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愤怒的大学教授- 回应

我要向"愤怒的大学教授" 回应,但是网路却有问题,
请问该如何回应我的文章?
以下是我的短文, 假若可以的话, 可以协助我吗?

------------------------------------------------
敬爱的大学教授 无序 您好,



非常谢谢您的文章及意见, 深感欣慰也获益良多.

以下本人似有一些想法谨作分想: 台湾南部的正义电台并非儘是地下电台, 有牌有照者为数不少; 个人愚见, 所谓"地下电台"是享有权势及资源者对其之贬抑,或藉此贬低其可读性. 台湾南部人的资源无法与北部相提并论, 因此, 若有更多有心之士相挺而出, 这些声音岂是地下声音,相反的,更多知识份子亦能渐渐对其认同. 本人二次留学英国,理应可在英国获得好的工作职位, 但深觉多一份人手多一道力量,因此,深觉台湾南部(或台湾任一角落)是我们该尽心力之处. 是故, 若有机缘的话, 还更希望获得教授您的指教; 以上, 个人并非强调狭隘的地域观, 而是深感文化独特性与地方历史产业的重要, 惟有深耕在地才能有别于全球性文化的同质性与被同化的危机, 亦是更有机会突显台湾的特殊文化性格.

最后, 再次感谢您的想法及支持台湾南部的热情, 还望下次更有机会向您学习. 感恩!



草地人chpin_8@hotmail.com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