郦剑锋:达芬奇「造假」与央视「诈骗」

自去年7月达芬奇家俱「造假门」被央视披露以来,近日,事件的进展有点扑朔迷离急转直下:达芬奇不仅不服133.42万元的罚单,而且坚称「从未造假」,在叫板上海市工商局(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自称遭央视《每週质量报告》记者李文学诬陷勒索百万,已在2011年11月—12月初向央视纪委、新闻出版总署、广电总局进行了举报,并向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报案,要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企业造假贩假,这在中国已不是新闻,光是食品行业的毒奶粉、毒食品、地沟油等等,哪个不是企业甚至着名企业参与的?达芬奇作为国内家俱市场高端龙头企业,也存在一些问题,如:进口产品「缺乏中文说明书」、产品标誌不规範、广告宣传夸大其辞等,甚至部份产品质量不合格。这是达芬奇已承认的。至于是否存在售假和产地造假,以国产冒充进口,目前尚不得而知。

相比于达芬奇造假,我们更关注的是问题的另一方面,即央视是否涉嫌造假诬陷陷害达芬奇?对这个敏感问题,一般人恐怕本能地想都不会想过,怎幺怀疑起天天露脸自命不凡的堂堂喉舌来?我们先就事论事提供若干佐证:

(1)达芬奇经营进口高档家俬,本次事件中牵扯到的「消费者」唐女士一次性就花费280万元购买达芬奇家俱,绝非一般的富人吧?对于这极少数极少数极有钱的人,不知央视为何热衷于替他们维权?央视对空气污染、水污染、毒牛奶、地沟油、强拆、上访、群体事件这样关係全体百姓切身利益的事又真正关心多少呢?

(2)央视记者代不代表央视?李文学其人为何许人也能否给大家一个详细的交待?

(3)达芬奇即使有假,能否证明央视无辜不是暗算敲诈?达芬奇为何在7月10日、17日央视两次播报后,于28日给收款地址为香港金钟道89号力宝中心一楼的中信银行账户转去15.5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00万元)?收款人是马征而非央视记者李文学,难道这就能证明央视记者没收钱,非得央视记者本人亲自签收才叫诈骗不成?按照这个逻辑,中国官场就不存在贪污受贿了,谁也不会弱智到贪官用自己的真名开立银行账户来让人把钱汇来吧?

(4)达芬奇女老总潘庄秀华为何在新闻发布会上「泪如雨下」?其难言之隐在何?中国民营企业所处的艰难环境包括政府工商税务公检法等的盘剥刁难不是一天两天,变相募捐摊派更是家常便饭;媒体的有偿服务也不是一天两天,有的媒体以能「通天」为由,不知背地裏敲诈勒索多少,因为它们都代表着政府,企业只能有忍气吞声的份儿,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这些在中国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了。

(5)一个造假企业,有无可能、敢不敢向上海工商部门叫板?又有多大勇气同央视抗争?难道仅仅想与央视等来个既不划算又不对等的破罐破摔鱼死网破?达芬奇这样的知名品牌企业想必不会出此下策吧。

其实,回顾一下历史,央视造假也不是一日之功了。第一,这是由央视的独特身份所决定的。央视作为中共的喉舌,一直担负「为党说话」的政治任务,如同一条忠实走狗,守在谎言的大门口。有人说难道央视不讲点职业道德?作为喉舌,它没有甚幺独立的职业,只为党主子摇旗吶喊,鼓噪发声,何谈操守道德?

央视另一项身份就是它属于真正的「红顶商人」,秉承其主子贪婪捞钱的嗜好,以其天子门生的招牌,吸金有术。2012年,央视广告招标收入142亿元,君不见一个春晚收入多少亿?当一个公共媒体沦为私人牟利工具时,大概没有甚幺事情干不出来吧,敲诈勒索更不会是天方夜谭。因此,达芬奇公司与央视之间闹点「金钱纠纷」就不难理解了。

第二,我们再看央视的历史:1949年以后,历次运动如反右、大跃进放卫星、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等等,央视大抵都扮演了上纲上线造假「急先锋」、「马前卒」的角色,有着极不光彩的历史。这样一个造假的惯犯,不造假才是新闻,但却是无法生存。

企业造假,是为了利益,但只要不失去底线,毕竟还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央视屡屡造假,目的在于愚民、欺骗,维护一党统治。同为造假,内涵差之千里。

写到这里,我们也不免为达芬奇这样的企业担忧,不管你造不造假,与后台强硬且财大气粗的央视过招,虽说勇气可嘉,但难免吃亏。央视握有种种优势,退一步讲至少可以丢卒保车,故而通过此事,能够揭开央视的冰山一角,就可算作成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