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Hello Kitty与Starbucks学

向Hello Kitty与Starbucks学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 Hello Kitty问世之初,便意在国际化,星巴克咖啡创始的本意,则在于将外国经验在地化。两者都是成功的创新典範,然而,其创新皆非从既有知识便可推算出来。 梁国源

近年来,台湾产业界因各种现实面的挑战,而存在莫大的突围焦虑。企业对于成功的国际化与创新商业模式有迫切需求,却又不可得。只因当企业习于从已知的事实去演绎或推算「可行的」创新商业模式,得到的效益本就有限;反之,若能像科学假设一样,去猜想事物在未知领域的运作,或从一些不符众人既有认知的事物中,找出隐含的可能性,再据此订出务实可行的策略,便能获取创新的最大效益。风靡全球的Hello Kitty与星巴克咖啡(Starbucks),便是可参考的成功案例。
在全球化几乎等同于美国文化的一九七○年代,没多少人相信三丽鸥公司创办人兼执行长辻信太郎的全球愿景会成真——将Hello Kitty打造成日本的米老鼠。尤其是Hello Kitty所承载的「卡哇伊」(kawaii,即可爱之意)与女孩文化符码,具有极强烈日本色彩。
但事后看来,她简单的外型设计,与没有过多性格设定的刻意留白,提供很大的灵活性;既让Hello Kitty成为消费者情感的白板,可以轻易与安心地投射自己的情感,更让企业得以随着文化变迁,依各种需求进行商品的附加设计与行销。八○年代起,Hello Kitty打破种族疆界与年龄限制,再加上海内外名人效应加持,使她自九○年起便成为全球知名的文化偶像,蹤迹遍布平价与高价的各种产品,受欢迎程度长年不坠。
有别于Hello Kitty问世之初便意在国际化,星巴克咖啡创始的本意则在于将外国经验在地化。
星巴克董事长兼执行长舒兹(Howard Schultz)年轻时担任西雅图某家烘焙咖啡豆公司业务经理,八三年到义大利米兰考察期间,发现当地的咖啡馆各具特色,消费者在店内饮用高价的义式浓缩咖啡,并享有愉悦地社交互动,已为大众文化。回国后,舒兹醉心于複製米兰经验,努力打破国内民众偏好美式咖啡,且觉得速食即是廉价食物的广泛认知。即使初期难免有水土不服的问题(如站着喝咖啡与加全脂牛奶、播放歌剧音乐),但在这场在地化实验中,舒兹不断从顾客、产品、生产技术及服务中,累积各种资讯,据此调整策略、去芜存菁。最后再将成功经验複製到全球,成为国际知名连锁咖啡店。
从Hello Kitty与星巴克咖啡的成功案例可知,创新商机绝不只是简单地用既有知识便可推算出来。它是要像科学一样,从看似不可能或异于常理的角度切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不断累积专属的知识,才能打造出独步市场的企业王国。

➤购买本期新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