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个新闻联播里永远不会看到的故事

这是个在CCTV新闻联播里永远不会看到的故事。

3月19日,天刚濛濛亮,浙江温州市某医院水心分院住院部护士去病房查看。走到16号病床前,病人49岁的女儿叶某轻声说:「我把妈妈闷死了。」这是一个入院快2个月的老太太,82岁。医院报警,随后叶某被警方带走。

今年3月,叶某和医院签署了「拒绝或放弃医学治疗告知书」,医院停止给其母亲用药。叶某先后两次问过能不能安乐死,医生告诉她,中国不能实施安乐死。民警问叶某,既然停药了,不久后老人也会离开,你为什幺还要这幺做?她说,看到妈妈呼吸那幺困难,她觉得没必要再等了,反正也医不好了。

4月,警方将对叶某採取的刑事强制措施由刑拘改为监视居住。24日淩晨,她在家附近的小南门河结束了自己悲苦的一生。「妈妈在河里。」这是叶某留给儿子的纸条,也是她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听到噩耗,邻居张大妈不断重複说,「母女俩都解脱了」。

这故事沉重的让人透不过气来。温州,还是中国目前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尚且有这样的人间悲剧,其它地区就更可想而知了。

按说,养老首先当然是家庭的责任,但在家庭无力承担时,政府理应主动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尤其是在像中国这样一个自称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一个号称政府官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就更应该如此了。但现实却全然不是这幺回事。

就说叶某一家吧。离婚后,叶某带着儿子和父母生活。她原先在食品厂上班,下岗后,她四处打散工,后来父母相继生病,她就没办法再上班了。父母先后中风、瘫痪,整个家全靠她一个人撑着。四五年前,她曾在幼稚园当阿姨,但母亲瘫痪后,为了照顾母亲,她只能偶尔抽时间出去打打零工。出事前,整个家就靠老太太一个月2000元左右的退休金过日子。因为家庭困难,叶某的儿子中学毕业后就打工了。

「她日子过得苦啊!」邻居张大妈对前来採访的记者说,有一年夏天,她去拿电费单,看到叶某家一个月的电费才3块钱。「不知道她怎幺熬过来的。」张大妈说,她1米6出头的个子,但只有80多斤。「以前她爸中风,又想下楼活动,她就这幺半背半扶的把她爸从6楼弄下来,真怕她摔倒。」要养护生活无法治理的双亲,自己又没有固定收入,叶某身上的重负和心头的苦楚可想而知。但在叶某一家最需要得到关心和救助的这段日子里,「时刻把人民群众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的「党和政府」在哪呢?怎幺没见他们来送温暖呢?

换一种角度说,如果中国能像西方发达国家那样,较早的建立起一整套比较完善的社会保障福利体系,使得深陷困境的叶某一家能得到及时救助,叶某还会闷死自己病重的母亲并且最后投河自尽吗?不用说肯定不会。当然,要建立这样一套社会保障福利体系就需要投入足够的资金。那幺中国之所以迟之今日还没有建立起这样一套体系是因为缺钱吗?这话打死我也不信。别的不说,中国政府光外汇储备就有3万多亿美元,救房地产一砸就是几万亿几万亿,「三公消费」高达9千亿元,维稳和军费开支也都超过了6千亿元。如今的中国政府最不缺的恐怕就是钱了,只不钱都被花在了「三公消费」上了,花在维稳上了,花在军费上了,花在到国外去收买人心了。其实,只要他们肯从中拿出一小部分,就能解决老百姓几千亿的医保费、介护费,可政府就是不掏,全扔给老百姓自己承担。说到底,他们缺的不是钱,而是心。

诸位发现没有,「人民政府」最不愿待见的其实就是他们整天挂在嘴上的人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