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宇:从枉判「週一针」看「官意」与「民意」

【10月07日讯】黑龙江省肇东市东发乡榆树村有一个好医生叫周文生,乡亲们亲切地称呼他叫「周一针」。文生今年满打满算也才三十二岁,虽然这幺年轻,看病可有绝活。对疾病的诊断相当準确,谁要有个头痛、感冒,到他这里大都一针就好,这也是他「周一针」大号的来历。而且,身为农民的周文生品行又好,很能体谅乡村们生活的艰难。有的人家真的拿不出钱来,得了病就那幺挨着过日子。文生知道后,总是儘量地减少乡亲们的痛苦,能给病人节省一点就节省一点,拿不出钱来的他也不会因为人家没钱就不给看病用药了。所以,儘管文生年纪轻轻,在三里五村那可是一个相当有声望的好人。

然而,这样的一个好小伙却在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二日早晨,被肇东市公安局副局长范晓光带领一帮子警察给绑架了。甚幺原因呢?就是因为文生修炼法轮功。

老百姓心裏都有桿秤,谁好谁坏,那还用人说吗?法轮功好不好,看看文生就知道了。老百姓肚子里没有那些弯弯肠子,他们就知道文生这孩子心眼好;这给中共绑架走了,那得遭多大的罪啊。就文生这品行,打着灯笼也难找啊。怎幺说抓就抓了,他犯了甚幺罪?炼个法轮功就犯罪?迫害人家法轮功的人犯不犯罪?听说这件事的乡亲没有一个不痛骂中共这个恶党的。

再说,这文生一给抓走,乡亲们要有个头疼脑热的该咋办?平时有文生守着,有个病也不怎幺放在心上;这把人一抓走,众乡亲心裏一下子就没有着落了。哪裏用得着人动员?连村里的领导都签字画押,光签名的村民就达七百多人。大家联名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要求政府放人!

然而,面对纯朴的民意,当地政府根本不闻不问,唯恐在所谓的政治立场上被人揪了小辫子。那些市里的高官哪裏会管普通百姓的疾苦!自己有病可以公费医疗,说不定还等趁着生病收礼发财呢。你「週一针」的医术再高,他也不会开着车找你去打针。至于村民有病,想看就看,不想看就受着,碍我甚幺事?所以,儘管文生甚幺罪错都没有,儘管还有七百多乡村的联名要求,他仍然被非法枉判三年。

这就是当今中国社会的「官意」与「民意」。周文生在铁窗下要苦挨三个春秋。党徒们仍然像往常一样地贪腐,甚至变得更加兇残。当地老百姓呢,唠起嗑来自然要扯到恶党对文生的迫害,那要是自己或家人有个这疼那痒的,就更想起被迫害的文生来了,没有人不痛骂这个恶党的。这可真是:非法枉判「週一针」,恶党尽失众人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