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宇:从「不写」的代价看劳教所的「强化教育」

【10月18日讯】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有一个标準,那就是背叛不背叛法轮功。背叛了法轮功,酷刑迫害就会停止;坚定对法轮功的信仰,中共就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对修炼者进行折磨。背叛的标誌就是要亲自书写不炼法轮功甚至揭批法轮功的文字。对于一个修炼「真、善、忍」的人来讲,面对邪恶如此恶毒的要求该如何做呢?「不写」的代价会是甚幺呢?我们看一个例子。

山东省莱阳市姜曈镇塔南泊村的法轮功学员盖广起,今年都六十岁了。他曾四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四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关进拘留所,两次被非法投进洗脑班,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晚上半夜,盖广起被秘密送到王村劳教所。一到劳教所就被罚站,并且不断有人问他写不写?写甚幺呢?就是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并和法轮功决裂的文字。盖广起说:「不写!」到了熄灯睡觉的时候,一个警察将盖广起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带到四楼挂在大铁门上一宿。第二天早上一姓冯的警察又来问他「写不写」?盖广起仍然说「不写」。姓冯的警察冷笑一声说:「走!」说着打开手铐把盖广起带到一间门窗都用布遮住的房间。屋里有七八个警察,还有一个医生,一个姓周的大队长拿着不同型号的三、四根电棍,并故意打开使电棍的两极发出乱窜的蓝光。他们上来将盖广起的衣服扒光,按在地上,其中一个恶狠狠地问:「写不写?」被按倒在地上的盖广起仍然坚定地说「不写!」就听一个警察说:「开始!」几个恶警按住他的头,手被反铐在地上一个桩子上,三四根电棍同时向盖广起的头、脸、脖子、胸、腿、肚子、大腿中间等地方乱电一通。

辟辟叭叭的电击声与烧焦的皮肤味一时充斥了整个房间。电了一阵子,就听医生喊:停!停!医生拿着听诊器蹲下用听诊器听听盖广起有没有气,而几个恶警则在旁边抽烟喝水狂叫乱骂。医生检查完了,问声又起:「写不写?」

盖广起依然回答「不写!」

仍然是那句冷毒的话:「开始!」

第二次比第一次时间更长,更残酷!医生又叫:停!停!随即又上来用听珍器听了一听。约停了四、五分钟,又问:「写不写?」盖广起依然坚毅地回答「不写!」就这样,反反覆覆四、五次,盖广起就是两个字「不写」!最后一个恶警忽然大声说:「电棍没电啦!怪不得呢,快充电去!」说完提着一根长长的大电棍开门出去充电去了!

这时姓冯的恶警,蹲下身子对着大汗淋漓、浑身肌肉颤抖、几乎窒息过去的盖广起冷笑着说:「盖广起,告诉你,不怕你牙硬,你这是两年劳教,你不是不写吗?这两年我们啥也不干,一天电你两个小时,看你写不写!」

盖广起说:「不用忙!你们谁是头?」一个警察指着一边那个坐着的警察说:「这就是周大队!」盖广起质问道:「周大队,国家的政策不是讲不准搞酷刑,不准搞刑讯逼供吗?」周大队恶狠狠地说:「告诉你!在我们这儿,你不写门都没有!」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劳教所受到的「强化教育」。说的多好听,「我们这不是刑讯逼供!我们这是强化教育!」当「教育」与「强化」被中共恶警特意地结合起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时候,其邪恶的本性也就不言而喻了。而法轮功学员一句「不写」的回答,反映的正是对那邪恶转化的不配合,也是对「真、善、忍」价值的守护与坚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