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火车头 经济外交换轨走?

【9月30日讯】德国大选之后无法顺利产生总理,导致政治陷入僵局,而众所期望的经济改革也因此将收到延迟,这可能会给德国、乃至于欧盟带来不利的影响。另一方面,选后政局在外交方面,又有哪些影响?

欧盟火车头不堪停摆

德国大选难分胜负,两大党──社民党与基民党──争夺组阁主导权的后果,不只影响了德国本身。身为欧盟在政治与经济上的龙头,德国政局的不确定,势必也会给欧盟的前景笼罩上一层阴霾。

德国之声中文部编辑刘宁就表示,法国今年5月公投否决了欧盟新宪法草案,因而减弱法国在欧盟内的影响力,因此德国如果在政治上陷入瘫痪,欧盟将受到更大的冲击。

刘宁说:『这几年…法德两国被看成是欧盟的火车头;现在法国那头已经不行了,德国大选后情况更加不明了,在这个情况下,欧盟的火车头形同不存在,所以德国若是不能尽快组成下届政府,不只是对德国,对欧盟、对整个欧洲都是很大的影响。』

总理换人做 政策亦转弯

目前德国各党正在进行协商,以组成多数联盟。如果基民党党魁梅克尔在这场组阁权的争夺战中,击败施若德出任总理,在欧盟方面的主要影响有二,一是可能转而不支持土耳其加入欧盟,二是在是否解除欧盟对中国武器禁运上,改採较为强硬的反对立场。

目前居住在德国本土的土耳其人多达240万,是全球最大的土耳其侨民社群,因此,是否支持土耳其加入欧盟就成了重要议题。政治大学国际关係中心研究员汤绍成指出,施若德任内有条件赞成土耳其加入,但是梅克尔的立场则是坚决反对,其理由除了土耳其不承认已经加入欧盟的赛浦路斯之外,也有经济疑虑。

汤绍成说:『土耳其在德国有200万原来是客工的土耳其移民,如果土耳其加入欧盟,这些人都可以享受跟德国几乎完全一样的国民待遇,将严重增加德国的负担。』

对美关係影响外交政策走向

另一个重要议题就是对中军售,一般认为,梅克尔将会倾向反对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政治大学国关中心研究员吴东野指出,其关键就在于和美国的关係。

吴东野说:在外交方面,我想可能比经济方面有更多不同,主要原因是施若德过去是靠反美当选的,梅克尔女士是比较亲美的。…从过去来看,基民党梅克尔女士显然是反对欧盟解除对中国大陆军售禁令,这点跟现在的政党也不太一样。』

美国已经透露,如果梅克尔出任总理,两国关係将更有进展。亲美的立场,除了反映在对中解除禁运的议题上,汤绍成指出,这也可能反映在美国目前极力争取支持的伊朗核子问题上。

汤绍成说:『梅克尔政府会比较採取一种跟美国改善关係,以及默认、或是暗中支持美国的(外交政策),譬如说(美国)对于伊朗可能要採取比较严厉的行动,美国非常有意想要把这个议题交给联合国安理会处理,这样的话,就要看欧盟的几个重要国家,是否会与美国口径一致。』

台德关係 仍需观望

至于在德国大选后的台德关係上,中华民国驻德代表谢志伟指出,如果政权转移,换上的政府与美交好,对于台德关係将稍有助益。谢志伟说:『就算换党执政,大原则来讲,(德国的)一中政策不会改变;但从政治气候来讲,可能对台湾外交拓展较有机会。』

不过,谢志伟也指出,无论德国政局如何变化,外交努力都将持续,并且试图从政治以外的层面去突破中国的外交封锁。谢志伟说:『我们在这边应该要做的事情就是继续突破,从基层从民间从舆论,也就是从政治这一块的外面来包围,了解台湾,认识到台湾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

然而,德国大众与欧盟分析家目前最忧心的还是经济问题。德国失业率居高不下,今年3月一度达到12%,创下二战之后最高纪录,失业人口高达500万。德国商界原本希望立场重商的基民党,能够在选后有效提振经济成长,降低失业率。但是大选结果悬而未决,先让欧元在选后应声下跌,19日跌到过去七週以来的新低点。

目前德国进入政治协商期,因此,经济改革的时间势必得延后,更何况改革的成效如何,亦不是立竿见影。

政局浑沌未明,经济改革受阻,德国身为欧盟的火车头,众人都在期待它赶快通过十字路口,步上正轨。(转载自中央广播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