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魔鬼天才」的报应

受共产党无神论的长期洗脑,许多中国人都不相信恶有恶报的天理,所以做起恶来肆无忌惮,毫不考虑后果。

那幺人做恶之后到底会不会有报应呢?古往今来这方面的事例很多,高智晟律师书中记载的两件事,恰巧也为此提供了一份生动的答案。

近十年来,高律师曾多次遭到中共的非法绑架,被关进黑牢,他称之为「不挂牌的地狱」。

与正规监狱不同,这种黑牢对被关押者从生理到精神方面的搅扰迫害无所不尽其极。高律师描述说:「他们把你关进一个完全封闭的地下室的同时,会安排十名以上的秘密警察『陪关』。他们轮流保有两人与你一同关在里面,大致上两个小时一轮换,保证昼夜不辍有人『陪』着你。你若坐着,他们就紧挨着你的膝盖站在你面前,左右各一位;你若站起来,他们其中一位会迅速绕至后面,前后各站一位,几乎紧挨着你的身体;晚上你睡下,左右床边各站一位,吸烟、喋喋不休地说话、咳嗽、打喷嚏、打哈欠,样样都能让你不堪其苦。有的人打喷嚏,他故意喷你一脸,你若生气,那正是他的目的;你不与他计较,他得寸进尺。在那里,野蛮可以畅行无阻,是那里唯一表彰的德行。你吃饭,他们左一位、右一位紧挨着你站着,说着话是最稀鬆寻常的事,飞着烟灰、一个喷嚏、一声咳嗽,常让人胃口大跌,终于你还得吃下去,因为那就是你的生活。」

为了折磨被关押的政治犯,监管方式的设计者充分利用了季节性的严酷气候,「酷热和严寒成了给被关押者製造苦楚的生力军。」

北京的夏季,炎热的酷烈,房间里没有空调,若能有窗户、门打开借用点自然风或是流通空气还尚可将就,但当局却挖空心思将黑牢设计成密封的。经年累月的封闭导致室内严重缺氧,再加上初进里面站哨的士兵的呕吐,更灾难性的浊化了室内空气,以至于看管高律师的有的士兵走进室内不足一小时上衣就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紧贴在身上,脸色惨白的可怕,进屋不一会便紧急按响门铃,门打开后人几乎是扑了出去,呕吐不止。但最邪恶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当被关押者解手的时候,哨兵会三人一组将其合围起来,紧盯着他,似乎在这种状态下被关押者随时也都可能插翅而飞一般。

看管高律师的武警将这种监管方式谑称为「魔鬼天才」的杰作。这「魔鬼天才」不是别人,就是曾先后担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中共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广东省委副书记和广东省政协主席,被称为「南粤政法王」的陈绍基。巧的是,陈绍基后来被「双规」后也曾遭到这样的监管。曾经看管过高律师的一个叫安家的河南籍武警之前也曾看管过陈绍基,他告诉高律师陈绍基被用此方法看管时屡屡慨叹不已,多次说:「想不到我发明的这一套被全国推广的监管方式会用到我自己身上。」

无独有偶。就是这个叫安家的年轻武警,有一次眉飞色驰的对高律师讲述了他们十一个武警曾把一个法轮功学员打的死去活来的「壮举」。高律师说:「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说:『我们把他的头皮都给打掉了。』不料,过了几天听其他士兵说,他被中队长史胖子给打啦。因为在那里,士兵挨打像吃便饭,亦就没有在意。下午,他进来站哨时颇使我吃了一惊,他的前额上方紧靠头髮的地方赫然缺失了一块皮,还在往外渗血。一问,头皮怎幺掉的?『被中队长史胖子给打掉的。』」

一个是迫害政治犯的黑牢监管方式的精心设计者,到头来自己也成了这种监管方式的受害者;一个恶狠狠的曾把法轮功学员的头皮打掉了,结果事后自己的头皮也被人残忍的打掉了!

这,不是报应是什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