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场别开生面的保卫战

这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一幕!

被选为中央第八巡视组驻地后,坐落于郑州市花园路北段迎宾路一号的黄河迎宾馆很快便成了河南省基层公务员最密集的区域,围满了来自河南各市、县、乡镇的政府工作人员。他们的任务不是是保卫中央巡视组,而是「拦下本辖区内试图非正常进入迎宾馆的人」。

习近平上台后,高调反腐,一大批官员纷纷落马,数量之多倒真是前所未有。这场反腐虽然无法从根本上刬除腐败,但客观上却让那些还在台上的老虎苍蝇吓得不轻,尤如钦差大臣一般的中央巡视组更是成了他们万分恐惧的对象。

正在这当口上,中央第八巡视组于3月下旬进驻河南,马不停蹄的召开了动员会,公布了值班电话、接收短信手机号码和邮政信箱。接下来短短一周之内,已有两位河南地方官员被调查,他们分别是新乡市副市长贾全明和三门峡市政协副主席李平宣。由此引发的官场恐慌自然不难想像。

不过,当地的老虎苍蝇显然也不是坐以待毙的等闲之辈。他们当然知道,钦差大臣来了,那些平日裏被自己欺压惯了的「刁民」肯定要去告状,那些跟自己争权夺利并且拿着自己把柄的政敌也一定会趁机捅自己一刀,一旦让他们跟巡视组接上头,自己的厄运就要开始了。所以当务之急,无疑是要想方设法阻止他们接触巡视组。好在现在权还在他们手上,手下人还能当枪使。于是乎就出现本文开头描述的那一幕。

有媒体报导说,巡视组的联繫方式公布后,其所在地黄河迎宾馆墙根下便开始出现三五成堆的基层公务员。值班队伍的领导躺在车中宽大的靠背上休息,普通值班者大多蹲在路边。他们有的指尖在手机萤幕上按来按去,低着头玩飞机大战、植物大战僵尸;有的手捧《二号首长》、《盗墓笔记》、《百家讲坛》之类畅销书埋头苦读;有的手中引着红线的绣花针上下翻飞绣十字绣;有的支开简陋的像棋棋盘在方寸之间比拼车马炮。

为了完成「拦下本辖区内试图非正常进入迎宾馆的人」这项「政治任务」,一些「在办公室裏吹空调」的基层公务员「全被拉出来晒太阳」了。记者粗略统计,4月7日15时左右,黄河迎宾馆西门外就有100人。

4月7日中午,南阳市方城县的五位居民到迎宾馆门前四处打听巡视组在哪儿,方城县的值班者因吃饭悉数离开,「工作上严重失职」。南阳市一位领导批评:「各个县裏(如果)力量不够,可以给领导彙报嘛。这个事儿不要千斤担子一人挑,挑不起来就和领导说。要不然领导会说,我叫你去干啥呢,给你值班经费,是叫你去玩儿咧?」

显而易见,相关地方政府派出大批人员,公然在巡视组驻地前蹲守截访,这幺弄是要冒很大政治风险的。从明面上讲,这「不但是对群众信访权利的公然侵犯,更是对中央巡视组巡视工作的干扰阻扰,其性质和影响是十分严重的」。说白了,这其实是在变相的对抗钦差大臣,弄不好很有可能为此丢了乌纱帽。对于这一切,精通官场逻辑的老虎苍蝇们自然不会不知道。既然知道,他们为什幺甘冒如此之大的风险呢?那是因为他们实在太心虚了,而太心虚则是因为他们的「问题」太严重了,一旦被钦差大臣拿住证据,那就是不是一般的丢乌纱帽了,很可能是坐大牢,甚至家破人亡。试想,面临这样可怕的危险,他们能不拼死一搏吗!

发生在黄河迎宾馆前的一幕,其实是一场别开生面的保卫战,一场老虎苍蝇在后面坐镇指挥,他们的手下在前面冲锋陷阵的保卫战,目地是要阻止人们面见巡视组,让那些想要告状的人告不成状,从而保住老虎苍蝇的安全,以免他们成为钦差大臣的「口中餐」。由此可见,大陆官场的腐败已到了何等程度,贪官污吏的倡狂又到了何等程度。

写到这裏,笔者忽发奇想,如果不是中央巡视组进驻河南查贪腐,而是不受中国政府控制的联合国巡视组进驻中国查贪腐,那时又将会上演怎样的一场保卫战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