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个发帖少年的人生险途

因为发了三条微博,杨辉成为两高对网络言论的司法解释后,全国第一例因微博转发500次以上被刑拘的人。

身为一个中国人,哪怕是不满十八岁的少年,只要你不愿做顺民,敢于独立思考,寻求真相,质疑当局,维护自身的权利,那幺你就注定踏上了一条荆棘丛生暗箭纷至的险途,再别想有好日子过。甘肃省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初三学生杨辉的遭遇便是一例活生生的典型!

11月18日早上6点40分,杨辉到了他借读的天水市育生中学。7点半,该校一位姓杨的副校长走进教室,来到了杨辉的座位前,让杨辉收拾好书包跟他走,并对坐在他前后的同学说,「把他的桌子搬走,撤了。」之后,这位副校长把杨辉带到他和父亲杨牛胡在学校附近的租房处,对他们嘟嚷说:「你还想不想让我活了。你知不知道上级给我的压力有多大?我们实在是没办法要你了,赶紧找别的学校去吧。」

按说接受义务教育是每个公民的权利,那幺育生中学究竟为何非要硬生生的把杨辉赶出校门呢?这还得从数月前他在网上发帖一事说起。

今年9月12日6时17分,张家川县张川镇发生一起意外死亡案件,当地警方事后认定死者高某系高坠致颅脑损伤死亡。9月14日、15日,杨辉在网上先后发帖质疑警方的这一结论,并表示「看来必须得游行了!」

9月17日,杨辉被当地警方刑拘。9月20日,警方官方微博称杨辉「散布谣言、煽动群众游行,严重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给警方在处理高某非正常死亡一案过程中带来极大被动,造成恶劣影响,警方据此依法对杨某涉嫌寻衅滋事立案侦查,并于9月17日将杨某依法刑事拘留。」由于9月10日最高法、最高检发布两高司法解释,规定利用网路发布诽谤资讯被转发、评论累计达500次可判刑,此案被称为「全国500转刑拘第一案」。

经媒体和网路报导后,这一事件招致了舆论的猛烈炮轰。迫于压力,警方先是将对杨辉的刑事拘留改为行政拘留,随后又于9月23日将他提前释放。杨牛胡告诉记者,儿子从看守所出来后变化很大,「阴影一直挥之不去,苦恼,做噩梦。」有一次,他睡觉说梦话「没有没有没有」,把家人吓坏了。10月29日,因杨辉不愿继续在张家川镇中学就读,杨牛胡只好托人把他送到育生中学借读。

11月10日,杨辉获释一个半月后发微博称,9月17日下午,他被员警从学校带到县公安局后,在审讯开始前,四五名员警对其进行了殴打。杨某表示,当时没发微博说自己被员警殴打的事情,但现在他了解到刑讯逼供是违法行为,所以他选择发微博说出事实。他告诉记者说,在看守所时,「我被他们轮番进行思想教育,说‘出去之后别给外界律师和媒体说,这对你未来的学习和生活有好处,也给家乡留点面子。’我当时也害怕,就憋着没说。」但「天天憋着这事儿,分心,学习受到很大影响,所以还不如说了心裏好点。」

11月14日下午,杨辉又向张家川县公安局提出来刑事赔偿的申请。杨牛胡称,儿子被拘7天,他们要求象徵性赔偿7元。当天,杨父与代理律师游飞翥前往张家川县检察院,对涉嫌刑讯逼供的警方人员提出控告。游飞翥称,将就行政拘留决定向天水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

11月14日,育生中学给杨牛胡打电话,让他把儿子领回去,称「上面给的压力太大」。11月15日,杨辉去学校上课,校方称这是让他最后一天来上课。11月18日一早,逐发生了本文开头敍述的那一幕。

儿子被退学后,杨胡牛对记者说:「说实话,我有点后悔。」杨辉更不敢回张家川,「怕被报复,怕有人故意给他设套。」

事实很清楚,如果说杨辉当初被刑拘是因为发帖质疑警方的结论,那幺现在被赶出校门则肯定跟他向社会公布被警方刑讯逼供的内幕,控告对他刑讯逼供的警方人员,以及向警方申请刑事赔偿和行政复议有着直接的关係。你不是要质疑官府幺,你不是要维护自己的权利幺,你不是不愿做顺民幺,这就是杨辉不能不付出的代价!

只要权力不被关进笼子,它就会对敢于挑战它的人张开血盆大口。今天轮到的是杨辉,明天轮到的很可能就是王辉、张辉或者任何一个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