力因为较不灵巧,也不太服管,通常是重体力活或危险操作工种如沖压、焊接等部门才会僱用。直至2004年至2005年间,由于年轻女性劳动力出现短缺,雇主们逐渐放弃这种歧视做法,甚至在服装行业也开始僱用男性劳动力,情况才有了改变。

在10年前,大部分农民工过了体力的黄金期后就开始陆续返乡;而今,越来越多的工人选择在城市安顿下来并继续工作,这些已经40多岁的工人逐渐意识到,这是在退休前拿回社保和房屋津贴应有份额的最后机会。他们成了要求权益的最大推手,而年轻的工人更关注的是推动工资的增长。

工潮方兴未艾之势

广东毗邻香港,20年前,香港非政府组织便悄悄入境广东,建立起劳工维权的非政府组织。自此,中国境内的劳工维权非政府组织、工人中心和劳动法公众顾问纷纷兴起,广东的工人比其他地区工人更懂得维护自身的合法权利,工人运动也是全国最活跃的。

近几个月来,工人骚动已经升级为暴力冲突;仅举一例,四月初,一家日资工厂突发暴力事件,一名非政府组织员工去医院看望受伤的工人,出来后,被一群歹徒野蛮相待,然后被警察拘留殴打,被释放后,在派出所门口又遭蒙面人攻击,之后送往医院,其非政府组织的同事前去看望,并在微博上列出他们的名字,这一举动等于是向当局公开挑战:「来抓我们吧。」香港一家工会和一些非政府组织已经发起了一项运动,让大家都来关注当局的镇压,中国的劳工运动正步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目前的工人罢工和抗议活动还仅限于个别工厂,但是,气氛日益紧张,如果地方当局不解决劳工问题,多家工厂相互协调的抗议活动很快就会在广东爆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