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党专政的邪恶逻辑

曾在农贸市场当管理员的广州「区伯」区少坤,下岗后跟公车私用较上了劲,短短几年间就曝光了100多辆公车,虽然因此成了网路名人,但也给自己惹下了一堆麻烦,不仅平时经常受到被曝光者的威胁咒駡甚至殴打,而且最后竟被长沙广州两地警方联手设套落入了「被嫖娼」的陷阱。

庆安县农民徐纯合是当地官方监控的维稳对象。5月2日中午,徐纯合一家在庆安火车站买了去外地的车票,不料行前竟遭阻扰。被激怒的他因此先后与火车站员工和员警发生冲突,最后员警将其一枪毙命。

再说维权律师。据媒体报导,从7月10日开始至今,大陆有200多名维权律师和公民被大规模抓捕、刑拘、失蹤、约谈,其中包括李和平律师。李和平律师失蹤后,他的弟弟李春富律师在自己的微博上连续发文寻找哥哥,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也在网上发表了系列文章《我的丈夫李和平》,披露了李和平失蹤的经过以及她多方寻找丈夫未果的细节。与此同时,她还起诉了抹黑李和平律师的几家官方媒体。但结果,他们不但没能找到李和平,很快连李春富律师自己也被警方抓走失蹤了,王峭岭则遭员警撬门入室,以「寻衅滋事罪」的名义被刑事传唤。员警恐吓她,如果她的文字再被海外媒体转载,当局还会用同样的方法再次传唤她。

上面几件事,粗看并无关联,细查则不谋而合。试想,在当权者的眼里,本是一介草民的区伯下岗后不安分守己,没事找事偏偏要去曝光什幺公车私用,这不是存心跟领导过不去吗?徐纯合吧,领导不让到外地去乖乖听话就是了,他却偏不买帐,不但不听话,最后竟还跟威武的员警干起仗来了,这不是吃了豹子胆吗?还有那些个维权律师,法院的案子领导想怎幺判怎幺判就是了,可他们竟还把律师这碗饭当真了,居然死磕起法律条文来,还动不动把个依法治国挂在嘴上,这样做眼里还有政府吗?至于那些个被抓律师的家属,他们的家人之所以被抓就是因为不听政府的话,他们竟然不从中吸取教训,反而还在网上弄出那幺大的动静,甚至在海外发文,起诉政府媒体,岂不是太嚣张了!可见,从区伯徐纯合到维权律师和他们的家人,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特徵,那就是面对权力敢于把头昂着,个个都不肯做俯首贴耳的顺民。这也正是他们不约而同被官府打压的原因所在。

其实,给区伯下套也好,将徐纯合一枪毙命也好,抓捕打压维权律师和他们的家人也好,无非是要以此警告他们:这就是你们跟权力作对的下场。用大陆媒体曾经屡次曝光过的官员豪语说,意思就是「不听我的话,搞死你」,「敢跟我作对,弄死你」。

这是什幺逻辑?这不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逻辑吗?这不就是黑手党的逻辑吗?这不就是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的逻辑吗?这不就是一党专政的逻辑吗?这不就是与当今民主大潮逆流而行的逻辑吗?然而,正是最后这点决定了,最后亡的并不是敢于对不公的权力说不的人,而是这种邪恶逻辑的奉行者。周永康们的下场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不信者就接着看江泽民的下场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