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发虎威

【1月30日讯】大牛这几天心情很差,大牛是一个默默无闻的FQ;他爸为了他上学的费用去向亲友借钱去了,大牛不敢去见亲友,在家无聊地坐着;突然他的好朋友小张跑过来说,「大牛,美国打伊拉克了」,大牛突然来了精神,「真的吗?」,「还说呢,航空母舰都快开到伊拉克门口了」;小张提议去喝几杯啤酒,边喝边讲;大牛本来囊中羞涩,但一想到发生了这幺重大的事情,伊拉克人民正急需拯救,自己不参与一下哪能对得起全世界人民;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大骂,「美国简直就是恶霸,这样下去,很多国家哪有安全感」,「甚幺时候让美国嚐嚐我们中国超级武器的厉害」。大牛这时彷彿将军一样,找到了感觉,似乎他一声令下,美军纷纷灰飞烟灭,讲到高兴的时候,大牛几乎露出了胜利者自豪的笑容,这可是大牛极难得才会有的自豪感;小张这时也兴奋的很,说:「伊拉克有四大对付美国的办法,一是杀害所扣的十多个国家的人质,逼其它国家反对美国;二是在美国和英国等国家的国内搞恐怖活动;三是……」

他们正说得高兴时,突然看到一个佝偻着身子的妇女来到酒店门口张望,那神态和这里高雅的气氛很不协调;大牛定睛一看,那不是自己的母亲吗;大牛赶紧想低头避开,但他母亲已经看到他了,走了过来;「大牛,有事快回去」,「妈,甚幺事那幺着急,等一会儿我再回来」,「家门口停了一辆警车,来了几个人到我们家裏」

大牛没想到自己的兴緻被这样打断了,还没反应过来,倒是小张紧张地站起来说:「大牛你先回去吧,这里我来结账」;大牛妈:「好像他们说要甚幺证,甚幺斩…猪…证」,小张:「是暂住证,大牛,你们一家在这里生活了这幺长时间怎幺还要办暂住证」

大牛这时反应过来了,突然感到很气愤,但又不知道这气愤发向何处;但马上大牛有一种自卑感,他怕小张认为他是二等公民,看不起他,赶紧说「暂住证是小事情,大不了每个月交点钱,小冬瓜他家去年就开始交了,以后买了房子有户口了就不用交了」,「我们先回家了,下次我请你,小张」

路上,大牛妈说「大牛,现在家裏正缺钱用,现在煤气水电涨价,房东说以后不免费供应水了,为你的学费你爸到处借钱,还受了很多气,还没凑齐,你怎幺还去花钱喝酒呢」说到刚才喝酒,大牛似乎回到刚才的心态,他看了看满脸皱纹满头白髮的母亲,剎那间觉得母亲的形象非常矮小,竟然连美国要打伊拉克这样重大的事情似乎毫无所知或漠不关心,他想,他母亲这一辈子活在世上,似乎是白过了,终日操劳和唠叨些琐事;大牛说「妈,美国要打伊拉克了,美国太欺侮人了」

大牛妈「美国和伊拉克干甚幺跟我们是一桿子都打不到的事情,在哪裏我都不知道,现在有人气势汹汹闯到我们家裏来了,跑家裏来欺侮咱们了,大牛,妈不是瞎子,这世界上的事情咱看得很清楚」

大牛: …… (害怕地想:就算被欺侮也不敢跟它们斗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