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法院庭审一幕 家属被法警拖出法庭

2月13日,黑龙江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违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关日安、张玉堂,法庭上2人身体状况出现异常,审判长仍然持续庭审,家属与律师袭祥栋、石伏龙当庭抗议法庭在另外2名亲友辩护律师唐吉田、江天勇未参加的情况下违法庭审,2名家属被法警拖出法庭。据悉,庭审期间多次休庭,直至晚上近7时结束,15日将继续开庭。

律师被要求安检 据理力争

13日上午9时,该法院开始庭审法轮功学员关日安、张玉堂案,当事人辩护律师袭祥栋、石伏龙律师準备进入法庭,却被法警拦住,声称他们要经过安检才可进入,遭到律师的拒绝。

石伏龙律师对记者说:「他们一定要对我们进行安检,我们拒绝安检,因为最高法对律师进法院有规定,只需要进行登记,不需要进行人身和物品安检,后来法官姜冰冰和杨光还要给我们做笔录,称我们不通过安检,不去参加开庭,就是拒绝参加庭审,可以缺席判决。」

最后在2位律师的据理力争下才免于安检,直至10时许才进入法庭。

据悉,法警只允许当事人家属2人进入法庭参加旁听。

庭审中家属与律师抗议违法开庭 家属被法警拖出法庭

据悉,关日安、张玉堂的家属为其聘请了唐吉田、江天勇为亲友辩护人,但是法院在开庭前并未通知他们。

在庭审过程中,辩护律师以及家属当庭提出在家属聘请的另外2名辩护律师未参加的情况下,开庭属于违法,但是审判长不予理睬,执意将庭审进行下去。

关日安与张玉堂的妻子见状当庭站起来抗议法庭违法,关日安妻子赵欣说:「我站起来说亲友辩护人没有到庭,你们这样开庭属于违法,审判长当时就命令法警把我拖出去。」

随后,张玉堂的妻子张翠霞也站起来表示抗议,她说:「上来四五名法警,对我连拉带拽,我拚命把着椅子不让他们拖我出去,最后我是坐在地上被他们拖出法庭,扔出大门外。」

1月26日,关日安辩护律师袭翔栋会见当事人后得知,爱民区法院法官姜冰冰多次去看守所劝逼关日安辞退唐吉田律师辩护,并且在关身体微弱之际进行笔录,逼迫关在笔录上签字。当日,关日安在会见律师时特别写了一份声明,坚持委託唐吉田为其辩护人。

此次庭审,该法院根本未将开庭日期通知唐吉田与江天勇律师。

当事人在庭审中身体出现异常 法庭执意继续开庭

据2位当事人家属透露,在上午开庭时,张玉堂是由法警扶着走进法庭,关日安是自己走入法庭,两人看上去神智和表现及反应都很正常,关日安还问律师和家属另外2位辩护人为何未到场?但是在上午庭审期间,在律师多次指出庭审程序违法的情形下,法庭强行推进,并三次休庭,将2位当事人带下法庭十余分钟,其中2次休庭无任何理由。张关2人返回法庭后,一次比一次反应迟钝,直到中午休庭。

下午1时许继续开庭,张玉堂则是用轮椅推进法庭,法庭仍然是频繁休庭。关日安与张玉堂又出现反应迟钝现象,律师问话也不回答,张玉堂在宣读自己的陈述词时念得力不从心,审判长季明让人给其拿水喝,张玉堂喝下后,不久就出现言语不清、头晕、思维模糊的状态,而且头痛剧烈,双手双脚僵硬,痛苦地抱着头。审判长让医护人员为其草草检查称一切正常,继续开庭。

张翠霞因此站起来表示抗议无济于事,最后她也被拖出法庭。庭审直至晚上7时许才告一段落,15日将继续进行庭审。

赵欣与张翠霞都表示,关张2人在法庭中的表现非常异常,在他们被拖出去时2人也无任何反应,赵欣说:「关日安就像睡着了似的,律师问话也不回答,他身体是不好,但是迷迷胡胡无意识状态不可能。他们经常休庭,我们有怀疑是被药物控制,但是也不能推断。」

事件回放

去年4月2日,关日安、张玉堂被当地国保大队非法绑架,关押期间国保大队对张玉堂、关日安威胁、恐吓,并且对其进行殴打。

5月初,张玉堂、关日安案件被送交爱民区检察院,因证据不足,不予起诉退回。5月末再次将案件送交检察院。6月中旬,在没有通知家属情况下,在看守所非法秘密开庭。

7月,受双方家属委託李春富与李敦勇律师作为张玉堂、关日安代理律师。两位律师在受理此案时,遭到看守所、法院方面各种阻挠、刁难。

11月25日,法院对张玉良、关日安再次非法开庭。由于律师未能複製、拍照案卷,当事人认为律师不能为自己有效辩护,无奈更换律师中止庭审。

今年1月,袭祥栋与石伏龙律师作为他们代理律师接手此案,与此同时唐吉田与江天勇做辩护人,但是遭到法院阻止。

上一篇: 下一篇: