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宇:受到伤害的岂止是这两个医生

明慧网二月二十二日报导了两个医生遭受迫害的案例,我们简述一下文章的内容:

揭阳市红十字会慈云医院的医生杨惜芝,以前重名重利,和同事的关係也很殭。学了法轮大法后,她看淡了名利,病人送的红包也不要了,一心一意地工作。用同事的话说:「杨惜芝就像变了一个人。」可是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后,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医院两次将她调离科室,最后竟将她调到医院食堂干最苦而收入又最低微的杂工。

二零零二年,杨惜芝被非法关押在广东妇女劳教所,受到严酷刑罚。非法劳教结束后她曾想回单位继续上班,被医院领导以不放弃法轮功为藉口而拒绝。杨惜芝只好在自家开的药店上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感化着来店的每一个人。

可是在以后的生活中,她仍然不时受到当地官员与警察的骚扰。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夜,杨惜芝再次被揭东县城西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揭东县看守所至今。

另一则报导是关于辽宁义县个体医生张殿国被迫害的事。张殿国以前开了个「殿国诊所」,收费低廉,在县里很有名气,很多患疑难杂症的病人都慕名而来。一名迫害过他的警察曾多次登门求治,张殿国不但不记恨他,反而耐心地给予诊治,使这名警察从张殿国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从此善待法轮功学员。

张殿国曾十次遭绑架,妻子四次被非法劳教,家庭积蓄早被勒索精光。最后一次遭绑架是在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七、八个警察将他们夫妇绑架到义县看守所。第二天早上,国保警察逼张殿国等人去洗车,张殿国乘机走脱,至今下落不明。义县公安局遂编造罪名,在全国非法通缉他,并将他妻子非法劳教。

这两个人无疑都是在当今很难找到的好医生,一个不收红包,一个收费低廉,不记旧怨。找这样的医生看病,病人还会担心医生不对自己负责吗?可是他们被中共绑架了,就不能再给家乡父老们治病了,最起码乡亲们看病时可能要多花费一些血汗钱。谁都知道现在到大一点的医院看病,你不掖个红包,就甭指望医生不给你开高价药;他可不管你对症不对症,反正保健类的药有的事,只要不出大问题就行,再说你也不懂,给你开啥药,你能说你不要?现在要找不收红包的医生,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去年大陆媒体上曾报导过,产妇家属因没给红包遭妇产科的助产士缝产妇肛门的事件。现在老百姓最痛恨的腐败恐怕就在医疗系统了,因为这与老百姓有切身的利害关係。医生拒收红包应该大力提倡才是啊,可是中共竟将这样的好医生屡次绑架。不就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吗?他们不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才变得更好的吗?就从这一个角度说,法轮功应该受到嘉奖,应该鼓励更多的医生修炼法轮功才对。从另外一个角度说,他们能做到这一步对弘扬社会正气有好处,对恢复医院和医生的名誉有好处,你政府没事管人家的信仰干甚幺?

所以要从这个角度上说,中共迫害的可不只是他们本人与他们的亲朋好友,以及在这期间患病要找他们的病人,中共迫害的还有世人的良知和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因为做好人而遭到迫害,那谁还去做好人?医院的腐败岂不是会更加腐败?而迫害他们能带来甚幺样的社会风气呢?连真善忍都容纳不了的中共可知是个甚幺样的政党!

然而老百姓心裏有桿秤,谁好谁坏老百姓心裏最清楚,就连曾经迫害过张殿国的警察不都被张殿国感化了吗?我们只是举这两个好医生的例子来说明,那各行各业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不都是这样的人吗?中共迫害这样的人不就是在迫害整个中华民族中最优秀的人士吗?推广开来看,受到迫害的不就是我们全体中国人民吗?

那幺中共在这场迫害中得到了甚幺呢?打击善良的肯定就是邪恶的。中共的邪恶本性不是完全暴露出来了吗?今天的世人谁还再相信共产党呢?那九千多万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数字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中共在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也实实在在地把自己迫害倒了!这就是历史的必然趋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