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楠:婉秋难

三运待审,江派要员。迫害正法,一路在干。
主甘倒下,余毒凶顽。惨烈继续,甘肃女监。
狱警电棍,面部烧烂。上下嘴唇,电击外翻。
以上受者,名王立谦。刘婉秋入,坚定不变。
大小电棍,数时击电,唇肿不合,无好脖脸,
血肉模糊,蜂窝状惨,还不「认罪」,电击每天,
五分一次,加电时间,不为所动,加厉变本,
电棍插嘴,口腔内烂,更为髮指,大小便免,
裤脚塞袜,屎尿其间,双手被铐,一字型案,
晚上如此,白天不变,日复一日,下身溃烂,
屁股红肿,恶臭闻难。女儿刘磊,信法同难,
婉秋过秽,逼儿擦掩,毒犯警命,打娘儿见,
磊怒撞墙,军蹲罚站,一站数週,关节痛残,
折磨至此,逼磊犯歉。母座屎盆,女摧期间,
逼观视频,污法上演,屎巾準备,更正嘴婉,
日子一久,婉秋膊残,稍不注意,母女共难。
常骂法徒,恶警肖豔,曰死白死,此爪甚顽。
明慧谴责,甘狱邈宪,狱警违法,漠视人权,
人权天赋,无法无天,酷残法子,操纵普犯。
无论三运,无论爪顽,善恶不分,共蟾黑暗。
看似倒运,天在审判。三退光明,彼岸平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