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笑希腊? 马政府更糟!

在马政府昏庸无能的低迷气氛下,国民党2016年选举毫无气势,为了拉抬选情,国民党再度喊出要让军公教加薪的主张,为的是要凝聚军公教的心,政策买票的伎俩再度出现;但现在台湾的国债已逼近25兆,平均每人负债高达107万元,军公教再加薪下去,国家很快就要破产了。因此许多学者认为,马英九总统使台湾的财政「希腊化」。但这是否太抬举马英九了?因为希腊虽被封为「欧猪」,但是希腊政客一直努力挣扎解决政府财政问题,相对之下,马英九带领的政府官员却是拚命往财政悬崖冲刺。

《时代杂誌》25日一篇「为什幺欧洲不能让希腊漂流出去Why Europe Can’t Leave Greece Adrift?」指出,虽然希腊人民选出反撙节政党「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来对抗国际债权国,看起来很失控,但是「为了满足欧洲债权国的要求,希腊迈出许多非常了不起的步骤。在过去五年里,希腊已经删除的支出与增加的税收达GDP的30%;欧盟区没有任何政府可以做得这幺多,希腊养老金的福利被删除,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

《时代杂誌》指出,欧盟给的纾困金,希腊政府只使用到低于20%的纾困金,其余都跑到银行家和债券持有者的手上,意思是80%的纾困金都拿去还债了。希腊这几年撑过非常艰难的改革痛苦,《时代杂誌》说:「自从欧债危机爆发,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损失超过7%的GDP,而希腊损失26%。

大约每5个希腊人就有1个无法负担食物支出,无家可归的人数上升,2011年起的失业,导致更多青年吸毒,医疗经费被删除,造成爱滋病毒感染率成长2倍。在挪威,儿童贫困率是5.3%,而在希腊,儿童贫困率是40.5%。英国医学杂誌发现(希腊)自杀人数『显着、急遽且稳定』攀升。」希腊正在拼命上岸求生存。

反观近7年马政府做了什幺呢?增加冗员,加速恶化财政,正往水里跳。根据铨叙部统计,去年公务员人数创十年新高,比最低点的2006年增加一万二千余人。仔细比较,2004年民进党扁政府时期,公务员为36万8899人,因推动国营事业民营化,2005年降为33万7261人,2006年再降为33万5274人。到了国民党马政府时期,公务人员的人数开始往上攀升,去年公务员为34万7816人,比2006年增加1万2542人,其中地方机关增加9796人、中央机关2746人。

至于十职等以上的简任官,三年来也增加120人,去年有8315人。公务员增加,造成人事与退抚支出的大负担,今年中央机关的人事成本为4070亿元,今年退抚支出近1416亿元,创下新高,十年来已成长10%、118亿元。

改革,一定会激起既得利益者的反弹。欧盟要求欧猪四国解决财政问题,激起各国既得利益者(主要是军公教)的愤怒,因此出现一堆反撙节的左派和右派的新旧政党: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和「金色黎明党Golden Dawn」、西班牙的「我们可以党Podemos」、英国的「独立党the U.K. Independence Party」、法国的「民族阵线the National Front」、「德国新选项党Alternative for Deutschland」、义大利的「五星运动党the Five Star Movement」等等。这些政党的成长与大众的愤怒,为欧盟进一步改革与完成欧盟重整计画带来严重威胁,可是目前看起来,德国总理梅克尔并没有退缩。

相反地,马英九则是遇事软弱的人。2014年7月,行政院本来要推动一项财政改革政策,把军公教月退俸从半年领改季领,每年为国库省下3.83亿元的利息钱,或者改月领,可为国库省6.4亿元,可是一遇到反弹,当时的行政院长江宜桦就缩手,认为「对国库挹注有限」,放弃改革。

马英九总统曾信誓旦旦要完成「年金改革」,十八趴逐年降到九趴及延后退休金起支年龄、降低计算基数等,让财政公平正义化,但是最后仍因为国民党立委在2014年10月力阻,而全部泡汤。国民党立委当然是接受马英九党主席的指挥才敢这幺做,这事件再次证明马英九是表里不一的人,完全不在意承诺与信用度,导致政府的公信力崩解。

如果未来2年内财政制度再不改革,赶快撙节军公教人事费用的支出,改革国营事业,那台湾未来必然会比希腊还要惨。因为台湾不是IMF的会员国,台湾若破产,唯一可以举债的对象可能是中国。如果真的让中国成为台湾最大的债权国,那台湾的主权就会丧失掉,两岸实际上就统一了。这是不是马政府故意导引出的财政方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