郦剑锋:薄熙来为甚幺敢公然翻供?

对薄熙来的庭审,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薄的百般抵赖,拒不承认贪污受贿谋取私利的犯罪事实。

据法庭提供相关材料显示,去年面对中纪委的审问,对如今公开庭审时涉及到的许多不法犯罪事实,薄基本上都予以承认。如今忽然一概否认,还是很出乎人们意料。在让人见识薄的庐山真面目同时,也促使我们不得不去思索,为甚幺在人证物证俱在情况下,薄竟然敢大言不惭?

有人说薄人品极差,这或许是一个原因。你看在庭审过程中,他连自己的老婆、早年一块共事的朋友、实德铁哥们徐明都不认,简直形同陌路,众叛亲离到如此程度,实在令人难以想像。他倚重的左膀右臂打手王立军,都跟他反目,一个耳光将自己的仕途打翻,也能看出这一点。

虽然从纯粹法律角度,任何人都存在一个为自己辩解的因素,但显而易见,这不是主要原因。因为既然人品差到连人渣都不如,为何能够在中共官场纵横捭阖几十年,步步高陞?如果不是偶然发生王立军潜逃,估计薄已经坐上常委位子了!

薄犯过迫害人民、迫害善良大罪,罪恶滔天,人天共愤。这是国际社会都知道的,否则也不可能在多个国家被正义人士起诉。这一点中共高层也是人人皆知。

但是,我们在法庭上看到所谓对薄熙来的起诉、公审,都是事先已经定好的,几宗罪如受贿、贪污、滥权等也是无关痛痒的。除去在大连贪污的500万,剩下的两宗罪,受贿根本就不算甚幺,倒像是私人至交或朋友间的友谊、正常人情往来,一点也看不出来究竟给国家带来甚幺损失。至于滥权,在一个以权力为核心的社会,这却是再正常不过。共产党就赋予我那幺大为所欲为的权限,想查我老婆,想与我鱼死网破,我岂能像傻子那样有权不用地坐视?

从这个角度,薄当然要千方百计地为自己翻供辩解。2679万元,连个村干部都不如,凭甚幺把我当作老虎?

再者,除了给薄定的罪轻描淡写避重就轻,外人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感受,就是把薄看作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政治斗争是无所谓是非对错的。既然人人贪腐,单单弄到薄某人头上,任何人都有理由这样认为。加之薄善于伪装,能言善谈,搞的形象工程又愚弄很多人,一般人不明就里,就很难看得清楚。

作为极左派的代表人物,薄搞的一套恢复文革的唱红模式,在中国社会不是没有市场。这固然跟没有彻底否定文革,没从根本上汲取历史教训有关,但在本质上,它与共产党的理论与现实实践并无二致。共产党今天还在搞的洗脑封网,它对权力的极端利用,看不出来与文革时代有多少区别。换句话说,时代变了,共产党的本质依然未变。

撒谎、骗人、狡辩、抵赖,始作俑者不是薄熙来。从窃政至今,共产党不知犯过多少罪,杀人上亿,过去杀,今天还是习性不改。这些中共从未承认过。有胆做,无胆量担当。这是中共的一贯作派,还拚命掩饰。

有人说,不是已平反过了吗?这种没有责任人,也没有具体人担责的平反,其实起不到任何作用,既不体现法律层面的作恶必报,又不能够吸取历史教训,过后还是迫害依旧,镇压依旧,我党还是伟光正。

而且,玩弄平反游戏不说,即便平反,也是有选择性的。六四过去25年了,人人向善的法轮功也被残酷迫害了14年,那为甚幺不给个说法呢?为甚幺就能够一直漠然置之呢?单纯将其归结为哪一个人的问题,是谁谁发动的,显然是说明不了问题的。不给解决,不给说法,是其不想这样做,不愿意这样做,怨天忧人就是推卸责任。

也就是说,出现薄熙来式飞扬跋扈人物,固然跟薄的极端低下无人性的品行相关,但归根结底源自于共产邪党及其邪恶制度,是共产党才造就的薄熙来,没有共产党和共产制度就不会产生薄熙来之类。这就是薄站在被告席上都意气风发目中无人,这样滑稽可笑一幕频现的根源。

薄熙来不认罪,甚至根本没把犯罪当回事,共产党更是如此。同共产党的罪恶相比,同共产党的狡辩相比,薄熙来还是小巫见大巫。作为党的徒子徒孙,薄不过是彻底地继承了其衣钵,并把它付诸实践而已。只不过薄的表现手法更拙劣,更露骨,更不加掩饰,没有党炉火纯青。

从目前情况看,估计当局不会对薄怎幺样,本来它就是各派相互妥协的产物。参考刘志军(6461万,死缓)王立军(316万,15年)薄谷开来(杀人,死缓),往前追溯二陈(陈希同,55.5万,16年;陈良宇239万,18年),大抵判薄熙来20年左右有期徒刑的可能性最大。

当然,狡辩与否,翻供也罢,罪行就在那儿摆着,是不变不动的物质存在,被清算也是不变的必然的,欠债总是要还的。薄熙来连同共产党,可以躲得过一时,但躲不过永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