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个中国穷人家庭的悲催故事

那是11月30日。邓钢明回忆说,当天,「儿子说,要交下一年的计程车承包费了,一共6,000多元,他没有那幺多钱,想找家里要5,000块。」家中并没有这幺多钱,邓钢明也只能去借钱。没拿到钱,邓树超当天中午就离开了家,回到攀枝花市区。邓钢明以为,儿子回去上班了。后来发现人没了蹤影。

11月30号下午2点过,有市民报警称,看见一名男子在从密地桥上跳入了金沙江,跳江的男子正是邓树超。

据《华西都市报》报导,在认定儿子已经死亡后,母亲董从蓉顿时哭晕了过去。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邓钢明感到非常绝望。邓钢明说,儿子的遗体,是被沖到了渔民的渔网中,渔民发现后,将其拉向了岸边。他準备将儿子遗体运走,但是渔民却提出了条件。

「他们说,要给18,000元的捞尸费。」邓钢明说,他家中经济非常困难,根本拿不出这幺多钱来,「但他们说捞尸体,给2、3万的都有,这算少的了。」经过现场协商,渔民将价格降到了8,000元,不能再少了。但是邓钢明说,这8,000元,他仍然拿不出来。

「他们有6个人,我哭着求他们,一人给200,一共给1,200辛苦费,但还是不行。」邓钢明说,渔民帮忙将尸体打捞起来了,也辛苦,给点钱是应该的,但是这个价格太贵,让他无法接受。双方一直僵持到天黑,也没有能谈妥价格。最终,因拿出不钱,邓钢明选择让儿子遗体继续泡在江水中,回去找人筹钱。

12月6日,已经是邓树超跳江身亡的第7天,遗体已经泡得十分肿胀。当天下午,邓钢明找到亲戚借了钱,再次回到发现尸体的地方,準备将儿子尸体运走。经过警察协调,渔民将捞尸费价格降为5,400元,在收到现金后,帮忙将邓树超的遗体抬上了殡仪车。

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穷人家庭的悲催故事——因为穷,儿子邓树超付不起6,000元的计程车承包费,走投无路之际投江自尽;同样因为穷,邓钢明董从蓉夫妇付不起8,000元的捞尸费,只得让儿子的尸体在寒冷的江水中泡了整整7天!

说真的,我很难想像,在号称已经步入盛世,家产万贯亿贯的权贵比比皆是,贪官们吃顿饭少则上千,多则上万甚至上几十万的今日中国,居然还有人穷的连5,000元都拿不出。更让我难以想像的是,中国的官民比例名列世界前茅,纳税人的血汗养着大量「公僕」,他们口口声声说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怎幺这会老百姓投江自杀了,家属想要打捞尸体,急需他们服务时,却不见「有关部门」积极相助。

让我难以想像的还有,打捞尸体无疑要花很大功夫,收取一定的辛苦费无可厚非,但当事渔民索价却高达1.8万,同是底层百姓,对方有难时本应援手,现在却借机敲竹槓,这世态何以如此炎凉?不怪有人感歎:「活着没5,000千元而选择自杀,死了父母没钱捞不出尸体,心酸啊,这真的是现代人间悲剧!但愿天堂的你不再为钱而发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